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这个海盗团莫不是假的

(1)
埃米觉得很奇怪。
无论是和老姐一起打怪,还是独自去餐饮区,甚至只是到处闲逛,总有一道视线紧紧的盯着自己。
起初埃米以为是自己和老姐被人盯上,毕竟在凹凸大赛里,多的是喜欢以参赛者为猎物的恶趣味的人。
他提心吊胆的跟着艾比,生怕两人分开对方会遭遇不测,仅管他还无法长时间使用恶魔之手,至少也能拖延时间好让老姐逃跑。
然而这么长时间来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偶尔背后的视线会突然消失,但用不了多久又会重新出现。
埃米不解,但也无能为力,毕竟每当他回头寻找时,那股视线就会消失不见,仿佛在避着他。
会是谁呢...
埃米抱着胳膊和艾比躲在石头后面,思考着,洞口外成群的巨兽四处搜寻着,目的是他们俩。
“它们怎么还不走,都这么长时间了!”艾比抓着埃米的胳膊抱怨着,她时不时的探头,发现尽管离开了大部分,仍然有那么几只巨兽留下,左顾右盼。
看到她这样,埃米无奈的拍了拍她:“省省吧老姐,咱们拿了它们守着的东西,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离开。”
“衰仔!作为弟弟,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主动出去把它们引开吗!”
“喂喂,我可不想被踩成肉泥。”
埃米翻了个白眼,他整了整护目镜,开始检查包裹,而艾比则仍然盯着那些巨兽,嘴里念叨着,埃米仔细听了听,似乎在说什么'王子'之类的。
还是老样子。
埃米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自家老姐在说什么,他叹了口气,不想去管。
“等天黑了自然就会走的,现在就——”
突然,埃米顿住。
原因无他,消失许久的视线再次出现,仿佛穿透石块缠绕在自己身上。
对方知道自己在这里。
冷汗从埃米额间渗出,对方知道自己的一切行踪,而自己切毫无所知,甚至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埃米唯一能庆幸的,是对方似乎没有恶意。
但仍让他毛骨悚然。
“咦?快看快看,它们走了!”
听到艾比的声音,埃米才回过神来,他扒着石头的边缘探出头去,果不其然看到洞口已经没有了那些巨兽的身影。
艾比兴奋不已的站起身,刚开口却猛的被人拉下,她揉了揉脑袋,抬起头就要训斥,却被埃米捂住了嘴。
埃米皱着眉,看着洞口,他自觉那些巨兽离开并不是那么简单,就他所知,这些巨兽是不会那么轻易放弃的种类。
它们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出现了其他状况。
而在凹凸大赛里,最有可能的便是出现了其他参赛者。
埃米盯着洞口,果然不出他所料,一个身影出现,因为背光的原因他看不到对方的脸,从阴影来看,对方同艾比一样戴着围巾。
能够同时解决几只巨兽的实力,埃米想到那个人和他所代表的团队,呼吸一窒。
麻烦了。
感觉到捂着自己的手在颤抖,艾比疑惑,她用力将手扒开,没有直接探出头,而是一点一点的移动,最终看到那个人。
艾比连忙蹲下,惊恐的看着埃米,对方虽然没有她这么害怕,但也好不到哪去。
毕竟那一次的经历实在是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虽说上一次有安迷修救他们,但这一次他们可不一定这么好运。
完了完了,死定了!
埃米想,恶魔之手集结,打算只要对方进来就抢先一步发起进攻,就算最终的结果是失败,也要赌一把。
一旁的艾比看到他这样,也悄悄的拿出天使射手,准备着即将到来的战斗。
然而正当埃米紧张的盯着卡米尔时,对方却在临进时止步,抬起头,那一瞬间两人视线相撞。
埃米愣住,原因无他,只因这视线太过熟悉,熟悉到甚至觉得是自己的错觉,但是如果是卡米尔的话,确实能够做到。
足够强大,时不时的消失又恢复,一直跟着自己。
所有的条件都符合,埃米却不敢相信。
“卡米尔,要走了——”
洞口外传来声音,埃米回过神来,望着卡米尔。
对方则早在声音响起时就已经移开视线,此时正背对着埃米他们,和雷狮说话。
埃米看见雷狮偏过头朝洞里看,想要进来,但似乎被卡米尔阻止,两人又待了一会,才一前一后离开,临走前卡米尔回过头,对着埃米的方向摇了摇头。
是指不要立刻出来吗?
埃米沉默,然而身旁的艾比在看到卡米尔和雷狮离开后,立马松了口气,她靠着石块,感叹道:
“还好没有进来,不然就真的死定啦。”
许久没见埃米接自己的话,艾比疑惑的扭过头,看到自家弟弟已经收起恶魔之手,正摸着下巴出神
“被吓到啦?放心放心他们已经走了,我们也可以出去了。”说着艾比就要起身,却在中途被埃米拉住。
埃米犹豫片刻,开口道:“再等一会吧,万一他们还在外面......”
艾比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就又坐下来,打开通信端百无聊奈的闲逛着,看着积分榜上排名的变动,嘟囔着。
埃米则继续思考着,思考卡米尔盯上自己的原因。
对于埃米来说,他和卡米尔唯一的交集便是那次遇到佩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联系。
不应该啊......
埃米困惑。

