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冬日序曲

卡埃两千tag祝贺!

是个小短篇贺文

个人归档戳这里

-------------------------------------

冬日,寒冷。


埃米哆嗦着站在寝室门口,艰难的在包里翻找着,身上只穿着一件薄毛衣,鼻子被风吹的通红。


半响才找到钥匙,开门。


“冷死我了,还好听你的加了条围巾。”


“你都不知道外面风有多大,老姐还穿个裙子,害得我只能把外套给她。”


刚打开门,埃米便立刻窜了进来,吐槽着这见鬼的天气,顺便将买回来的小蛋糕放在桌上,卸下吉他,连围巾都没有取便直接跑去空调面前取暖,半响才感觉到身上逐渐有了暖意,感叹道:“空调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


“你说对不对,卡米尔?”


半响没有回应,埃米疑惑的回过头来,这才发现以往一直习惯待在客厅的卡米尔并不在这里。


奇了怪了。


埃米取下围巾挂在一边,再次环顾四周,确定卡米尔真的不在客厅,便跑到书房,仍然没有对方的影子。


“不应该啊,按道理这个时间点应该在的...”埃米嘟囔着朝对方房间走去,如往常一样房门紧闭,埃米想了想决定先敲门试试。


然而当他刚敲第一声,门便自己打开,这着实吓了埃米一跳,尤其是里面还黑漆漆的,没有一丝亮光。


联想到卡米尔近日的状况,埃米顿时有了猜测,又返回客厅从包里拿出手机,也不开手电筒,只是单纯借着屏幕亮光,这才放轻脚步朝床边走去。


这不是埃米第一次来卡米尔的房间,就和卡米尔平日的表现一样,对方的房间只能用干净来形容,各个物品摆放整齐,有条有理的待在他们应在的位置,甚至连装饰品也少的可怜,就连那唯一的一个抱枕还是对方生日时自己所送。


当然绝不是因为对方不受欢迎,恰恰相反,作为卡米尔的同居人,埃米是真切能够体会到什么叫做羡慕嫉妒,比如说...


三天两头的聚餐邀请,各种交友请求,甚至还有人专程托埃米给对方送礼物,谁让自己这个室友从来都不收其他人的礼物呢。


不过值得让人高兴的是,尽管成为室友不过两个月,但对方从未刻意注意这些,换句话说对方从未表现出防备的姿态,房间的门就算平常关着也不会上锁,这还是埃米前几天才发现的。


不管怎么说,明白自己是被信任的这一点还是让埃米很开心的。


当然一码归一码,总是翻出暑假的事情来打趣什么的还是不能忍。


想到这埃米无奈的叹了口气,谁能想到那次游戏惩罚的另一人会和自己上同一个大学,并且还成为了室友。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世界其实很小吗?


埃米走到床边,果不其然看见床上那个裹着被子缩成一团的人,对方面朝墙壁蜷缩着,连脑袋也埋在被子里,只留一点缝隙。


看到他这样,埃米突然想起安哥家的那只小猫,或许是因为小时营养没跟上,尽管在安迷修的照顾下已经好上许多,但仍然非常怕冷,刚入秋就已受不住寒冷,只要家中不开空调便到躲到床上,面朝着墙壁窝成一团,身子微微起伏,偶尔还能听到细微呼吸声。


前提是房间足够安静。


那姿势就和现在的卡米尔一模一样,如果有机会的话埃米倒是挺想让卡米尔与小猫见上一面,想必那场面应该会非常有趣,一起窝在床上什么的,当自己掀起被子时,一人一猫便会惊醒,在看清来者后又迷茫的窝回去,嘟囔着再睡一会。


没准还会同时打个哈欠。


想到这埃米轻笑,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放弃叫醒对方,又轻手轻脚的朝门走去,敛声屏气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以防吵醒对方。


