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某一日

我们的目标是甜到蛀牙:

大概是交往后的小故事
----------------------------------------

午后阳光透过薄纱,或许是阳光太过刺眼,又或许是街边的人群太过吵闹,床上的青年睫毛微颤,不一会便睁开眼睛,如夜般深邃的蓝色涌出,带着刚睡醒的茫然。

卡米尔微微晃神,下意识朝身旁摸去。

一片冰凉。

昏沉的脑袋顿时清醒,因为熬夜过度而隐隐抽动的神经不断刺激大脑,卡米尔起身,揉了揉太阳穴,企图用这种方法来减少疼痛。

可惜只是徒劳。

痛感不断刺激神经,原本灵敏的大脑也变得迟缓,卡米尔看着身旁的凹陷,视线紧紧盯着那里,思考着埃米究竟何时醒来,又何时离开。

大概就在刚刚?

卡米尔皱眉,半响才长叹一口气,磨蹭着从床上起来,打开柜子选了一套舒适的衬衫和长裤换上,随意的梳理着头发,直到翘起的发梢终于平展,卡米尔这才开始洗漱。

待一切整顿完毕,卡米尔如往常一样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起手机。

没有任何消息。

又是这样。

卡米尔眯眼,老实说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第一次。

近日无论是早晨起床还是下午出门甚至是晚上回寝,两人总是完美错开时间,就连这次的午休,还是卡米尔强行将人堵在门口,才得到的短暂的机会。

当然卡米尔也并非没有问过埃米,只是对方的理由实在太过合理,合理到卡米尔无话可说。期末来临本就有诸多繁杂的学业考试,再加上元旦晚会的节目演排,光是这两样日子就已经足够充实,更不用提其他琐事。

众多因素叠加,埃米自然变得忙碌。

然而就算如此,留个信息或是字条的时间也总该有吧,像这样几乎没有任何交流的情况,若说没有几分故意卡米尔是不信的,再与之前的情况相对比,卡米尔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埃米在躲他。

想到这,卡米尔感觉心里闷闷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然而卡米尔不知道的是,埃米并非躲他,只是单纯的意外罢了。

甚至就连埃米也在为此苦恼。


“好,保持这个状态,先休息一下。”

刚得到指示,早已疲惫不堪的众人便立刻搁下手中的乐器,连忙寻几处空地,东倒西歪的相互倚靠着喝水聊天,所说内容无外乎是最近的新闻报道娱乐八卦等。

而埃米呢,则随便找了个无人的角落,靠着墙壁大口喝着水,待冰凉的液体顺着喉管滑下,才觉得喉咙稍微好受一些。

“话说回来,卡米尔应该已经醒了吧……”

埃米自言自语的嘟囔着,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来回拖动着,一会点开空间一会又点开消息,到最后索性不再纠结,直接调到和卡米尔的对话框。

那里他们最后一次交谈的消息记录仍然保留着。

然而却是五天前。

埃米指尖微顿,他看着屏幕上的对话思考着,半响才下定决心,指尖快速在屏幕上点击着,不一会便洋洋洒洒写下一大段话。

好就是这样。

埃米默默给自己点赞,手指却在按下发送前顿住,他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将其删去,改为简单的几句话。

然而正当埃米刚想点击发送时,耳边却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吓得他连忙关上手机。

“衰仔,一个人鬼鬼祟祟搞什么呢?”

埃米显然被吓了一跳,直接从杂物箱上蹦起来,待看清来者后又猛然反应过来,叹气道:“是老姐啊。”

“干啥呢,神神秘秘的。”艾比好奇的想要去拿手机,不想埃米直接避开,将屏幕倒扣在大腿上,惹得艾比直接道:“还敢不听你姐话了?”