(2)
卡米尔觉得自己可能不太正常。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阻止大哥与安迷修战斗,仅管自己嘴上说着为以后的计划考虑,但卡米尔知道自己这样说的真正原因——
是因为那个人。
事实上,早在佩利发现那两人时,他就已经借着灌木遮挡,站在那里,他知道双方实力差距,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毫无悬念,那对姐弟打不过佩利。
卡米尔这样想,他只是受大哥命令看着佩利罢了,虽然佩利实力不弱,但他那好斗的性格总是会莫名其妙惹上麻烦,好在大多数时候大哥都会出面摆平。
但总有顾不上的时候。
卡米尔垂眸,他估摸着用不了多久这场捕猎就会结束,狼犬会用他那尖利的犬齿将猎物撕碎,这就是结果。
他不会去阻止,毕竟凹凸大赛就是一个残酷的地方,他们太过单纯,虽然凭着运气得到不赖的元力技能,但这里,就是他们的终点。
然而下一刻,他看到那个就算受伤也死死护着艾比,只因对方是自己的姐姐,卡米尔愣住。
亲情,多么可笑,又多么可贵。
卡米尔想,但内心的悸动不会骗人,他知道自己并不希望两人死在这里。
是的,卡米尔动摇了。
当卡米尔看到安迷修出现时,他松了口气,知道两人不会有危险,然而他不能放任佩利死亡,叫来了雷狮。
又一反常态的,明知道这是除掉安迷修的绝佳机会,却又因如果安迷修死亡,必然会连带着那个人,因此卡米尔出声阻止。
卡米尔下意识的关注着埃米,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无论是在野外还是在休闲区,卡米尔都关注着对方。
偶尔不得不暂时离开,也很快回来,看着对方一如往常和艾比逗笑着,心里仿佛被填满似的,全部都是对方的笑容。
大概自己确实不太对劲,卡米尔站在洞口出神,他知道埃米就在里面,但他不敢进去,毕竟对于埃米而言,自己还是敌人。
怎样才能将心意传达,卡米尔不知道,他所读的书所学的知识没有任何能够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
“卡米尔。”
熟悉的声音响起,卡米尔一惊,身体的血液几乎凝固,他第一反应是想该如何瞒过去。
卡米尔知道,雷狮就像狮子一样,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与勘察力,只要往里看一眼,就会发现埃米他们。
那个时候,自己又该怎么办?
卡米尔无措,他在自己所追崇的人与自己所保护的人之间徘徊着,当两者冲突他势必要选择一个。
身体先于大脑,卡米尔拉住雷狮时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做,好在他反应够快,连忙道:
“该走了,佩利他们要等急了。”
苍白无力的理由,一下便能戳穿的谎言,卡米尔低着头,不敢看雷狮。
好在雷狮没有说什么,卡米尔松了口气,他朝着洞里摇头,便跟着雷狮往回走。
走在路上,卡米尔心里想的不是等会要进行的计划,而是埃米。
希望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不要惹什么麻烦。
卡米尔想,又觉得自己担心的太过了,埃米本身在藏匿方面有着不错的天赋,就算和艾比一起到处乱跑,也总能躲过部分强于他们的存在,
只要不再遇到自家的人,比如说佩利,再比如说。
雷狮。

