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糖果

吸血鬼埃米和混血狼人卡米尔
私设众多,乱七八糟
不知道在写啥有bug也不管了
勉强算是赶上万圣节末末末班车

个人归档戳这里
-------------------------------------
午夜将至,本应沉睡的小镇逐渐喧嚣,灯光四起,甜腻充斥在空气里,笼罩在整个小镇之上。装扮各异的孩童互相嬉闹着,在人群间穿行,挨家挨户的索要糖果,甚至就连路人也是他们的目标。

但凡有拿不出糖果的,二话不说便用手中特制的彩弹砸向对方,待对方忙于去除彩带与亮片,又笑嘻嘻的散去,跑向下一个目标。

当然没有人会怪罪他们。

毕竟这本就是万圣节的特色之一。

此刻埃米正小心翼翼的穿行在人群间,不时四处张望,空气里弥漫的是浓厚的人类气息,夹着其他不明生物的,他警惕的看着周围灯火通明,各种怪异打扮的人类聚集在一起,互相打趣,欢庆着节日。

在这些人当中,或许就有那么一两个配着银枪,带着圣水的吸血鬼猎人,没准什么时候便会跑出来,对着他来上一枪。

想到这,埃米左臂隐隐作痛,仅管知道那里的伤口早已愈合,但记忆却完全保留下来,直到现在也无法消除。

假如被他们抓住......

埃米不敢去想,他下意识打起冷颤,原本松懈的身体重新紧绷,以保证最佳状态,一有问题便打算直接跑路。

再次躲过奔跑的孩童,绕过相谈甚欢的人们,埃米终于找到一处可以算得上是空旷的地区,他理了理外袍,站定。

“呼,老姐真是,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想着万圣节糖果。”尤其是最近还听说会有工会的人过来,就更显得危险。

埃米抱怨着,从内兜里拿出羊皮卷,略微潦草的字迹写明了所有清单,诸如跳糖、怪味先生、吐舌果等等,那是只在每年万圣节才会出现的独属于这个节日的糖果。

“那么第一家店应该是...”

埃米四处张望着,很快便找到目标,他连忙将羊皮卷收起,抬起手,黑色逐渐聚集,最终形成一个小篮,两侧翅膀扑扇,不断抖动,好似有生命一样,亲昵的蹭着埃米的衣袍。

“好了好了,等会可千万不能动,要是被发现就糟糕了。”

安抚完小蝙蝠们,埃米深吸一口气,在心里不断念叨着自己绝不会那么点背,便朝人群走去。

还未走到,埃米便远远望见被小孩包围的商店,橱窗里各式各样造型奇特的篮子整齐摆放,每一个篮子里都放满了糖果,在篮子旁边小小的立牌伫立,估摸着是介绍糖果的味道与特色,人群来来往往,几乎每一个路过的人都会在此停留,又走进店铺逛上一逛。

很显然,这是一家大型糖果专卖店,自然为万圣节做足准备,这才吸引了诸多顾客,以至于埃米几乎是贴着人进去的。他快速寻找着,发现清单目标便边说着抱歉边朝那边挤去,抓起一把直接丢进篮中,没装多少便立刻跑去结账,尽可能的减少逗留时间,毕竟虽说大家都打扮成鬼怪的样子,也不乏有人扮作吸血鬼,但他们的体温实在太过容易暴露,稍不注意,便可能被人发现。

当然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很顺利的。

然而埃米没有料到的是,与受欢迎相匹配,排队的人自然也非常多。

因此,他被困在队伍中了。

“真糟糕......”

埃米嘟囔,跟着队伍缓慢移动着,由于在他前面站着的是扮作女巫的年轻女孩,此刻正嬉笑着同伙伴聊天,时不时晃悠着,两人就显得非常贴近。

因此,埃米只能避让着使身子微微后仰,以防触碰到女孩,若是引起误会而招致不必要的麻烦,那才是最糟糕的。

突然,最前方的队伍似乎起了争执,步伐猛然停下,甚至还在不断往后,匆忙下埃米只能连忙后退,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

他直接撞进后面那人的怀里,对方不仅没有后退,反而自然而然的将手搭在埃米肩上,另一只则揽着埃米的腰,以防埃米摔倒。

这就很尴尬了。

“抱、抱歉,前面突然后退...”埃米强压下心中的怪异感,边道歉边快速与对方拉开距离。

那人似乎也没想到埃米会如此反应,低着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响,才开口道:

