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小事一桩

年末还债进行时,困觉困觉。

我们的目标是甜到蛀牙:

世纪前的赌骰点文
感觉严重跑题OTLL
就...意念艾特子镜老师
流水账、逻辑混乱注意
-----------------------------------

对于暑期留校的学生而言,有三件事是极为痛苦的,那就是宿舍停电,学校停水,以及——

突然生病。

“阿嚏—”

喷嚏声响起,在这安静的图书馆显得格外突兀。因为暑期的原因此刻图书馆并没有多少人,零零散散的分坐在阅览室的四处,大多戴着耳机,偶尔也有人被这声音惊扰,瞥了眼来源,便又低头沉浸在书本中。

卡米尔便是其中一员,不同的是打喷嚏的那位就坐在对面。他思索片刻,顺手拿过草稿纸快速在上面写着,写罢便朝对面推了推,示意对方看。

埃米揉着鼻子,腹诽着是不是自家老姐又在惦记自己,他正在心里念叨着,却见卡米尔突然推来一张草稿纸,上面工整的写着各种各样的公式,有埃米看得懂的,也有他看不懂的,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角落里的一行字。

【要不你先回去?】

回去?才不要呢。

埃米撇嘴。

老实说埃米本并不需要在暑期留校,作为音乐生,他们学院早已点完名,放任他们提前回家,埃米甚至早早的便开始计划暑期安排,打算趁着长假和卡米尔好好玩一趟,逛逛新开的商场,吃遍步行街的所有甜点,找一处安静的咖啡厅聊天,或许他们还会去游乐园玩玩。

然而可恶的第三学期打乱了埃米的计划。

第三学期就第三学期吧,大不了也就是个延期,反正结束了也一样,埃米这么想,便随便找了个借口给老姐,就算卡米尔劝说也硬是留在学校,决心要陪卡米尔上完第三学期的课。

因此便成了现在这个情况。

一阵冷意上涌,埃米哆嗦着抬头,头顶的中央空调很好的发挥着它的作用,扇页不断扫动,时不时便有冷气从头顶扫过。

埃米连忙将原本解开几颗扣子透气的衬衫系好,再抬头时便与那对蓝眸相撞,卡米尔正看着自己,眼底晦暗不明。

大概是在担心?

这么想,埃米连忙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然而接连不断的喷嚏暴露了他,眼见卡米尔已经开始收拾东西打算离开,不想影响对方复习的埃米连忙拿过纸,潦草的写着。

【没事啦,大概是老姐在念叨我。】

【不用管我,你好好复习你的。】

卡米尔皱眉,不赞同的看着埃米,他拿起笔想要继续劝说对面的人赶快回寝,不想手中的笔却被人抽走,他抬起头,看着埃米,两人对视片刻,谁也不肯先让一步。
半响,卡米尔败下阵来,无奈的叹了口气,妥协。

然而正当埃米得意时,不想对方却突然开始脱衣服,或许是意识到对方将要做什么,埃米呆愣的看着卡米尔起身,朝他这边走来,转眼身上陡然一重,衬衫外便多了一件。

喂喂这可是图书馆!

埃米觉得脸上发烫,他不满的瞪向卡米尔,耳尖微红,不想对面的人看到他这样反而轻笑出声,甚至引得周围的人抬头。

埃米连忙低头,嘴里嘀咕着将衣服穿上拉好,身上视线聚集,不一会便消散,只余最后一道,那是来自对面的视线。

冷气不断的从扇叶冒出,扫过埃米头顶,企图再次侵袭,然而这一次埃米已经不再是单薄的一件衬衫,吹在身上只觉得凉爽,鼻子也没有那么发痒。

还是有效果的。

当然如果卡米尔选择递给我就更好了。

这样想着,埃米再次瞪向对面的人。


这只是日常的一个小插曲。

然而谁也没想到几个喷嚏居然会演变成重感冒,无论是卡米尔还是埃米。

“卡米尔——”

埃米有气无力的喊道,此刻他正盖着被子趴在床边,百无聊奈的看着天花板出神,或许是因为床垫太厚的原因,此刻他大脑一片空白,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热。

太热了。

电风扇嗡嗡作响,一阵阵凉风吹在身上,酷暑的炎热稍稍退去,然而对于将近四十度的高温而言,仅凭电风扇是绝对不够的,他需要其他能够解暑的东西,比如说——

空调。

当然他们寝室是有空调的,而且由于是新宿舍的原因,空调制冷效果非常不错,早在盛夏刚来时他们寝室便早已开始使用空调,再加上对着图书馆的中央空调吹了一上午,很不走运,埃米感冒了。

