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丹狐】意料之外

犹豫很久还是决定单独放出来的粮
大概就是日常被凯莉坑的鬼狐大人以及
黑白通吃丹尼尔,雷狮黑,罗斯白。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彼此

个人归档戳这里
--------------------------------------
【意料之外】

 真是糟糕透顶。
 鬼狐天冲腹诽着那个卖了自己的“妹妹”,连带着把不远处坐着的男人也骂了一遍。
 若说他此刻的情况,可谓是狼狈至极,双手交叉被绑在头顶的床栏上,身体被迫呈现毫无防备的姿态,弱点悉数露出,就连他引以为傲的逃脱手段此刻都无法使用,毕竟那个家伙可不瞎。
 鬼狐天冲眨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半响才无奈开口道。
 “丹尼尔大人,在下真的没有您说的那个东西。”
 静默无声,仿佛这里真的只有鬼狐天冲一人。
 该死。
 鬼狐天冲暗骂,他保证出去以后要给凯莉一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之前的小打小闹根本不算什么。
 前提是,要先摆脱这个困境。
 鬼狐天冲想了想,又转而扭过头,朝着那人道。
 “况且这样的情况若是传出去,对您的名誉也不太好。”
 早在昏迷的时候,鬼狐天冲身上的衣物便被人卸除,袖口里藏着的小物件也被人收去,一件薄衫一条长裤,堪堪遮住纤细的腰肢,白皙的脚踝被套上铁锁,此刻无助躺在床上的样子,倒也带上些许旖旎。
 毕竟,也曾有少爷打过鬼狐天冲的主意,不过都被莱娜暗自收拾,根本轮不到他出手。
 鬼狐天冲长相随母,略带阴柔却不过分,天生一对勾人的眼睛,尤其是在配上他那自带迷惑效果的嗓音,总有办法从那群纨绔子弟口中套出情报来。
 但是,对于像鬼狐天冲这种人来说,没有人能保证转手不会被自己的顾客干掉,因此狡兔三窟便是最基本的保障。
 至于现在这个情况,鬼狐天冲只能说是大意了,他猜到凯莉在搞小动作,但为了一笔大单,他也只能拼一把。
 结果显然易得,鬼狐天冲被逮了个正着。
 但是他想不通的是,自己到底怎么惹到这位了。
 丹尼尔,商业巨头之子,几年前家遇突变,上一辈的东西就这样传到他手中,各个势力虎视眈眈,想要来分一杯羹,然而这种情况下丹尼尔不仅没有退让,反而有了压制的现象,也算是一种本事。
 说不通,自己根本就没和他接触过。
 “啪—”
 鬼狐天冲正思考着该如何打破局势,便听到书本合上的声音,望过去,果不其然那本鬼狐天冲恨不得丢出去的厚书终于被它的主人放在一边,而对方也正用白眸看着自己,嘴唇微扬,似笑非笑。
 说起来丹尼尔本身也就帅气,再加上他本人绅士般温和的气场,可以说是夺去不少少女的芳心。
 “可是我听说那样东西确实在你那。”
 丹尼尔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微笑着看着鬼狐天冲,如果不是鬼狐天冲自己就是被对方派人绑来的,定要以为丹尼尔就像表面那样,是个正人君子。
 得了吧,正人君子可没办法压制那群狡猾的老头们。
 “如若真在在下手中,必亲自送还给您,绝无欺瞒。”
 “毕竟在下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况且如若能借此机会与您交好,更是一桩美事。”
 鬼狐天冲估摸着对方应该相信自己了,老实说如果当初他知道那个东西会惹出这么多麻烦,说天也不会答应雷狮帮他保管。
 幸好,自己早一步藏到别处去了。
 不然这次可就真是被坑大了。
 “不知大人是否可以放过在下了呢?”
 然而,在看到对方脸上逐渐加深的笑意后,鬼狐天冲心底突然警钟敲响,多年的危机意识提醒着他。
 哪里不对劲。
 “看来他并不想说实话。”
 “你说呢。”
 ......