直到完全离开房间,埃米才长呼一口气,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客厅早已温暖,再穿着毛衣就显得略微有点热,因此埃米便跑回自己房间,换上睡衣,又索性无事可做便选了部评价还可以的电影看。


没放多久埃米便已失了兴致,当然这也不能怪他,谁让这片子实在是太无聊,无聊到埃米全程边打哈欠边吐槽,从剧情到人物再到背景音乐,到了最后埃米几乎没有任何感想,就那样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因此,当卡米尔揉着太阳穴从房间出来时,埃米抱着靠枕睡得正熟,整个人完全陷进沙发里。


余光瞥过餐桌,两份相同的杯状蛋糕放在上面,卡米尔这才想起自己睡觉前给对方发了消息,看这样子大概是自己想要的口味又卖光了。


意料之中。


卡米尔端着蛋糕坐下,用勺子一点一点挖着,湿滑的芒果带着清香,尽管在开着空调的客厅放了有一段时间却仍保留着属于冬日的冰凉,刚入口便顺着味蕾触动神经,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意外的味道不错。


卡米尔默默点评,面前放着的电影早已过半,然而就算错过许多,卡米尔也能从些微细节推断前面情节,又是一部老套的爱情故事,关于机器人与人类的爱情。


怪不得能让埃米看睡着。


卡米尔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又瞥了眼埃米,对方似乎睡得正熟,胸膛缓缓起伏,薄唇微张,细微呼吸声响起。


不自觉的他便想起了不久前的暑假,对方略带不好意思的向自己解释原因,请求帮助他完成惩罚要求,卡米尔本可以拒绝却不知为何在视线相撞时突然改变主意,选择了同意。


想起埃米小心翼翼靠近自己的样子,两人的距离逐渐缩小,几乎就要碰到一起时止住。想起对方微红着脸询问自己能否闭上眼睛,眼神躲闪着几乎不敢看自己,害得就连很少脸红的自己也跟着脸上发烫起来。


想起那个如蜻蜓点水般的吻,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两人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却做着大概只有恋人才会做的事情。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


这么想着,卡米尔眼神微暗,看着埃米出神,蛋糕早在回忆中途便被放下,他抬起手,朝着对方伸去。


“唔......”


没想到的是,就在手指几乎碰到嘴唇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出声,吓得卡米尔连忙收回,端起蛋糕假装看电影,不想对方却只是翻了个身子,紧紧挨着沙发里侧,便又继续睡去。


半响,确定埃米不会醒来,卡米尔才长出一口气,他放下杯子重新看向埃米,对方似乎睡得很不踏实,眉头紧皱,细密汗水打湿额发,一只手紧紧攥着靠枕,另一只手抬起,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大约是做噩梦了。


见状卡米尔伸出手,指尖刚与对方接触便被握住,痛感顺着胳膊向上刺激神经,力道之大让卡米尔怀疑对方究竟梦见了什么才会有这么大反应,就算他想要挣脱也没有办法。


卡米尔微微皱眉刚想开口喊醒对方,不想下一刻却被对方无意识的呢喃止住。


“卡米尔......”


卡米尔愣住,瞪大眼睛看着对方,片刻才恢复过来,轻拍对方的肩膀,安抚道:


“我在。”


原本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或许是自己的动作有了作用,又或许是自己的话,总之卡米尔能明显感觉到埃米的手缓慢松开,便反握住对方,直到对方呼吸终于平稳,才慢慢扶起埃米,让对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上,确保对方不会难受,这才拽过一旁的毛毯盖在两人身上。


反正开着空调,不用担心会冷,而且这里也比房间要暖和许多。


或许自己冬天可以搬到客厅来睡。


就是不知道埃米会有什么反应,大概会反对吧。


这么想着,卡米尔嘴角微扬,微微动身寻找着舒服的姿势,慢慢闭上眼睛。


没过多久意识便逐渐消失,陷入沉睡。

 

END

评论(6)
热度(130)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