还是重感冒,或许还带点低烧。

想到这,埃米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脑袋昏昏沉沉,大概是药起作用了。

听到声音,原本正在调试课件的卡米尔抬起头,看着上面揉着鼻子的埃米,一眼就发现被塞在床尾的被子,无奈道:

“盖好,捂着睡一觉。”

埃米扭头瞥了眼被踢到一边的薄被,微乎其微的轻哼一声表示明白,但心里却想的是反正床在上面卡米尔又看不见。

可惜他低估了卡米尔的执着。

“自觉点,别让我上去检查。”低沉的声音至下方传来,对方似乎早就料到他不会那么乖乖听话,此刻正站在那里,抱胸看着他,大有将这句话付诸实践的意思。

才不会就这样屈服,埃米在心里念叨着,顺带着为了表达自己的抗议,由原本趴着的姿势变为仰躺,闭眼假装休息,完全忽视下面的存在。

看到他这样,卡米尔轻笑,存了逗他的心思,便踩着最下面的横栏,假装就要上去。

这么明显的动静当然引起了埃米的注意,他连忙坐起,冲对方打手势,妥协道:

“停停停我会盖好被子的,不劳您动手!”

说罢,埃米拿过被子快速展开便乖乖躺好,整个人被薄被包裹,就露个头在外,诚恳的看着卡米尔,表示自己真的听话。

见状卡米尔也不再逗他,自然而然的从楼梯上退了下来,经过这么一闹就连他也觉得有点热,不过为了避免埃米感冒加重,就算如此也是不能开空调的。

“忍忍,这个时候不能再着凉。”这么说着,卡米尔瞥了眼手机,才发现不知不觉快到上课时间,他连忙收拾东西装好电脑,一切准备就绪,才拎着包冲埃米说道:“我去上课了,你好好睡一觉,想吃什么直接留言。”

“好,早点回来。”埃米应声,假装让自己显得毫不在乎,卡米尔看他这样还想说些什么,却又在开口前止住,打开门便准备离开。

埃米闭着眼静静听着下面的声响,房门打开的吱呀声,卡米尔拉书包的声音,手表扣扣紧的声响,终于整个屋子安静下来,再无任何声音。

“这下终于可以开空调了!”埃米猛然坐起,一把将被子掀起踢到一边,便急匆匆的扶着栏杆爬下,打算去开空调,却又在卧到栏杆时止住,想起他根本不知道空调遥控器在哪。

“......不会带走了吧?”埃米喃喃,联想到卡米尔的个性,这是极有可能的。

突然手机震动,埃米连忙拿起,却在下一刻顿住。

【不要偷偷开空调。】

“这真是......”埃米无语,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该怎么形容,大概就是一言难尽的感觉。

【好了带你去逛冰淇淋嘉年华。】

听起来挺心动的。

埃米暗道,随手给对方发了个已睡着的表情便不再看手机,谁让卡米尔上课有开飞行模式的习惯呢,反正短时间内对方是不会回复的。

现在该干些什么?

埃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或许是因为突然静下来的原因,此刻倒也不觉得有那么热,反倒是困意逐渐占据大脑,索性此时无事,埃米将手机朝枕下一塞,很快便迷迷糊糊陷入沉睡。

聒噪的蝉鸣自窗外响起,此起彼伏似乎要用生命唱响夏日赞歌,电扇仍旧转动着,被风带起的书页刷刷作响又很快停息,取而代之的是细微而平缓的呼吸声。

“滴。”

细微声响,转瞬即逝,埃米似乎睡得并不沉,他下意识皱眉,嘴里嘟囔着似是抱怨,翻了个身子将头蒙住,便再次睡去。

电扇嗡嗡作响,速度却不似之前,逐渐变慢直至停息,翻动的书页停止,就连窗外的蝉鸣也消失不见,好似为了让床上的青年好眠,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静谧。

对于夏日而言,这大概就是最为理想的午休环境了。


不得不说捂着被子睡觉对于感冒而言是非常有效的,尤其是在药物的作用下。

一觉醒来,埃米只觉得神清气爽,头也不痛身上也有了力气,要说唯一遗憾的便是鼻子还有点堵,不过这只是一点小问题。

“吃几顿药就好了。”埃米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又觉格外闷热,他下意识抬头果不其然发现了停止的电扇。

埃米一愣,连忙拿着手机下床,尝试着打开电扇,可惜一点动静也没有,仿佛时间被禁止一般。直到这时,埃米才真正可以确定——

很好,停电了。

难道不知道夏天停电是很严重的问题吗?!