(3)
如果有人告诉埃米,今天雷狮会出现在践踏平原,他想他一定会躲的远远的,带上老姐一起。
问题是,没有人。
“哟,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雷狮笑着望着面前颤抖着的两人,他舔了舔嘴角,雷神之锤上雷电缠绕,发出细微爆破般的响声。
埃米下意识的将艾比挡在身后,仅管怕的要死,仍然假装镇定的盯着雷狮,冷汗不断从额间渗出,划过脸颊,掉落在地,渗入土中。
“老姐...等会你直接跑,不要回头,我不确定自己能拖多久。”
听到这,艾比先是一愣,又突然明白埃米的意思是要牺牲来换取自己的逃脱,她立刻抓住对方的手,冲他吼道:“要拖也是我来拖,哪有弟弟为姐姐死的,你这笨蛋!”
雷狮挑眉,一改握着武器的姿势反而将其放在一边坐了下来,他撑着脑袋看着面前还未开战便开始吵架的姐弟。
突然觉得这样也很有意思。
然而埃米却不这么认为,听到艾比的话,他急得恨不得将老姐直接丢出去,丢的越远越好。
“现在不是闹的玩的时候,我可以近程也可以远程,还能拖一下,你一个远程怎么打?这样总比两人都死在这里要好吧!”他忍着最后一点耐心,希望能够说服艾比。
“我不管,反正我不会走的!”艾比抬起手,元力聚集,天使射手出现,瞄准着雷狮,稍有动作便打算将他轰杀。
埃米正想开口,不料对面一直笑着围观的雷狮却突然起身,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甚至还整了一下稍微松散的头巾,这才重新握上雷神之锤,
“闲话到此为止,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哪来的自信能够凭一人便——”话还未说完,雷狮便消失在原地,“可以拖住我雷狮!”
埃米一惊,连忙推开艾比,恶魔之爪打在地上,借力向后退去,堪堪避开雷狮的攻击。
“还凑合”
“不过只有这个程度可不行。”
埃米咬牙,面前的人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再次消失,他连忙抬起手做出防御的姿态。
金属碰撞,埃米甚至听到从自己的武器身上传来的破碎声,显然自己的武器根本扛不住雷狮的进攻,他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脸,突然想到卡米尔。
如果不看两人的头巾和帽子的话,几乎一模一样,除了一个笑着另一个面无表情罢了。
该说真不愧是兄弟吗?
“这个时候还敢走神?” 
糟了!
电流顺着接触点迅速侵袭蔓延,还未来得及撤退的埃米瞬间全身麻痹,倒在地上,恶魔之手也因元力无法控制而消散。
然而他还是挣扎着拽住面前人的裤腿,仅管并不能阻止对方的行动,但这已经是他所能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看到他这样,雷狮笑容消失,紫眸紧紧的盯着埃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能是因为自知活不了,埃米回望过去,毫不示弱。
半响雷狮笑了,他蹲下来,对着埃米轻声道:
“怪不得卡米尔会对你这么上心。”
埃米一愣,对方不再继续,迅速起身,轻而易举的挡下艾比的攻击。
另一边早已拉开安全距离的艾比眼见一击不成,连忙向右翻滚,心有余悸地看着之前的石块在下一刻便四分五裂,她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再次借着石头的遮掩发射,却发现视野里早已不见雷狮的踪影。
天使射手猛然调转,仍然没有看见雷狮。
“看哪里呢?在上面。”
巨声响起,埃米瞪大眼睛看着碎石四射,激起的尘烟让他看不见艾比那边的情况,他挣扎着,手撑着地也只能让自己半起身。
“所以说你们哪来的自信?”
埃米抬头,下意识接住迎面而来的红色,却发现艾比早已昏迷。
“看在你们姐弟情深的份下,就送你们一起下去好了。”
这回是真的完了...
埃米紧紧抱着艾比,闭上眼。

