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拖堂

难以置信我竟然卡了两个月还没写到正题

怕给老师们丢脸就不放子博了以后再补后续

下一篇想试试童话唔

个人归档戳这里

-----------------------------------------------------


糟糕透了。


埃米看着手中的试卷发愁,右上角鲜红的数字明晃的刺眼,他反复翻看着试卷,最终只能感慨。


一向维持在及格线边缘的自己竟然也有失误的一天。


我果然不擅长数学呢。


埃米叹气,他望向四周,大部分同学都已经拿到了试卷,学霸们互相比较着,探讨着彼此的不足,学渣们一如既往拿到试卷看也不看便塞进抽屉,要么继续睡觉,要么玩着手机,而像埃米这样的学酥——


只能互相安慰了。


“喂衰仔,我这回进步了耶,果然本小姐只要好好学就能学会......诶?”


“怎么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考了多少分啊?”


前排的艾比扭过头,正得意洋洋的向埃米炫耀着自己的进步,不想半天也没听到自家弟弟的回应,这才停下来,顺手将对方的试卷抽走。


“额,老弟你这还真是......”


艾比拿着试卷微顿,仔细想了想,又继续道:


“真可惜呀,就差一点点就及格了~”


看那语气,似乎还带着点幸灾乐祸。


“是啊是啊,没啥好看的啦。”


埃米无奈,从艾比手中拿回试卷,顺手夹进书里,换上英语书假装翻看着,从文段到语法,再从语法到单词,如此往复。


看到他这样,艾比摸着下巴思考着,突然想到什么,又开口道:


“要不让卡米尔教教你?听安莉洁说他这次似乎又是第一呢。”


“不要。”


埃米想也不想直接答道,果不其然引起自家老姐的疑惑。


“诶为什么,放着好端端的学霸在身边不用。”艾比一手拿着铅笔,一下一下敲击桌面,另一只手则撑着脑袋,提醒道:“衰仔你不会是忘记了吧?”


“不及格的话可是要被老师叫去课后辅导的哦~”


果不其然看到面前的埃米突然弹起,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等等,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班有这规矩?!”


埃米震惊,然而在艾比提到辅导时便想起来,考试时老师似乎确实这么说过来着,但是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会不及格,毕竟无论题目简单还是困难,大家的分数是高还是低,他永远都是那个分数,刚过及格线,稳当得很。


可惜人生难免会有点意外。


“埃米,等会放学了在教室等老班,他会过来给你们讲试卷。”


数学课代表手里拿着一叠习题册路过,朝埃米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又离开去通知下一个人,得到消息的埃米望着艾比,在对方同情的目光下直接瘫在桌上。


“今天和卡米尔约好了要去吃甜点的......”这下可好,直接去不成了。


埃米腹诽着,殊不知卡米尔也同样遇上了麻烦。



还在讲。


卡米尔面无表情的看着写满密密麻麻公式的黑板,心思却早已不知跑到哪里,当然在老师的眼中他仍是那个认真听讲的好学生。


今天本来是卡米尔最期待的一天,因为难得是语文晚自习,要知道语文老师是六科老师中最看重时间的老师,无论是否正在讲课,只要下课铃响起便会立刻停止,从不拖堂,准点下课,正因如此也深受同学们的喜爱。


当然重点不是这个,而是这难得一见的早放学对他的重要性。


按理说今天理应是他和埃米约定的'甜点日',两人早在开学时便约定好,每周这一天放学一起去吃蛋糕,不管谁先放学,都要去对方教室门口等着。


为此,他们还定下了一个伟大的目标,那就是在毕业前吃遍这条街上的所有甜点。


然而就他们现在的速度,大半学期过去了,才刚刚把街上的咖啡厅吃了个大半,而这仅占这条街的一小部分。


总之,这确实是个伟大的目标,卡米尔甚至担心他们根本完不成。


尤其是时不时还会出现意外情况,就像现在。


想到这,卡米尔叹气,继续保持着走神状态,老实说他完全没有想到数学老师竟然会以上课某个例题没讲会影响到晚上作业为由,在其他班的学生哄闹着回寝室时,他们班还必须在这里听他讲课。


“很显然AE比AF就等于......”