“没干啥啊,就是刷刷朋友圈看看新闻。”

埃米解释道,不想艾比根本不吃他这一套,拖着胳膊看着他,看那架势颇有分不解释清楚不罢手的样子。

埃米没法,他熟知自家老姐固执的个性,索性也不再坚持,指尖在屏幕上划过,又点击几下,快速将关于某人的消息删除,这才无奈的将手机交给艾比。

“这才对嘛。”艾比满意的接过手机,大致翻了翻,没发现什么异常,她疑惑的盯着埃米,企图从对方脸上看出些什么。

埃米叹了口气,任由自家老姐打量,甚至还露出一个极为无辜的表情。

“先放你一马,要被我发现你又在和那小子聊天。”

“那你可就完了。”

埃米连忙摆手示意自己明白,又在艾比背着他时撇了撇嘴,刚想抱怨几句,不想对方又突然回头,吓得埃米只得掩饰的微笑。

终于送走了艾比,埃米长呼一口气,刚放下心来想要继续刷刷手机,顺带着给卡米尔发条信息,不想开始训练的命令响起,埃米只得瞥了眼手机,犹豫片刻,终归还是没能将消息发出。

等休息了再吧。

埃米这么想着,殊不知这一耽搁,便又是整个下午。

甚至就连晚上也找不到机会。


是夜,一片静谧。

古旧时钟不断摆动,一下一下敲打着卡米尔的心。

卡米尔就这样静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发呆,本应今日解决的小程序也因主编者的分心而耽搁。

若放在平常,卡米尔早该进行最后的程序调试,说不定根本不会拖到晚上,而不是此刻屏幕上刚刚起头的几行代码。

话虽如此,卡米尔却没有任何想要补救的举动,依然抱着电脑出神,每隔一小会便会拿起手机,面无表情的翻看着消息记录,待发现仍旧什么都没有后又再次放下,继续发呆。

眼见午夜将至,紧闭的大门却仍然毫无动静,卡米尔垂眸,看着手机上'暂无消息'的字样不语。

原来埃米总是这么晚回来吗?

因为黑暗的原因,屏幕格外刺眼,卡米尔毫不在意,深蓝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屏幕。最终却只是叹了口气,放下电脑转而变为随意的仰躺在沙发上,回想着他与埃米的初次相遇。

那可真是一场意外相遇,若要卡米尔用一个词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命运。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

对卡米尔而言,夏天却并非像其他人所说的那样难耐,相反倒是极为舒适,一件薄衫一条长裤,再搭上一条薄薄的围巾,整个夏天便这样过去。

虽说因为围巾的缘故出门在外总有那么些好奇的人,视线时不时往自己身上飘,但卡米尔知道对方并非恶意。

只是单纯好奇罢了。

反正对卡米尔而言这些并不重要,自己舒服才是要事。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着,视线在街上的人群中来回扫视,耳边音乐悠扬,时而舒缓时而欢快,简单曲调虽不似流行乐那般富有变化,却仍旧保留着传统轻音乐的灵动,倒也不失为一种韵味。

然而不经意间的一瞥却让卡米尔发现了那个人。

不得不说那个人其实长得很清秀,看起来就非常好相处,简单的蓝白色衬衫配上浅色短裤,在这样炎热的夏天看起来倒是格外清爽。

对方似乎是跟着同伴一起,却独自一人走在人群最后,看着吵闹的同伴们微笑,偶尔脱离队伍也只是去买饮品,待人群终于发现想要寻找时,对方又提着一大袋饮料出现,果不其然得到众人的欢呼。

如果硬要说的话,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么想着卡米尔便打算收回视线,不想下一刻却突然与蓝色相撞。

那是剔透的仿佛不含一丝杂质的蓝,明亮却又柔和,此刻正带着疑惑与惊讶,看着卡米尔。对方似乎没想到一直注意他的人会是这样一个在夏天也戴着围巾的怪人,却并没有恼怒,只是歪了歪脑袋思索着,片刻才朝卡米尔露出一个笑容,算是打招呼。

卡米尔下意识愣住,很显然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突然抓包,好在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冲着对方点了点头尴尬回应。

这很难想象,两个完全不相识的人会这样隔着街道互相对视着,就好似熟知许久的老朋友一般,通过视线交流着彼此,尽管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

然而卡米尔却并不讨厌,反而有那么一点开心,这很不对劲。

大约是魔怔了,卡米尔想。

“请您慢用。”

不想服务生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卡米尔只得收回视线,扭过头轻声道谢,待他再次想要寻找对方时,却再也无法找到那抹蓝色,只得作罢。