“不要紧。”

似乎是个年轻人。

埃米下意识判断着,然而当他抬起头却发现对方同他一样裹着黑袍,不同的是就算在室内,对方仍旧戴着兜帽,整个人完全掩藏在黑色之中,可谓是奇怪至极。

或许对方就是故意这个打扮。

这么想着,埃米不免多瞅了对方几眼,却意外的与那双蓝眸对视。

如夜般深邃的眼睛此刻正紧紧的盯着自己,不带任何敌意,反倒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埃米愣住,又回过神来,刚想再去探究,却发现对方早已移开视线,低着头,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你——”埃米开口,话还未说完,对方便朝他身后一指,埃米回过头,原本站在他前方的女孩早已距他甚远,两人中间空出一大截。

原来是前方的闹事终于结束,队伍重新移动,因此埃米只得连忙补上与女孩落下的距离。

再次站定,想到刚刚对方的那个眼神,埃米回过头,不料本应站在他身后人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南瓜装扮的小朋友。

“奇怪...”埃米疑惑的四处张望着,却发现想要在杂乱的人群中找到一个人,实在是太过困难。

无果,埃米终于放弃,不再去寻找,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便是赶快买完糖果回去,至于那个奇怪的人,以后再查也无妨。

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这么想着,埃米放下心来,老老实实跟随队伍前进,不再去想其他。

等埃米抱着糖果篮艰难的从人群中挤出时,节日庆典仍在继续,似乎是镇长特别安排,一排排造型怪异的人在街上游行,颇有分小鬼过街的感觉,与之同行的还有巨大的南瓜车,车上死神正不断挥舞着那巨大的镰刀,每一次挥舞便会有无数骷髅糖果洒落,引得孩子们纷纷争抢。

当然,作为优雅与稳重代表的血族,埃米表示他绝对不会幼稚到和人类小孩抢糖。

大概不会。

半响,埃米一手提着篮子,一手拿着咬掉一半的糖果,不紧不慢的朝着第二家店走去,至于之前所说的血族的矜持与优雅,早已抛到脑后。

然而,当他刚走进商店,便发现角落里那个熟悉的身影,毕竟那身装扮实在是太独特了,况且与上一家相比,这里的人倒说不上多么拥挤,至少人与人之间还是能够空出一拳距离。

埃米对此极为满意。

这便是第二家店,由于糖果并非其主打品,因此来这里的人大多拿着托盘,上面摆放各种面包甜点,附带着几袋包装精美小囊,简单装上几颗,便结束购物。

没有第一家店的甜腻,小麦的清香弥散在整个店铺里,埃米随意拿起几袋放到托盘里,余光却时刻注意着那人,始终与对方保持一定距离,看着对方慢吞吞的挑选着,托盘里几代绑好的小囊正稳妥的躺在那里,看起来对方似乎只是来买糖果的。

或许上一家店的中途离开就是为此。

埃米思考着,在看到对方拿起小块芒果蛋糕放入托盘时眼睛一亮,待对方走过后才悄咪咪的过去,连着拿了几块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不想就是这么一个功夫,那人又不见了。

“不应该啊。”尤其是这家店排队的人依然很多,但对方却并未在其中,这就更让埃米困惑了。

实在是太过好奇,毕竟在自己的记忆里并没有类似的人出现,也可能是时间太过久远给忘记了。

当然,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对方的身份就更有意思了,最起码是非人类的存在。

这么想着,埃米不免更加好奇。

接下来的几家店倒是出奇的顺利,毕竟大多数人都聚集在前两家,因此无论是寻找清单上的糖果还是付账都无比顺畅,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的时间。

当然硬要说的话还是有那么一些地方,比如在第四家店莫名其妙的被店主塞了颗糖果,说是某个顾客留给他的,还恰巧是他喜欢的芒果味。

让埃米想不注意都不行。

然而没法,实在是对方太能躲了,无论埃米如何尝试,都无法找到对方的踪迹。好在几家店逛下来,提着的蝙蝠小篮早已装满,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糖果混在一起,夹杂着之前所搜集的骷髅糖果,埃米晃悠着,感受来自手中的重量,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任务即将完成。

“让我看看最后一个是......什么鬼?”