还没讲完。


卡米尔沉默,对于有着良好预习习惯的他来说,虽说第一次做废了点时间,但好歹已经做出来,在老师讲到一半时他就已经确认自己和老师是同一种方法。


故此,不听也罢。


卡米尔看了眼手机,时间已经很晚了,他思考片刻,确定距离老师完全讲完还需要一段时间后,便给埃米发了条短信。


【卡米尔:老师拖堂,你先回去。】


想了想,还是加上一句。


【不用等我。】


待看到发送成功的提示后,卡米尔合上手机,放进兜里,光明正大的拿出物理书开始复习,仅管他坐在第一排,老师也只是瞅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学霸的优待,卡米尔暗想。


突然震感隔着衣服传来,卡米尔瞥了眼老师,确认对方并没有注意自己后便拿出手机,低头快速看了一眼。


【埃米:我还在学校】


卡米尔愣住,连忙朝窗外看去,然而并没有看到期待中的身影,这时埃米又发来一条信息。


【埃米:被老师留校了】


卡米尔手指一顿,又立刻恢复。


【卡米尔:为什么】


【埃米:没考好呗】


卡米尔沉默,因为分科的原因,他和埃米班级不同,好在学校的环形结构设计使得两人的教室正对着彼此,而卡米尔又恰好坐在窗边,只要稍微直起身,便可看到对方的教室。


因此,当他直起身假装听讲实则望着窗外时,果不其然看到对面教室的讲台上,埃米的班主任正拿着试卷比划着,时不时在黑板上书写,而教室里确实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人。


可惜看不到埃米。


卡米尔遗憾,谁让埃米班级有着一周一次位置轮换的习惯呢,估计这一次的位置正好被墙遮住。


没办法,就算是他也不能干涉其他班级的教学。


想到这,卡米尔再次叹气。


“今晚的作业还是67-73面,请大家认真完成。”


似乎讲完了。


随着作业的公布,同学们纷纷吵闹着,感叹终于可以回寝,陆陆续续的从卡米尔面前经过,偶尔也有几个关系稍好的同学向着卡米尔打招呼。


“学霸,一起走?”这是喜欢日常调侃的某同学,和卡米尔关系还算不错。


因此,卡米尔便回道:“不了,我等个人。”


对方看着卡米尔频频看向窗外,顿时心里明了,也不再坚持,寒暄几句便勾着旁边同学的脖子往外走。


这下教室可就没人了。


卡米尔收好书包,将凳子移到桌下便拎着包离开教室,然而他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直接下楼梯,反而穿过长廊往对面走去,悄无声息的在教室后门站定,透过最后一个窗户朝里看着,视线锁定埃米。


对方时不时的朝右张望着,手中的笔不断转动,偶尔过急掉落在地,埃米也能趁老师转身时快速弯腰捡起,继续转笔。


小动作还蛮多。


卡米尔不自觉嘴角微扬,尤其是看着那一小撮翘起的呆毛随着对方的动作不断晃动,不知怎的莫名觉得可爱。


这是事实,埃米确实很可爱。


卡米尔突然想起曾经,那同样是一个拖堂的日子。


不同的是卡米尔才认识埃米不久。



笔尖与纸张摩挲发出细微声响,落日余晖透过帘布,直勾勾的打在桌上,操场上人群嬉闹,放课后的校园总是这样喧嚣,卡米尔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其他人都在紧张写题时,他却在光明正大的发呆。


