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蛰伏(1)

-混血狼人卡与纯种血族埃,随缘更

-全文:目录 


雨夜来客(一)

 

埃米是被雷声吵醒的。

 

湛蓝的眼眸微微颤动,呆愣的看着虚空,似乎还未清醒,又或者只是单纯的仍被困在梦境里,他下意识眨了眨眼睛,缓慢转动着几乎就要生锈的大脑,思考着自己是谁,此刻在哪,又要做什么。

 

 “轰隆——”

 

耳边雷声再次响起,埃米下意识身体一颤,紧跟着便听到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又好像落在埃米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

 

“噢,令人讨厌的雷雨夜。”

 

埃米嘟囔着,待意识稍稍清醒,这才扶着棺木坐起,他环顾四周,眼前是熟悉的陈设与装饰,就连墙壁上为了照亮镶嵌的夜光石也如记忆中一样,并没有因主人的沉睡而被城堡的另一人抠走。

 

看来在他沉睡的这段时间里,自家老姐还算规矩。

 

这么想着,埃米冲外面喊道:“老姐,这次我睡了多久?”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埃米疑惑的歪了歪头,正打算起身,却突然察觉到自己身上衣服的材质似乎与往常有那么一点不同,这才低下头。

 

这明显的女士睡衣是什么鬼?

 

埃米嘴角微抽,脑海里各种问候快速闪过,从大蒜到银器再到圣水,能想到的东西几乎都给对方用了个遍,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无奈起身,打算将衣服换下。

 

不想当他打开衣柜时,看到的却是一片惨状:

 

空无一物的衣柜里,原本镶嵌在内壁上的珠宝尽数消失,只剩下一个个散乱分布的丑陋凹陷,衬得一旁的夹层卡槽也显得没有那么糟糕。然而令埃米无语的是,对方似乎并不满足于将内里值钱的东西拆走,就连下面的底板也被暴力拆去,显然不打算给他留下任何东西。

 

如果埃米没记错的话,那个底板似乎是用稀有精铁制成,虽说不算值钱,但也能换点东西,尤其是在某些偏远小镇里,甚至比宝石还要有价值。

 

看到这,埃米顿时愣在那里,半响又猛然反应过来,连忙跑出房间,在偌大的古堡里四处查看,果不其然发现城堡里所有能够带走的东西都已不见,就连墙壁上的装饰画也未能幸免于难。直到这时,埃米才终于明白自家老姐为什么没有回应。

 

敢情是背着他把城堡搬空,跑到外面去了。

 

埃米翻了个白眼,又扯了扯身上过分柔软的布料,无语。

 

“老姐啊…”

 

埃米叹气,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抬了抬手,轻轻打了个响指,虚空中便突然出现无数黑影,在他身边快速飞动着,慢慢聚拢收缩,最终形成一件黑色外袍。

 

埃米伸手,黑袍便自动朝他飞去,将他裹住。

 

“好歹能挡一挡,虽说感觉很微妙就是了。”埃米嘟囔着,就算再怎么不情愿,当下也只能如此。

 

暴雨还在继续,甚至隐隐有着扩大的趋势,好在埃米并不是那种喜好外出的血族,就算因此被困在城堡里,也没什么影响,照样该干嘛干嘛,甚至还能趁此机会对这里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清扫。

 

毕竟从楼梯扶手上的灰尘来看,老姐离开怎么说也有半年,也是该打扫打扫了。

 

这么想着,埃米便打算行动,不想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听到微弱声响,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倒在古堡前,下一刻便察觉到空气里弥漫的铁锈味,似有若无,仿佛诱惑般吸引着埃米,让他不自觉朝着大门走去。

 

“吱呀——”许久未开的古堡大门终于再次打开,浓厚血腥味扑面而来,埃米敢保证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尽管他曾吸食过无数血液,却都没有这般诱人。

 