 等等,谁?
 “根本就没必要这么废话。”
 听到熟悉的声音,鬼狐天冲一愣,在意识到这个声音的匹配者后,他整个人都僵住。
 若说鬼狐天冲和无数人打交道,最为苦恼的便是那种几乎不和你讲道理,随心所欲又无所畏惧的人,尤其是像嘉德罗斯这样军人世家出来的小少爷,根本没有可以和平交谈的余地。
 要鬼狐天冲说,如果对方只是个纨绔子弟就算了,偏偏嘉德罗斯以警校第一名成绩提前毕业,武力值超群,刚上任便在短时间内剿灭不少黑帮流派,凶狠程度甚至远超道上的人,以至于在他负责的区域没有人敢有任何小动作。
 不过就雷狮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作风而言,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该干架的干架,该出货的出货,前几天还亲自带人劫了码头的一批货,当然情报是鬼狐天冲给的。
 “见到我是不是吓一跳呢,嗯?刚刚不还是挺会说的嘛。”
 “渣渣—”
 “在下只是没想到嘉德罗斯大人也会在这里,略微有点震惊罢了。”
 鬼狐天冲看着还穿着警服的嘉德罗斯,别在腰间的警棍和手枪明晃晃的让人不寒而栗,他掂量着自己现在这样挨的过对方几下。
 早知道当初宁可被发现也不会去招惹这么一个大麻烦,只能说天意弄人。
 希望不要打脸。
 鬼狐天冲叹了口气,眼前阴影一片,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嘉德罗斯就已经走到这边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鬼狐天冲,脸上是一贯的不屑与嘲讽。
 真是让人不爽,却又无可奈何。
 “嘉德罗斯大人,在下已经给您解释过了,那次真的只是个误会。”
 听到这,嘉德罗斯闷哼一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鬼狐天冲也不急,就这么等着对方,视线越过嘉德罗斯看向不远处的丹尼尔,恰好对方也正看着自己,甚至还对着自己点了个头。
 半响,嘉德罗斯突然伸出手,掰过鬼狐天冲的脸,强迫对方望着自己,眯着眼睛打量着。
 “这张脸到底哪里好看了?”
 “那么多渣子跟着了魔似的往上靠。”
 ......
 鬼狐天冲觉得自己险些就要破口大骂,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僵硬,幸好仅存的理智阻止了他。
 着实觉得面前的人极为碍眼,鬼狐天冲不顾是否会留下红印,使劲挣脱那只手,别过脸去,不再看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一愣,显然没有料到处于这种劣势的鬼狐天冲还敢挑衅自己,他嗤笑一声,伸手——
 “好了,想必你也已经想明白了,那个东西现在在哪里。”
 坐在一旁的丹尼尔依旧是坐着,用温和的声音劝说着,同时打断嘉德罗斯的行动,在鬼狐天冲扭过头的时候,伸出去的那只手便已经收回。
 鬼狐天冲瞥了眼倚着墙壁的嘉德罗斯,又看了眼依旧是微笑着的丹尼尔,心里早已打起了算盘。
 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本来还可以和丹尼尔周旋一番,但嘉德罗斯出现,鬼狐天冲就起了心思要脱身离开,只要对方松开自己的手,就没有东西能困得住他,或许可以考虑卖了雷狮。
 毕竟他们的关系也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仅此而已,对雷狮对他而言,彼此并非必要。
 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雷狮的追杀。
 鬼狐天冲想明白之间的利益关系,便有了决定。
 “事实上,那样东西其实......”