老师不断转悠着,偶尔瞥过卡米尔这里发现他引以为傲的学生正发着呆,便假装经过打算提醒,又在看到对方工整的写满答案的试卷时满意的离开。


卡米尔显然知道老师的想法,但是没办法,谁让老师规定不允许提前交卷呢,他总不可能现场拿本作业出来做。


所以发呆是在所难免的。


卡米尔又将窗户向外打开少许,感受到阵阵微风拂过,脸上微凉,倦意才逐渐消退,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喧闹的操场终于平静,只余零星几个踢球的学生,不一会就被巡逻的老师赶走,卡米尔在心里叹气,再次检查试卷,所作的无外乎就是给每道题又加上一句综上所述。


“距离收卷还有三十分钟,好好检查,没有写完的同学赶快写。”


这样就好了。


卡米尔收好笔盒,桌上仅放一张试卷,本打算趴在桌上小憩,却不想偶然间的一瞥让他看见了那个人——


埃米。


对方似乎并不想让任何人发现,四处张望着确定没有人在周围才放心抱着吉他坐下,挎包随意的搁在一旁,埃米略带迟疑的抚上琴弦,半响指尖微动,清丽的弦音响起,从最初的平缓逐渐转为欢快,为平静的校园添上一份活力与生气。


卡米尔意识到自己这个室友每天晚归的原因,他记得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对方曾问过自己,房间隔音效果如何,也记得在听到自己回答后对方抿嘴沉默,低头思索的样子。

这么看来,一切都很明显了。


...意外是个温柔的人呢。


“喂,似乎有什么声音?”


“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蛮好听的。”


“哇——好想看一下是谁在弹。”


耳边传来窃窃私语,很明显已经有人听到声音,开始低声询问,同学们逐渐躁动起来,直到老师轻咳出声警告,同学们这才重新安静下来。


然而耳边的声音也随之消失,卡米尔望过去,却发现对方只是放下吉他,从书包里拿出纸笔开始写东西,不一会便又重头弹起。

虽然卡米尔并不是很懂所谓的音律,但他知道曲子和刚刚不一样了。


卡米尔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埃米,看着对方低头弹奏,时不时停下记录,偶尔在某一处卡住时便会下意识拿着笔戳着脸颊,薄唇一张一合似在自言自语,有所突破时又会露出欣喜的表情,满意的点头再将曲子从头弹起。

好可爱。


脑海里突然闪过,甚至连卡米尔自己都被吓到,但他又确实找不出第二个词语来形容。

他看着对方不断修改着这个曲子,反复弹奏着,丝毫不见疲惫,直到终于一曲下来没有一次中断才停下来,将谱子整理好放进书包,收好吉他后才起身伸了个懒腰,又放下胳膊揉起肩膀。


然而就在这时,埃米突然抬头,两人视线相撞,彼此都是一愣。


半响埃米先回过神来,脸瞬间就变得通红,他僵着身子抬起手朝卡米尔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不等卡米尔反应便立刻背上吉他,抓起挎包就跑。


这大概是卡米尔认识埃米以来,对方跑得最快的一次了。


卡米尔看着埃米的背影,这才回过神来,手下意识捂着嘴,仿佛要掩饰什么,然而微红的耳尖早已暴露一切。


大约从那个时候起,自己便开始注意对方,越陷越深。


直至完全沦陷。


想到这卡米尔下意识摸了下脸颊,微烫。

 


桌椅划过地面,响声刺耳,原本安静的教室变得嘈杂,卡米尔连忙甩头,企图使自己冷静下来,教室里动作稍快的同学已经背上书包,只等老师离开便可立刻起身,而埃米则早已将卷子连同书本一股脑塞进书包,此刻正与外层的拉链奋斗着,折腾半天都没能将绞进拉链的边线拽出。


眼看老师已经离开,周围的同学都迫不及待的冲出教室,埃米终于放过可怜的拉链,自暴自弃似的捞起书包便朝教室外奔去,边跑边按着手机,卡米尔看着不断上下颠簸的挎包,无奈的叹了口气。