熟悉的甜腻缠绕在鼻尖,又混杂着另一股令人厌恶的气息,两相中和下竟有着令人难以抵抗的魔力,埃米甚至已经忍不住向前,又猛然回神,拍了拍脸颊,这才定神朝那望去,下一刻便忍不住皱起眉头。

 

不管怎么看,面前的少年也实在瘦削的可怕,此刻正虚弱的趴在地上,身上唯一裹体的披风也变得破破烂烂,几乎无法遮蔽,然而就算如此,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骇人伤口,尤其是右手,仿佛被野兽啃咬一般,埃米甚至能够看到内里森森白骨。

 

太严重了。

 

埃米皱眉,强忍着身体的冲动,弯腰想要将对方抱起,不想刚一接触,原本昏死的少年却突然睁开眼,在那片深邃中竖瞳显现,直勾勾的看他,那一瞬间就连以强大魅惑能力为倚靠的血族也无法抵抗,硬生生陷入那抹蓝色中,就连意识也变得远去。

 

恍惚间埃米似乎听到对方的声音,低沉却又带着属于孩童的稚嫩,一字一句道:

 

“这里是哪?”

 

埃米愣住,不由自主回答道:“我家门口。”

 

卡米尔噎住,上下打量着埃米,思考着对方糊弄自己的可能性,片刻才反应过来可能这真的是对方的答案。

 

“具体在哪?”

 

“西北地区,不知名小镇。”

 

卡米尔沉默,似乎终于明白这种问法只是徒劳,便不再继续,他环顾四周,半响才开口道:“你刚刚打算做什么?”

 

“抱你起来。”

 

卡米尔似乎并未想到对方会这样回答,下意识反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伤得太重...好了,问答到此结束,小家伙。”

 

卡米尔似乎还未反应过来,下意识抬眸,不想却被湛蓝捕获,整个人变得恍惚,紧跟着睡意止不住上涌,仿佛置身于暖阳之中,就连眼皮也不受控制的颤动着,几乎就要合上。

 

看着面前昏睡的少年,埃米轻笑,虽说只是一时大意才着了对方的道,但他必须承认对方确实有着极高的天赋。

 

然而就算如此,又怎能比得过存在数百年的血族呢。

 

“不过再过几年就不好说了呢...”

 

埃米无奈,轻轻抱起对方,转身朝着古堡走去。

 

 

“噼啪——”炭火灼烧的声音。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着,慢慢睁开眼睛,本以为看到的会是栅栏或者铁链,不想入目的却是一片昏暗,以及透着幽光的墙壁。

 

半响卡米尔才猛然回神,朝一边瞥去,果不其然看到那些上下飞动的黑影,扑扇着在周围晃悠着,甚至还有一些倒挂在二楼的栏杆上,红色的眼睛幽幽的盯着自己。

 

卡米尔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可能并不受它们欢迎。

 

而那个人则站立在黑影中,肩上半趴着一只小蝙蝠,身上的服饰早已不是之前的黑袍,反倒有点像是女士的衣服,紧致的勾勒出对方纤细的腰身,两边露出的侧开隐约可见内里的白皙。

 

看到这卡米尔不觉脸上微红,在心里默念几声静心,这才移开视线。他动了动胳膊,除了些许不自在外,基本已经恢复。

 

这体质还是有那么一点好处的。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着,这才慢悠悠起身,不想就算如此,面前的那个人也没有任何动静,依然坐在那里,卡米尔微微探头,看到的却是对方几乎就要伸进火里的手。

 

“你在干什么!”