埃米嘴角微抽,站在最后一家店前,迟迟没有行动,原因无他,只是因为——

扑面而来的诡异香气以及代表着某类生物的气息。

竟然是家狼人开的店。

众所周知,无论是狼人还是血族,对于对方的存在都是极为不满的,虽说近年因为拥有共同敌人的原因争斗暂且停止,但大小的摩擦接连不断,时不时爆发小范围冲突。

尽管如此埃米倒不像其他血族那样那么敌视对方。

埃米猛然想起曾经遇到的那个小狼人,或许是因为年龄比较小,又或许是本性使然,对方并没有其他同类的残暴与肆虐,反而极为安静,大多数情况下都格外沉默,就算在月圆之夜也不会失控的到处破坏,反而默默跑来,和他一起,寻一处僻静坐着,听埃米给他讲述百年前的各种事情。

虽然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

埃米纠结的看着挂在门边随风飘动的大蒜风铃,内心感慨万千,譬如自己老姐的口味越来越奇葩。
大蒜味的糖果,怕不是闻到就要吐了。

老姐真是越来越重口了。

埃米叹气,为了防止糖果串味,他甚至还重新换了个小篮,专为此准备,希望小家伙能够坚持住。

这么想着,埃米刚抬起脚,脑海里突然警钟作响,他猛然回头,快速扫视人群,不一会便找到原因。

是因为那个人。

对方就那样堂而皇之的坐在银锤上,似乎已经盯着埃米许久,在发觉埃米的视线后,便朝他露出微笑,起身嘴唇微启:

【别动】

傻子才听你的。

埃米腹诽着,在看清的第一时间他便立刻借着人群的掩护离开,也不管还未买到的蒜味糖果,反正那东西也是拿来整人,没了就没了,总比自己小命要强。他直勾勾的朝街市边缘走去,然而刚走几步便止住步伐。

不远处树下,对方正靠着树干,过长的金发被缎带束起,耷拉在脑后,眼睛紧紧盯着来回的人群,就像在寻找着什么。

同样也是在等待着什么。

很明显,这应该也是一个猎人。

刚得出结论,埃米当机立断调转方向,往另一边走去,他不是没想过可以变成蝙蝠离开,但就隔壁城的人传来消息,似乎工会早已做出专为变成蝙蝠的吸血鬼准备的网具,埃米可不想冒这个险。

然而当他看到那抹白色时便突然后悔,或许去闯一闯那边的家伙还有点希望,而面前这个人浑身上下都带着死气,那是收割无数生灵的人才会拥有的气息,只是远远一看便让埃米颤栗。

对方一身显眼的白衣,就那样站在来往的人群中,丝毫不觉有任何问题,微笑着看着喧闹的四周,也没有刻意寻找,就像一个真的来闲逛的人一样。

可怕的是,埃米刚看到对方,对方就立刻察觉,眯着眼睛看向埃米,慢慢朝他这边走来。

这都是从哪找的怪胎!

埃米暗骂,他回过头,另外两个人也正朝这边走来,三人就像收网一般,慢慢缩小着彼此之间的范围,也限制了埃米的移动空间。

没办法了。

埃米咬牙,看着面前熟悉的大蒜风铃,就算再怎么不愿,也还是走进。

然而当埃米做足心理准备,却发现这家店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可怕,除了空间过于狭窄,装横略微简朴外,还算不错。

店铺右侧糖果虽然数量少,但仍整齐的放置在方格里,配上昏暗灯光晕染,倒也别有一番风味,而另一侧则摆放着小点心,似乎也有芒果蛋糕,至于味道如何,埃米不得而知。

埃米一进门,便看到对方站在柜台后面,兽耳明晃晃的颤动着,丝毫不害怕被人发现,仅管在室内,但对方仍然戴着条红围巾,穿着小马甲,一对蓝眸毫无波澜的看着埃米。

“抱歉能不能让我在这躲一下。”顾不得解释,在得到对方点头允许下,埃米手一撑便直接翻过柜台,躲到杂物柜后。

幸亏埃米动作足够迅速,他刚躲好,紧接着那几人便冲了进来。不过金发男子倒没有继续朝前,只是靠着门框等待着,在他旁边白衣男子微笑着说着什么,而剩下的那人则扛着银锤,慢慢走进。