 异变徒生,突然破碎的落地窗打断了鬼狐天冲的话,与此同时熟悉的声音响起。
 “哟,这里倒还真是热闹,不介意我掺一脚吧。”
 嚣张的语调伴随着和微乎其微的手枪上档的声音,枪口对准嘉德罗斯。
 “瞧瞧,又是一个上赶着的渣渣。”
 “你这副样子可真是狼狈啊,鬼狐。”
 枪声响起,嘉德罗斯弯下腰向前,手掌在地上一撑便朝着雷狮袭去,雷狮索性也不再用枪,随手抄起一旁的凳子,便嗤笑着抵挡着对方的攻击。
 当然,免不了口头的戏弄嘲笑。
 这边雷狮和嘉德罗斯两人打的起劲,鬼狐天冲倒是借着混乱的局势,开始折腾那绑着自己的绳子。
 就在绳子快要松开时,手突然被人按住,绳子也被重新绑起。
 “......丹尼尔。”
 就像回应鬼狐天冲似的,丹尼尔朝着他微笑,极为自然在他身旁坐下,毫不在意不远处打架的两人正在以拆迁的速度破坏着房间,偶尔有飞来的物件,也都被丹尼尔闪过,只有朝着鬼狐天冲的,才被他打落。
 “大人在这种情况下还没忘记看着在下,真是让在下受宠若惊。”
 “所以不考虑考虑到我这边来?”
 鬼狐天冲本是想讥讽一下丹尼尔,却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种话,可惜如果对方没有把他好不容易弄松的绳子绑回去的话,没准他会稍微考虑一下。
 “感谢大人垂怜,可惜在下早已决定追随雷狮大人。”
 “哦?就算他以后会......”
 话还没说完,丹尼尔便朝身侧翻去,堪堪避开飞驰而来的匕首,他稳下身子,重新站起,虽然还是那种温和的笑容,但眼底的冰冷却并没有掩盖。
 “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
 雷狮在甩出匕首后,便将手中已经扭曲的铁凳扔向嘉德罗斯,同时借着推力翻到鬼狐天冲那边,抽出插在床上的匕首便朝丹尼尔挥去。
 丹尼尔快速后退,避开雷狮的进攻,好似并不打算插手,却引诱着对方离开鬼狐天冲。
 雷狮意识到这一点后,也不去追,反手一刀便将困住鬼狐天冲的绳子切断,鬼狐天冲在手自由后,快速摸过脚锁,锁扣便已解开。
 “其他人呢?”
 鬼狐天冲活动着手腕问道,果不其然得到“外面”的答复,同时窗外传来螺旋桨的噪声以及熟悉的喊叫,两人心照不宣往窗边跑去,一条长梯顺势出现。
 嘉德罗斯冲向鬼狐天冲,就要抓住他时,被出现在两人之间的雷狮打断,怒火下嘉德罗斯攻势更猛,雷狮也放下了随意的态度,使出全力。
 在雷狮的掩护下,鬼狐天冲先一步抓住绳梯,他回过头来却看见直勾勾对准雷狮的枪口,心里暗骂一声便朝对方扑去。
 “砰—”
 枪响,随之是压抑的闷声,雷狮抱着差点倒下的鬼狐天冲,转身便攀上绳梯,阴沉着脸丝毫不理会身后的两人。
 鬼狐天冲除了最开始的恍惚后便恢复过来,右手抓着梯子,左手不自然的下垂着,从伤口不断流出的血染红一片,甚至雷狮身上也被浸染,若不是雷狮环着他的腰支撑着他,恐怕他早已滑下去。
 如此一来,自己替雷狮挡了这么一下,便是人情,近期内便不必担心对方反咬自己。
 即便日后有什么意外,也算是一点保障。
 鬼狐天冲咬紧牙关想到这倒觉得还算值得,这点痛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他低下头,看见远处站在窗边的两人,嘉德罗斯显然很是生气,正在打电话,下方传来的鸣笛声此起彼伏,估计是在调人包围这里,虽然鬼狐天冲觉得这并没有什么用。
 而另一人,丹尼尔却是直勾勾的盯着鬼狐天冲,两人视线相撞,飞机不断上升,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远,然而鬼狐天冲还是看见对方张合的嘴唇,朝自己说——
 “后会有期。”
 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鬼狐天冲看着那对白眸,不语。
-----------------------------------------------------
如果我会填的话,大概主丹鬼..
最后,
鬼狐大人生快!

评论(1)
热度(42)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