(4)
夜色弥漫,零零散散的光点点缀着无月的夜空,薄雾渐起,很快便连最后的光点也吞噬殆尽。四周一片寂静,偶尔窜出的小怪兽发出'呜呜'的叫声,又抬起头张望着,半响才又窜回草丛,引起一阵杂音。
卡米尔跟在雷狮身后,默默的走着,他看着屏幕上的积分榜,皱眉。
积分显而易见的不断变动着,连带着参赛者的排名也在变化,然而卡米尔并不在意其他人到底如何变动,他关注的是埃米。
今天积分没有丝毫增长,本应在他下面的人追上来,将他挤下,几乎就要掉出百名。
卡米尔手指在荧屏上快速划动,很快便找到了艾比。
积分增加了。
这不应该。
以卡米尔所知,埃米和艾比两人从比赛开始便一直处于组队状态,并且两人也很少分开,像这样的情况更是第一次出现。
如果会出现这种情况,只可能是两人中有人主动退队,问题是——
不可能。
卡米尔沉思,不料却撞上某人的背。
“卡米尔,算是又长大一岁了呢。”
“生日快乐。”
起初正在思考着积分榜上异常情况的卡米尔还不知道雷狮在说什么,直到那句'生日快乐'出口,他才猛然回神,反应过来原来明天是自己的生日。
差点就忘了。
“好了!往年那些东西大哥也送腻了,今年大哥就送你个特别的~”雷狮拍了拍卡米尔的肩膀,示意他往里走。
卡米尔看着眼前熟悉的洞口,就是之前埃米躲过的地方,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左边的碎石堆都与那时的相同,他回过头想要询问,不想雷狮早已扛着雷神之锤大步离开。
“明天特地给你放个假——”
声音渐稀渐远,留下站在原地还没完全弄明白状况的卡米尔,他看着面前漆黑一片的洞穴,从内传来的风声凄厉如同哀嚎。
半响,卡米尔抬起脚,慢慢向里走去,他有一种预感,雷狮可能给他留了什么东西。
并且是自己绝对想不到的。
走进洞穴卡米尔才发现原来里面空间还挺大,他走过之前埃米他们躲藏的巨石,继续向里走去,墙壁内似乎镶嵌着什么,隐隐约约透着幽光。
一步,两步,到了!
卡米尔望着洞穴尽头的箱子,忍不住想要吐槽。
先不说这蓝白条的箱子,为什么上面系着的蝴蝶结看起来和自己的围巾是一个款式?最重要的是——
是绿色的。
大哥你这…审美是吃错药了吧?
“呜唔—”
箱子内部突然传出声响,卡米尔一惊,难道大哥给他的是战宠?可是他又不是召唤师。
眼见箱子震动的越来越剧烈,卡米尔将围巾向上拉了拉,这才伸手,打开箱子,却不想眼前的画面让他呼吸一窒。
细绳绕过脖颈向下,交错缠绕形成一个个结点,再四处蔓延,如同藤曼般扭曲着,缠绕在手臂和大腿上,脚腕处粉红色毛绒覆盖,从露出的部分看,似乎是手铐。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捆绑的原因,绳子在埃米白皙的皮肤留下几道显眼的红痕,更是让对方看起来格外的诱人。头上的呆毛耷拉着,随着本人的动作而不断颤动,因为嘴被封住的原因,埃米只能发出不明的呜咽声。
卡米尔下意识的将围巾再次上拉,低下头试图用帽子挡住自己的脸。
“大哥,太赞了…”卡米尔喃喃。
埃米挣扎的动作一顿,难以置信的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看到埃米这样,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红着脸,假装让自己看起来很镇静。
“咳,我…我先给你松绑。”
然而等卡米尔解开绳子才发现手铐不只在脚上,还有手腕处,并且他找不到钥匙。
卡米尔在箱子里翻找着,发现了另一盒形状奇怪的东西,等他看清物品介绍时立马丢了回去,脸变得更红了。
“唔唔唔—”
卡米尔还震惊于刚刚看的介绍,这才发现自己应该先解开埃米的口封,连忙动手。
“啵。”
球体离开口腔,两者间一道银丝连接,又在中间断裂,卡尼尔看着这个场景,觉得刺激有点大。
他连忙将口封扔掉,埃米便直勾勾的看着那个东西掉落在地,砸出一个坑。
“......”
埃米愣住,半响才开口道:
“你们海盗团的人果然都是变态....”
卡米尔不自觉的扯了扯围巾,虽然想反驳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为好。
又想到哪里都找不到的钥匙,或许埃米知道,卡米尔还是开口问道:
“你知不知道大哥把钥匙放哪了?”
埃米眨了眨眼睛,表示不知道。
“话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卡米尔再次尴尬,他低着头仿佛做错事一样,虽然现在这个情况也有部分责任是因为自己,但是。
这种时候就要把锅推给大哥了。
“如你所见,大哥他把你塞到这个箱子里当礼物送给我,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虽然原因他大致了解。
埃米眨了眨眼睛表示迷茫,他动了动脚,仅管有绒毛保护,但还是留下一圈浅痕,埃米嘴里嘟囔着,吐槽这个手铐的设计。
“所以说这个要怎么办?”
卡米尔盯着那道红痕,突然觉得喉咙干的可怕,深蓝的眼眸微闪,转而变得暗沉。
半响,卡米尔才强制自己移开视线,抬起手腕打算联系雷狮。
却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队伍。
“......”卡米尔沉默,关上荧屏,低着头似乎在做什么决定。
突然,埃米感觉到强大的压力正在向这里聚集,他下意识的后退,瞪大眼睛看着卡米尔身上元力浮现,反复缠绕,周而复始的转动着。
不知为何,在那一刻埃米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他看着对方握住手铐,用力一扯——
没有断。
这就很尴尬了。
元力立刻消失,只留下几乎要把脸埋在围巾里的人,满脸通红。
埃米强忍着笑意,也不在乎自己是否能恢复自由,他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其实嘛,这样也没什么影响。”
“可是这样你就不能出去了。”
埃米转念一想,似乎确实是这么回事。
“那不行,我还要找我姐,你联系不上你大哥了?”
“我被大哥从队伍里踢出来了,他还给我放了一天的假。”闷声响起,卡米尔看着埃米疑惑的眼神,犹豫着还是补充道:“明天是我生日。”
“啊...生日快乐。”
“谢谢。”
静谧在洞穴里蔓延,最初的风声已经消失,没有一丝声响。
埃米低着头,他想到之前一直盯着自己的视线,想到被巨兽围堵时对方的帮助,想到自己被雷狮绑架。
所有事件连起,答案便显而易见。
埃米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什么都不明白,他抬头望着面前的少年,对方也正好看着他,两人视线相撞。
埃米看着对方眼睛里自己的倒影突然露出笑容,果不其然看到对方一惊立刻移开眼睛,转过身子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稍微有一点可爱。
埃米笑意更深,眉眼弯起,望着卡米尔说道:
“要不你讲点什么吧?”
“关于你的,什么都好。”
卡米尔转过头,惊讶的看着埃米,确认对方没有开玩笑后,才慢慢开口:“我没什么可讲的。”
“应该有很多啊,比如喜好啊,来参赛的原因啊,为什么你们要叫海盗团啊等等。”
卡米尔想了想,迅速整理了思路,刚想开口,又突然想起什么,他弯下腰元力再次浮现。
埃米闭上眼,明显的失重感传来,原来是卡米尔将他从箱子里抱了出来。
当然是公主抱。
卡米尔抱着埃米在角落寻一处地坐下,让埃米靠在自己的肩上,又顺手拿过那个被他吐槽过颜色的绿色围巾缠在埃米脖颈上,盖在身上,防止洞穴的冷气冻到对方。
感受着背后传来的温暖以及围巾的柔软触感,对方的手还从后环住自己,埃米低着头,耳尖微红。
耳边,满足的叹息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卡米尔低沉的声音,带着少年的青涩与稚嫩。
不急不慢的讲着,先是回答了埃米之前所提到的问题,又开始讲海盗团里的其他人,到了后来变成凹凸星球的地形解说。
许久,直到卡米尔已经找不到该讲什么的时候,他才发现怀里的人早已睡着,细微的呼吸声回荡,胸膛平稳的起伏,歪着脑袋似乎睡的正香。
被关在箱子里一天,也算是辛苦了,估计没怎么休息。
想要让对方睡的舒服点,卡米尔伸手将护目镜摘下,两个小东西掉出,落在一旁,他将东西捡起。
两把钥匙。
卡米尔无奈的在心里腹诽着自家大哥真会藏东西,但若不是他,埃米可能永远不会这么放心的呆在他的怀里。
罢了。
卡米尔将埃米的手铐打开,又握着对方的手腕摆好姿势,这才闭上眼,在埃米耳边低声道:
“晚安。”