埃米胆战心惊,生怕面前的狼人把自己供出去,又或者自己被对方发现。

好在那人只是随意的逛了逛,时不时抓起一把糖果把玩,似乎是嫌对方太慢,门口金毛催促着,又像是在提醒着什么,因为声音较小,埃米听不太清。

“走了。”半响,那人终于放下糖果,拎着那把银锤便朝外走去,丝毫没有理会店里的狼人,就如同他不存在一般。

好在至少对方终于走了。

埃米松了口气,感叹着以后一定低调,没什么事绝不出堡,似乎是因为危机消失,身体也完全放松下来。

“可以出来了。”卡米尔面无表情,手下意识抬起,将围巾朝上拉了拉,头上兽耳微动,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太好了,还以为要死定了呢。”

埃米长舒一口气,从柜子后面出来,随意的拍了拍外袍,整理领子,确定没有任何有失礼仪的问题后,才抬头望向面前的狼人,笑着道: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我是埃米,就住在悬崖边的古堡里。”埃米微微欠身,行礼向对方表示感谢,虽说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猎人似乎和对方很熟的样子,但至少对方确实帮助了自己。

作为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血族,埃米自然要向对方表示感谢。

“卡米尔。”说完便不再做声。

这可让埃米为难。

毕竟大多数情况下一段谈话能够顺利进行,除了要有一个主题与起头人外,另一人也需接话才可。

因此,埃米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正在埃米苦恼时对方终于开口:

“这里可以出去,不用再翻过去了。”

埃米尴尬的道谢,他们的谈话再次终结,埃米想到清单上最后一种糖果,便走到放置糖果的柜旁,一把把抓着糖果往篮中放,在此期间卡米尔只是看着他,并没有任何动作。

正当埃米装好糖果,结账打算离开时,对方却拿出一颗被玻璃纸包裹的糖,递给他。

“这是?”

“happy halloween。”

埃米先是一愣,转而反应过来,接下那颗糖,又从之前买的糖果里拿出一颗递给对方,微笑道:

“happy halloween。”

语毕,埃米便不再停留,转身就要离开,外袍却被对方抓住,他疑惑的转过身,只见对方似乎还有话要说。

埃米没办法,只好耐心的询问道:

“还有其他事情吗?”

“这个你可以现在尝尝,是我自己做的。”

就怕是什么奇怪的口味。

埃米腹诽着,然而面对对方期待的眼神,原本推却的话语到了嘴边却再也无法继续,他犹豫着迟迟没有动作。

“芒果味的,应该还可以。”见他这样,卡米尔补充道,仿佛急于得到对方的评价一样。

一听是自己最喜欢的口味,埃米拨开包裹在外的糖纸,晶莹剔透,没有任何诡异的香气,似乎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糖果。

这么想着,埃米便不再担心,直接丢进嘴里。

一入口,糖果立刻融化,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埃米反应过来,也不管刚刚离开的几个猎人是否还在外面,直勾勾的朝外奔去。

刚走几步便发现整个身体仿佛不受控制,四肢逐渐陷入麻痹,埃米连忙抓住一旁的桌子,用胳膊支撑着想要站起,却因无力而倒下,桌上的篮子也被打翻在地,糖果洒落,零零散散落在地上。

看到埃米这样,卡米尔连忙走上前,在对方的怒视下将其扶起,疑惑道:

“不应该啊,只是普通的蒜水......”

“咳、咳咳——”埃米剧烈的咳嗽着,半天才恢复过来,嗤笑道:

“没想到狼人也会与猎人工会合作。”

“竟然会用圣水做材料,工会也不心疼。”

“怎么可能,我明明......”卡米尔瞳孔微缩,难以置信。

仿佛赌气似的,埃米闭上眼,不再看对方。

“不是你想的那样,”卡米尔明白这中间肯定出了什么问题,想要解释却发现对方根本不理会自己,似乎认定自己就是为了抓他,无奈下卡米尔又继续说道:

“我不会害你。”

这可真是一个笑话。

埃米暗道,他睁开眼睛,蓝眸直勾勾的看着卡米尔,微微挑眉。

起初卡米尔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对方意有所指的眼神后才猛然反应过来,略带尴尬的解释:

“这是个意外。”

“我只放了点特制蒜水......”

显然这个理由并不能说服埃米,当然他也不想吐槽对方用蒜水做糖,不管卡米尔怎么解释,他都完全不顾,扭过头不再看对方。

于是卡米尔便看到完全暴露在外的脖颈,苍白的皮肤毫无血色,与人类不同,吸血鬼是没有心跳与脉搏,他们的血液早已不在流通,完全的静止。

那是永生的代价。

鬼使神差,卡米尔咬了咬牙,猛然低头,牙齿在那处轻轻磨蹭,反复吮吸着,又慢慢合拢,朝着血管压去。

疯了吗!