也不担心书会掉出来。


正腹诽着,下一刻口袋便突然震动起来,卡米尔拿出手机,一条消息随之弹出。


【埃米:老班终于讲完了,你现在在哪?】


看到这,卡米尔嘴角微扬,将手机放回兜里,又将丝巾朝上拉了拉,脚下微动,悄悄站在墙的另一侧,视线紧紧盯着埃米,待对方跑过时,便突然伸手拽住对方。


显然这一拽把埃米吓了一跳,手中的手机险些就这样甩出去,他连忙稳住身子,略带不满的冲着对方说:


“不好意思我赶时间,有什么事明天再......咦卡米尔?!”话还未说完,便硬生生止住,转为惊喜。


“跑这么急也不怕撞到人。”卡米尔微笑,虽然幅度很小,但埃米就是看得出来,并且心情似乎还挺好的样子。


是因为什么事?


埃米费解,他想了想,肯定不是因为成功吓自己一跳,毕竟卡米尔不是那么无聊的人,大概是有其他原因。


埃米胡思乱想着,嘴上却回道:


“早都放学了哪会撞到人?”


又瞥了眼手机,才发觉时间已经这么晚,他抬起头望着不远处,染红的天际逐渐暗淡,余晖微弱,校园里零星几个学生慢悠悠的走着,另一边打球的学生也已结束,此刻正坐在边上喝水,看样子似乎也打算离开。


这个时间点那家店肯定关门了。


显然卡米尔也想到这一点,他看着埃米低头抿嘴,顿时明白对方的想法,思索片刻才下定决心,无奈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解锁。


半响没有得到卡米尔的回应,埃米这才抬起头,却发现对方正按着手机,屏幕上一条又一条消息弹出,隐约看到蛋糕两字,可惜当埃米张望着想要仔细看一下时,卡米尔却猛然将手机收起,一脸神秘的告诉他:


“等会你就知道了。”


埃米轻声嘟囔,也不再追问,话题一转便开始向卡米尔吐槽自家班主任是多么敬业,若是下次考不好就要完蛋等等。


两人就这样慢慢晃悠着,终于下了楼,不远处的操场上零星几个学生快步行走着,就连之前一直打球的学生也正搭着衣服朝门口跑去,在保安大叔的吆喝下离开。


刚开始埃米还没反应,直到他看见保安大叔开始拉铁门,这才猛然醒悟,一把拽过卡米尔就开始跑。


“快跑!要锁门了——”


只是提前拉门而已,卡米尔无奈的拽住几乎就要拖地的挎包,正想开口又猛然想到那一天,对方也是这身装扮,微红着脸,从自己的视线逃开。


记忆与现实重合,手腕接触的地方温热,如电流般顺着胳膊向上,直至心脏,那里怦怦作响快速跳动着,仿佛要跳出来一样。


太快了。


莫名的卡米尔闭上眼,平缓着呼吸,试图平静下来,再次睁开便已恢复如初,好似刚才的一切不曾发生。


半响,卡米尔才开口道:


“太慢了。”


听到声音,埃米下意识回头,手却被卡米尔挣脱开,他瞳孔微缩正要询问,还未收回的手便被温暖包裹,整个人也由原先的主动变为被动,被对方拉着朝校门跑去。


埃米眨了眨眼睛,看着卡米尔的背影出神,猛然瞥见对方微红的耳尖,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禁轻笑出声。


“这样确实快一点。”


埃米手上微动反握住对方,两人从保安面前跑过,丝毫不在乎对方有什么反应,直到跑出很远才减缓速度,变为慢慢行走。


然而就算如此,两人依旧维持着十指相扣的状态,似乎没有注意到这样会有多么奇怪,互相分享着近日趣闻,虽然大多数是埃米在讲,卡米尔听。


偶尔这样似乎也挺好。


这么想着,埃米生起捉弄的心思,指尖在对方手背上轻轻摩挲,果不其然感觉对方身体微顿,笑意便更深了。


而卡米尔则轻咳一声,瞥了眼忍笑的埃米,无奈叹气道:


“埃米。”


“嗯?”


“等会我帮你补补数学。”


“...卡哥我错了。”


END

 

评论(2)
热度(189)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