(5)
晨光熹微,偶尔响起怪兽的吼叫声从外面传来,被吵醒的埃米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
“早上好,埃米。”
“啊,卡米尔早上好......”
刚说完,埃米猛然清醒,他欣喜的发现自己手腕和脚腕上的手铐都被打开,刚想起身,便被卡米尔一把拽下,跌回对方的怀里。
“等等,卡米尔先让我起来!”埃米红着脸,挣扎着。
然而卡米尔却不管他,只是环着埃米的腰不让对方起身,头在埃米脖颈间磨蹭着,弄得埃米只觉得痒。
“好了别闹了,我坐了一天了,腿都要麻了。”埃米无奈的拍了拍卡米尔的胳膊。
“你还差一句没说。”卡米尔嘟囔,就是不放手。
埃米想了想,恍然明白对方的意思。
“生日快乐,卡米尔。”
“还有呢?”
埃米愣住,他扭过头看着卡米尔,对方也正看着自己。
看到埃米的样子,卡米尔叹气,他抬起左臂,荧屏出现,指尖在上面点击着,不一会埃米手腕上的通信器便自动弹出消息。
是组队申请。
“大哥放我一天假,正好带你刷点积分算是赔罪。”
“哇,这么好,够义气,也不枉我受这么多苦。”
“那我们现在这样算是?”
“大概...算是朋友?”
“......”
卡米尔突然觉得自己似乎还有一段长路要走。
至少,比以前算是有了进展。
卡米尔叹气,将头放在埃米肩上。
“卡米尔?”
“突然很累,借我靠会。”
联想到对方可能一晚上没睡,埃米便极为大方的允许了。
并且一不小心,又睡着了。
这一睡,就是半天。