埃米腹诽着瘫坐在凳子上,随意的瞥了眼手机,不足5%。

没办法,还是救手机要紧。

埃米四处翻找着,终于在角落发现充电宝,看着不断闪烁的蓝灯,又接着跑去卡米尔桌上,果然没有找到充电宝。

埃米沉默,一连串的事情不免让他有点烦躁,或许是因为找东西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心里因素,埃米只觉得莫名燥热,就连空气显得灼热,仿佛置身于烤炉之中。

也许是因为出了身汗?

这么想着,埃米再次看了眼手机,虽然不到热水供应时间,但这并不影响他去冲个凉水澡,毕竟在夏天冲凉可是极为舒服的。

然而当埃米站在淋浴房内看着一点一点向下滴水的喷头,突然感受到来自世界的恶意。

能够在一天内既停电又停水的,大概就只有我们学校了。

不用想,肯定又是哪里的水管被挖断,电线被刮断。

埃米无奈的叹了口气,再次回到寝室,他拿起手机,仅管只剩下3%的电量,但发条信息还是够的,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向卡米尔吐槽了。

然而老天却和他开了个玩笑。

“......”当埃米输完信息正打算点发送时,突如其来的黑屏让他一愣,转而又反应过来,暗骂一声,将手机丢进抽屉。

要不是理智阻止他,埃米可能真的要摔手机了。

“假手机。”

埃米无奈,只得不停的拿着本子扇风,可惜因为温度的原因就连扇过来的风都显得温热。

更热了。

埃米完全瘫倒在桌前,在这样一个停电停水又特别热的情况下,他实在是没办法,就连平日最为喜爱的吉他此时都不想去碰,口干舌燥,浑身上下都叫嚣着寻求冰凉。

'好了带你去逛冰淇淋嘉年华'

脑海里突然闪过,埃米立刻想到自己并不需要一直呆在寝室,只要赶在卡米尔下课前回来就行。想到这,埃米猛然站起,拿过钥匙捞上校园卡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寝室,朝着平日两人常去的咖啡厅前进。

很显然作为学校为数不多的供水系统外接的地方,在全校大面积停水的情况下,这家咖啡厅仍旧照常营业,埃米推开门,瞬间便被冷气包裹。

果然还是空调好,埃米这样想着,目光却被前台的优惠活动吸引,似乎是夏日特辑,这家店推出了三种新式口味的冰淇淋,而其中一种则是完全由芒果碎冰构成。

反正也不会耽搁太多时间。

这么想着,埃米便再也忍不住,刷卡付钱。

半响,埃米坐在角落心满意足的品尝着冰淇淋,感慨万分。

自己这一趟真是来对了。

细腻柔滑的冰淇淋配上香甜的芒果片,夹杂在两者之间的碎冰更是为这添上一丝冰凉,再加上芒果汁逐渐渗入冰淇淋,每一勺下去都是口感极佳的体验。

堪称一绝的新品。

埃米点评道,细细品尝,反正在有空调的咖啡厅内一时半会冰淇淋也不会化,他完全可以慢慢享受这美好。

当然如果是和卡米尔一起来就更好了。

不过这大概也得埃米完全好后才行,毕竟卡米尔既然连空调都坚持不开,非要等他病好,自然也不会想见到他在生病时吃这些。

所以还是不要告诉他了。

这么想着,埃米再次挖起一勺塞入嘴中,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舒爽起来,夏日过然还是和冰淇淋更配呢。

“叮铃~”风铃随着玻璃门推开而晃动,摆体互相撞击,发出清脆声响,咖啡厅内音乐逐渐响起,婉转悠扬倒是使人平静下来。

杯中的冰淇淋早已过半,部分融化开,浅浅的铺在底层,为了不使美味丢失,埃米只得加快速度,又或许是因为吃得太急,此刻埃米两手冰凉,甚至就连口腔内壁也因冻僵而麻木。

果然还是应该等病好了再吃,好容易才恢复了点,希望不会再次加重。

这么想着,埃米又放缓了速度,脑袋放空看着窗外发呆,手中勺子在小杯内/壁磨/蹭着,每次都只刮下一小点,送入口中。

不知道卡米尔现在在干什么。

肯定是在听讲,埃米无聊的想着,对方大概和平常一样,撑着脑袋低头,时不时在书上写下批注,时不时又在旁边的策划上修改几点,偶尔又站起回答问题,在得到教授精简凝练的评价后坐下,继续维持之前的状态。

按照往常的经验来看,每当这时总会有女同学窃窃私语,互相打探着关于卡米尔的消息。

不得不说,卡米尔还是很受欢迎的。

想到这,埃米撇了撇嘴,叹气。

音乐还在继续,却多了一份嘈杂与喧嚣,埃米回过神,不知何时咖啡厅里已经坐满了人,就连收银台此刻也已排成长队,外面人群熙熙攘攘,互相拥挤着朝同一方向前行,中途不断有人从人群中离开,进入四周的小店。