 

埃米正在发呆,不想耳边突然传来某人的呵斥,下意识身体一颤,小蝙蝠就那样从肩上滑落,吓得对方连忙伸出手接住,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再次放到肩上。

 

做完这一切,埃米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竟然差一点就伸进火中,这才懊恼的捶了捶脑袋,暗自庆幸。

 

这要被烧着起码得几天才能恢复,没准还要更久一点。

 

想到这埃米转过身,略带感激的冲卡米尔道:“谢啦,多亏你提醒。”

 

“你是新生儿吗,难道不知道你们是怕火的?”卡米尔无语,如同看到白痴似的看着埃米。

 

“只是突然魔怔罢了,话说我可不想被你这么说,”埃米下意识反驳,片刻又想起什么,微笑道:

 

“狼人的幼崽。”

 

卡米尔一窒,下意识想要反驳,却最终只是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视线却在对方身上来回扫视着,最终停在那处白皙上。

 

自觉胜对方一局,也算是为之前的事情解气,埃米暗自得意,不想却突然发现对方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停留,这才疑惑的低头看去,顿时涨红了脸,下意识将衣服向下扯了扯,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这是意外,老姐把我衣服给换了并且这里也没其他衣服,所以才...”

 

不想卡米尔却充耳不闻,一脸我明白我都懂的神情。

 

“这点癖好不算什么,我还见过其他古怪的人,比如喜欢在自己身上钻孔,打眼,还有在下面镶宝——”

 

话还还未说完便被人捂住,卡米尔面无表情的看着埃米,后者则一脸无语,原本毫无血色的脸也变得通红,就连耳尖也染上淡淡粉红。

 

意外的纯情,卡米尔评价。

 

“好了,所以说明明才几岁怎么就懂得这么多?”埃米嘟囔着,确定卡米尔不会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这才松开手,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已经13了。”卡米尔抬眸,看着埃米。

 

“是是,看起来才这么大一点。”埃米在两人间比划着,眉头微扬,就好像在朝卡米尔说着:

 

看吧,你就只有这么高。

 

卡米尔抬头,面无表情的盯着埃米,片刻又低下头,嘀咕道:“我会长高的。”

 

埃米耸肩,却也不再捉弄对方,毕竟都活了几百岁了还欺负一个十几岁的小狼人,这也太不像话了,自己都嫌弃自己。

 

埃米向后退了几步,稍微远离卡米尔一点,这才朝着楼梯方向招手。

 

顿时黑影四溢,就好像在影射着主人心情的不平静似的,在古堡内来回飞动着,缠绕在埃米身边,又在埃米一声响指后瞬间汇集,重新变成黑袍的样子,将埃米裹住。

 

一切完毕,埃米拖着胳膊,看着面前仅到自己胸前高度的小狼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毕竟对任何一个只要还清醒的血族来说,见到混血没有杀死便是同情,更不用说为对方治疗,收留对方。

 

更别提还是人类与狼人的混血,简直可以说是奇迹。若是被其他血族知道,嘲笑是小,万一惹上事端那可就麻烦了。

 

谁让血族和狼人是天生的死对头呢,先不说千百年前那场两族灾难,就算是在和平的现在,也总是有着大小纷争,要么是这边看不惯对方的野蛮,就是那边看不惯这边的虚伪。

 

总之,就是互相看不顺眼,更别提抚养对方的幼崽,就算是混血也一样。

 

想到这,埃米叹气,最终还是决定不要惹麻烦,打算等对方养好伤,便将对方赶走。

 

毕竟他们躲在这里,可不就是为了远离是非,又何必自找麻烦。

 

想到这,埃米便已打定主意,他刚想开口,不想视线却与对方相撞,两人互相对视着,尽管没有开口,却依旧通过视线传达着什么,没有想象中的恳求也没有痛苦,有的只是全然的冷漠,就好像已经猜到埃米将要说什么似的。

 

对方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仿佛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破天荒的,埃米第一次违背了自己的意愿,又或者这才是他的本意。

 

“先待这吧,虽然这里什么都没有,你要吃什么也得自己下山去弄。”

 

埃米扭过头,揉了揉脑袋,余光却始终注视着对方,果不其然看到对方错愕的神情,这才轻笑道:

 

“但是还算安全,起码这么多年我也就只见到你一个外来者。”

 

“所以就安心待着吧。”

 

-TBC

 

评论(13)
热度(112)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