卡米尔莫名感到烦躁,他下意识拉了拉围巾,却又在看到面前的千层蛋糕后,逐渐回归平静。

恰到好处的奶油香气伴随着淡淡芒果清香交织缠绕在鼻尖,仿佛无声的邀请,勾起人的食欲。

卡米尔拿起叉子,轻轻在蛋糕边缘切下一下块,放入嘴中。

甜腻刺激着味蕾,又因芒果的清爽而中和,只剩下淡淡的香甜与果肉清香,再配上细碎柔软的蛋糕,仿佛一场绝妙的味觉盛宴,让人忍不住感叹。

果然,还是甜点比较合自己胃口。

卡米尔暗叹,安静的环境正适合享受这份美味,不想下一刻小小的咖啡厅便迎来了它的第二个顾客——一群吵闹的家伙们。

似乎是已在外玩闹许久,刚走进门对方便叽叽喳喳吵闹起来,感慨着天气的炎热,一群人拥挤着朝咖啡厅深处走去,最终选定了空调前的一个圆桌,坐下。

这下终于安静了。

卡米尔叹气,这才收拾好心情准备享受美味,不想那边却突然吵闹起来,就好像在起哄似的,他抬起头,果不其然看到被众人围着的两人。

两人面对面坐着,手中拿着纸牌,青年犹豫着伸出手在几张牌中挑选着,最终选中其中一张,待看清牌上花纹后又长舒一口气,笑着将手中的牌放在身后快速交换,又得意洋洋的拿出,示意对方抽卡。

很显然,这个青年就是刚刚卡米尔所见的那个人。

原来是走到了这里,怪不得自己没有找到。

这么想着,卡米尔下意识放下手中的叉子,视线紧紧的盯着对方,看着青年因紧张而下意识抿嘴,又因躲过一场而长呼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切着牌,就好像这样就能让对面的女生避开那张决定胜负的牌似的。

直到最后众人欢呼。

很显然,青年似乎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好的运气,对面的女生得意洋洋的将手中的牌抽出放下,仅留一张摊开向青年示意,后者则瞪着对方,最终还是无奈拿过。

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卡米尔轻笑,尤其是在看到对方耷拉着脑袋,看着对面仍在不断挑衅的女生,咬牙切齿却又无奈的样子,笑意便更深了。

接下来大概就是惩罚时间,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着。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下一刻青年却突然回头,待看到是自己时愣住,嘴里嘟囔着,似乎是在抱怨,片刻又在同伴的催促下无奈起身,朝着卡米尔这边走来。

卡米尔连忙收敛笑意,装作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低头看着面前的千层,直到对方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才抬头。

“那个,能打扰几分钟吗?”

不错的声音,卡米尔在心里评价道,并没有开口。

埃米无奈,尽管卡米尔仍旧面无表情,但他敢保证对方肯定是故意的,没准还在心里偷笑,然而就算如此,他也只能一本正经的陪着对方演下去。

“我玩游戏输了,所以...能不能请您配合一下。”

卡米尔抬眸,视线越过埃米看向不远处拿着手机的人群,又瞥了眼无奈站着的埃米,这才开口道:“好。”

我还没说是什么惩罚呢。

埃米腹诽着,犹豫着是否要打退堂鼓,不想卡米尔却已替他做了决定——整个人朝内里挪了挪。

事已至此,埃米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下,他能听到身后同学们的起哄声,感觉脸上都开始发烫。

他看着卡米尔,半响才下定决心,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几乎就要贴在一起。

卡米尔显然也意识到了埃米的惩罚究竟是什么,却并没有阻止,反而眉毛微扬,视线紧紧的盯着埃米,看起来倒是没有任何紧张的样子。

然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此刻心跳得是有多快,噗通噗通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你能...闭上眼吗?这样我有点尴尬。”或许是因为卡米尔视线太过炙热,埃米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卡米尔盯着埃米,片刻才妥协似的闭上了眼,他能感觉到来自少年的温热气息,这种感觉很奇怪,是过去的十多年里从未拥有过的感觉。

但是他知道自己并不排斥。

突然,脸颊传来柔软的触感,浅尝即止,如蜻蜓点水般快速拂过,卡米尔猛然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对方落荒而逃的背影,以及——

变得通红的耳尖。


想到这卡米尔不自觉轻笑,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未来便已注定,虽然晚了几年但至少还是走到了一起。

当然,如果能再亲近点就好了。

这么想着,卡米尔再次瞥了眼手机。

仍然没有任何消息。

或许是因为近日太过劳累,又或许是真的被事情所困扰,卡米尔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他强忍着睡意,企图保持清醒,不料大脑却违背其意愿,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意识便已经逐渐远去。