(5.1)
当天,卡米尔果真带着埃米刷积分,埃米看着不断增长的积分,十分开心。
埃米:不愧是前二十,就是厉害!
卡米尔:要不你和你姐也加进我们海盗团里?
埃米:别!我现在看到你大哥和佩利心里就发怵。
埃米:等等!我姐呢?
于是剩下的时间里,卡米尔和埃米一直在找艾比。
另一边,躲在草丛里盯着落单怪兽的艾比打了个喷嚏。
“衰仔,到底跑去哪里去了......”


(5.2)
卡米尔:大哥,这绑法你从哪看的?
雷狮:帕洛斯教的,看起来效果不错。
卡米尔:……
卡米尔:知道了。
于是,卡米尔和帕洛斯打了一架。
边上一众人士表示围观。


(5.3)
卡米尔:为什么这个手铐我买不了?
雷狮:因为你没成年。
卡米尔:为什么这个口封我买不了?
雷狮:因为你没成年。
卡米尔:这个绳子….
帕洛斯:随便找的,不要钱。
卡米尔:……
于是,最近一段时间卡米尔特爱学习,手上总拿着一本书。
并且三天两头就带着绳子找佩利做实验。
因此,卡米尔和帕洛斯又打了一架。
一众人士表示再次围观。

(5.4)
莫名其妙的,艾比发现自家弟弟带上了围巾,虽然颜色有点奇怪。
没错,是绿的。
艾比:衰仔你这围巾哪来的?
埃米:别人送的。
艾比:诶,谁啊?
埃米:唔......
突然口哨声响起,埃米望过去,正好与笑眯眯的雷狮对视。
埃米:......
艾比:雷、雷狮!还不快跑!
卡米尔:......
雷狮:啊,这可不关我事。
帕洛斯:吓跑了呢。
佩利:什么?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卡米尔:......
卡米尔表示,自己突然很嫌弃这帮人。

-------------------END------

只是想写捆绑play
又不想开车
集体喝了假酒
迟贺,卡卡生快

个人归档戳这里


评论(14)
热度(325)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