感受到脖颈湿热的触感,埃米愣住,瞬间反应过来,挣扎着,然而麻痹的身体并不能完全完成大脑的命令,仅仅是头部的摆动,便已是极限。

然而这样根本没有用。

房间里静谧一片,水渍声微不可闻,或许是知道就算只有一半属于狼人,但吸血鬼的血液对他来说也仍旧如同毒药,因此卡米尔只是微微使劲便放过对方,舔舐着嘴角就像品尝甜点一样,他看着自己留下的印记,十分满意。

甚至还火上浇油似的添上一句:

“多谢款待。”

“你简直......”

埃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现,但至少他内心里是极为震惊的,在脑海里搜寻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词语形容对方。

更要命的是,就在此时,从门口传来一声口哨,原本离开的三人不知什么时候进来,此刻正调侃的看着他们。

“我就说进来早了。”

“哈?混血还需要血液?不过对方可是吸血鬼诶,没问题嘛?”

“卡米尔啊......啧啧。”

这么一闹,埃米更加确信卡米尔是故意整自己,当然也暗自松了口气,毕竟自己肯定是安全的。

另一边因为相处多年,卡米尔自然了解自家大哥的心思,他耳尖微红,瞥了对方一眼。

“明白明白,大哥懂的。”接收到自家弟弟的眼神,雷狮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还示意卡米尔继续,不用管他们。

不,大哥,你根本不懂。

卡米尔悄悄看了一眼埃米,轻咳示意他们不要太过,几个人这才消停,不再打趣,反而极为合作,纷纷表示自己今晚会自个儿找地待着,绝不会打扰到他俩。

就连一向不在状况的佩利也意外的合作,虽然卡米尔知道对方只是想找找看这里是否还有其他猎物,毕竟对方的脑袋里除了猎物和打架,别无他物。

这群人。

埃米腹诽着,仅管不知道血族是否会有脸红这种反应,但埃米确实觉得脸上稍微有点发烫,仿佛吃了大蒜一样。

当然和圣水比起来,他宁可吃大蒜,至少自己还能行动,而不是像块木头似的躺在别人怀里。

另一边,雷狮他们还在和卡米尔保证,眼见话题越来越偏,甚至就连埃米都快听不下去,埃米才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我想......”

刚一开口,身上便立刻被目光包围,埃米无动于衷,只是瞪了卡米尔一眼,而后者则表示自己极为无辜。

“我还是不打扰你们,”埃米慢悠悠接下,果不其然感觉到卡米尔身子微顿,心下明了,又继续说道:“况且老姐还在城堡等着我。”

“你知道的,她生起气来可是很要命的。”这一句,他是对着卡米尔说的。

反正又死不了。

虽然卡米尔很想这么说,但直觉这话绝不能说出口,又联想到以前艾比追着埃米到处跑的场景,只好沉默。

这下就连门口的三人也安静下来,店铺里陷入一片沉寂,谁也没有出声。

“问题是你现在要怎么回去?”率先打破僵局的是帕洛斯,和往常一样,一开口便找到了重点。

埃米哽住,他想到自己现在这个情况,似乎也确实找不到任何办法,若是让卡米尔送自己回去......

埃米大概能想到对方会怎么送。

要在众目睽睽下被那样抱着走一路,还不如就待在这。

想清一切后,埃米便不再犹豫,他清了清嗓子,在卡米尔期待的眼神下,开口道:

“那...”

“衰仔别怕!老姐来救你了——”

异变徒生,熟悉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埃米明显听到背后的人轻啧一声,小声抱怨着:

“来的真巧......”

因此当艾比大喊着踹开房门时看到的便是被另一人抱在怀里的自家老弟,以及边上的几个吃瓜群众。

一脸惋惜的感慨着人算不如天算。

“咦,这是什么情况?”

卡米尔下意识看向埃米,后者则松了一口气似的,笑道:

“没事,问题解决了。”

“......”

第二天。

当卡米尔带着全部家当——大哥给的床单、佩利给的绳子以及帕洛斯给的...不可描述物品,凭着极好的记忆找到曾经的那个古堡时,却被挡在门外,只能看着破旧不堪的铁门出神。

对此,卡米尔表示:

如何混进古堡是个大问题。

直接打通外壁什么的,他绝对没有这么想过。

或许只是打个小洞,稍微注意一点可能也不会被发现?

大概。

END

评论(7)
热度(177)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