就算如此,人群却仍然没有减少反而更加庞大,显然是因为下午的课已经结束。

得回去了。

索性冰淇淋也融化的差不多,埃米便不再磨蹭,大口大口吃着,只想快速解决赶紧回寝室,不想这时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这个口味的比较甜。”

埃米抬头,果不其然发现卡米尔正坐在与他相隔不远的位置,同他一起的还有几个女生,他们拿着明显像是策划书的东西比划着,似乎是在讨论问题。又突然轰笑,看样子是对面的某个女生说了什么,大概率是关于卡米尔和旁边女生的,毕竟明显可以看出对面的三个女生是故意让他们坐在一起,而卡米尔旁边的女生揪着裙摆的手也说明了一切。

艳福不浅的家伙。

埃米低头,顿时觉得冰淇淋都变了味。

时间一点点流逝,冰淇淋也早已化为液体,在勺子的搅动下不断旋转着,冒出几个气泡,埃米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着,直到面前突然出现一杯冰淇淋。

埃米头也不抬,继续搅拌着,好似没有注意到对面的人,但是卡米尔明白埃米肯定知道是自己,只是暂时不想理他。

什么情况?

卡米尔瞥了眼已经见底的冰淇淋,思考片刻便立马想明白,对方这是在和他闹别扭,至于原因,卡米尔大概知道。

这可得解释一下。

“我们只是讨论课题。”

顺便再聊聊天谈谈情什么的。

埃米想到那个女生紧张的样子,腹诽着,没有作声。

见他这样,卡米尔摸了摸鼻子,无奈道:“她找我要联系方式,我没给。”

“哦。”埃米应声,气消了大半,但仍然装作没有影响的样子。

听到埃米的回答,卡米尔决定将这列为最不喜欢的聊天回答,没有之一。然而就算如此,此刻的问题却并不能得到解决,无奈之下,他只好换个话题。

“看样子感冒好了?”

“想吃可以给我发信息,我带回去。”

一提到这,埃米猛然想起之前的遭遇,这才抬头抱怨道:

“寝室停电停水,手机又没有电,充电宝也没有电,只能出来逛。”

“怪不得给你发信息你一直没回。”卡米尔连忙从包里翻出充电宝,讨好似的递给埃米,不想对方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十分尴尬。

“不好意思,没带手机。”

卡米尔尴尬的收回充电宝,空气一度陷入沉默,音乐悠扬缠绕在耳畔,周围的喧嚣逐渐平息,收银台前排着的长队终于到了尽头,咖啡厅又重新回到之前的宁静与安和。

突然卡米尔动了,他猛然站起,握着埃米的手在对方还没来得及挣扎前便就着对方的勺子在那杯冰淇淋上挖起一块,送入口中,慢慢品尝着。

末了还一本正经的评价道:

“味道还可以。”

“喂喂,你也不怕被我传染...”半响埃米才回过神来,他看着坐下的卡米尔无奈的嘟囔着,怎么也没有想到卡米尔会突然来这么一招,顿时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了。

“要是怕就让你带口罩了。”卡米尔回道,又拿起勺子在自己的那份上挖下一块,朝着埃米伸去,示意对方张嘴。

“别,两个大男人在咖啡厅互喂冰淇淋什么的可真羞耻。”埃米吐槽,扭过头去,显然是拒绝的。

见状卡米尔又坚持片刻,直到确定对方是真的不打算吃,才放弃似的收回手,正打算自己尝一下,不想却猛然被人抓住手腕,朝着对面拽去,整个人被这一拽几乎就要直接趴在桌上。

还好他反应快,用手撑住桌子,这才避免惨剧。

不过卡米尔此刻脑袋倒是一片空白,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好不容易回过神时,一切早已结束。卡米尔看着埃米,对方依然保持着低头状态,捧着自己给的那杯冰淇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如果忽略那红透的耳尖的话。

似乎是觉得对方一直盯着自己有点尴尬,又或是想要转移注意力,埃米轻咳一声,道:

“味道还不错,就是有点太甜了。”

听到这,卡米尔微微闪神,又挖起一勺放入嘴中,看着埃米轻笑。

“是有点甜。”

音乐终于停止,余音却久久不绝,细微私语自周围传来,无外乎是围绕着学业与游玩。而埃米和卡米尔则从最初的面对面变为并排坐着,看着卡米尔的手机搜索地图,商讨着过几天的游玩路线,偶尔出现分歧也以卡米尔妥协告终。

不得不说,停电停水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糟糕。

至于感冒,就更是小事了。

END

评论
热度(265)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