古旧时钟仍在摆动着,一点一点在屋子里回响着,倒是更显静谧。

时间慢慢流逝,不知过了多久,紧闭的大门终于有了动静。

“啪嗒。”

本就浅眠的卡米尔顿时被轻响吵醒,他睁开眼,借着门外透过的光亮,果不其然看到蹑手蹑脚推门而入的埃米。

对方微微哈气,试图将手中的寒气驱散,又像是自言自语似的抱怨着夜晚的寒冷。

下一刻却又突然止住,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带着整个人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缓慢,就好像怕吵醒某人似的。

估计是看到他了,卡米尔想。

细微声响在耳边回响着,卡米尔没有睁眼,直到身上被柔软盖住,这才睁开眼睛,却只看到埃米的背影,他下意识伸出手,从后环住对方。

丝毫没有察觉的埃米正捧着电脑寻找着合适的放置位置,不想腰上却突然被人环住,整个人被大力向后拽去,直接落入对方怀中。

埃米显然没有想到原本熟睡的人会突然袭击,整个人顿时愣在那里,连带着手中的电脑也差点就那样掉在地上。

好在多年来练就的手速和反应力在最后一刻及时拯救了它。

埃米连忙检查手中的笔记本,确定没有碰到或是撞到什么后,这才叹了口气,抱怨道:“卡米尔,差点就摔坏了。”

“坏了就换个新的。”卡米尔闷声道,整个人埋在埃米脖颈间,呼出的气息打在对方皮肤上,引得怀中人下意识轻颤。

“你倒也不心疼。”

埃米红着脸,拍了拍腰间的手示意对方放开,不想卡米尔却再次收紧,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埃米甚至能感觉到隔着衣服传来的对方的温度。

格外温暖,让人忍不住就这样待下去。

埃米猛然回神,在心里暗自默念静心,感觉脸上的温度稍稍降下,这才开口道:“好了,放手,我要去睡觉了。”

卡米尔充耳不闻,仍然抱着埃米,两人就这样维持着令人脸红的姿势,静坐在沙发上,他能感觉到皮肤下动脉快速跳动,仿佛暗示着什么,只有这时卡米尔才清晰感觉到,并非只有他一人在紧张。

埃米同样如此。

想到这卡米尔不自觉嘴角上扬,原本烦躁的心也逐渐变得平稳,他闭上眼,在脖颈间轻轻蹭动着,直到埃米再也忍不住出声抗议,这才开口道:

“这么晚回来怎么也不发个消息。”

埃米愣住,又猛然想起自己后来因为没有时间休息,也就忘记给对方发消息这一说,怪不得一进家门便看到对方坐在这里睡觉,原来是在等自己回来。

这么想倒也确实是自己不对。

“好吧,这次算我不对。”埃米安抚道,又猛然想起前几天,撇了撇嘴,嘟囔道:“你上次不也没给我发消息。”

卡米尔身体顿了顿,似乎在回想着对方说的究竟是哪一次,半天也没能找到。

半天也没等来卡米尔的解释,埃米翻了个白眼,提醒道:“前天晚上。”

这一下卡米尔才终于想起,那天因为大哥难得回来一次,所以自己便陪着对方找了个地方通宵撸串,大概是因为实在太晚,自己估摸着埃米应该早就睡觉,便没有给对方发消息。

“我错了。”卡米尔轻声道。

埃米这才满意,正打算让对方放手,不想卡米尔却再次开口,这一开口倒让埃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所以这就是你几天没联系我的原因?”

埃米嘀咕,没有说话。

“嗯?”卡米尔挑眉。

埃米这才慢吞吞开口道:“不会有下次了。”

没有回应。

“好啦,别生气了。”埃米嘟囔。

“没生气。”

明明就是在生气。

“好吧好吧,你没生气。”

埃米腹诽着,却仍旧忍不住嘴角上扬,片刻又像是想起什么,湛蓝的眼眸微微闪烁,他清了清嗓子,缓缓道:

“明天我给那边说一声,请个假。”

卡米尔愣住,手下意识收紧,在听到埃米痛呼后又猛然反应过来,却只是微微松手,仍旧维持着拥抱的姿势。

似乎是明白卡米尔异常的原因,埃米无奈轻笑,拍了拍对方的手,示意对方松手,果不其然得到对方沉默拒绝。

下一刻便感受到湿热落在颈间。

“那我们去约会吧。”

评论
热度(249)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