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蛰伏(2)

-混血狼人卡与纯种血族埃,随缘更

-全文:目录


雨夜来客(二)

 

外面暴雨还在继续,不时响起的雷声震耳,紧跟着便是闪电划过,带起刺眼亮光,映衬得这个悬崖边缘的古堡更加阴森。壁炉内炭火逐渐平息,仅余微弱火光,忽明忽暗,挣扎着想要继续留存于世,却又在下一刻熄灭。

 

毕竟本就是不知何年剩下的东西,长年被湿气侵袭,能够点燃也只是偶然罢了。

 

埃米胡思乱想着,思绪却随着空气中的腐朽气息回到从前。

 

那是他刚刚成为吸血鬼的时候。

 

意外得到新生的血族还未来得及从上辈那习得生存的技巧,便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化为灰烬,留下懵懂无知的初生儿与这座古老的城堡,整日待在昏暗的古堡里,在恐惧与痛苦中挣扎着,厌恶对血液渴望的身体,隔着厚重的帘布看着窗外,想象着被阳光照射的温暖。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整整一年,却也只持续了一年。

 

想到这埃米不自觉眼神微敛,看向卡米尔的视线也多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并非怜悯也不似哀伤,有的只是感叹与唏嘘,仿佛透过对方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与老姐。

 

卡米尔似乎也察觉到了埃米的变化,不再低垂着头,反而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盯着埃米,半响才开口道:

 

“就算有雨水的冲洗,我的血也已渗入泥土,不用多久追杀我的人便会发现这里,他们可是纯粹的排异派。”

 

“即便是这样你也要,”卡米尔顿住,似乎在思考着措辞,也可能只是自尊心不允许他说出类似“收留自己”这样的话,片刻又继续道:“让我留在这里?”

 

埃米愣住,似乎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待回过神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甚至连眼角也闪着微光。

 

“这种事情幼崽就不要管了,”埃米轻笑,在卡米尔的瞪视下才勉强止住。

 

“都说了这里非常安全,一时半会没人能找得到。”

 

话毕,埃米便径直走到对方面前,不顾卡米尔的警告与拒绝,就这样微笑着摸了摸对方的头,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柔顺触感,这才满意的叹了口气。

 

“好了,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乖乖坐那边去,我得先打扫一下这里,然后才能给你找个房间。”

 

卡米尔沉默,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埃米,直到对方再次忍不住伸手,这才拍开对方的手,朝着唯一的靠椅走去,也不管埃米怎么样,就这样心安理得的闭目养神起来。

 

而埃米则揉了揉自己被拍开的手,一边嘟囔着对方的不可爱,一边开始在古堡里寻找着清扫工具,因为长时间沉睡的缘故,他的记忆有一点点混乱,甚至就连自己专门放置工具的位置也忘得一干二净。

 

他仔细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这才走到二楼,终于在走廊尽头找到那间杂物间。

 

不幸的是,因为长时间搁置的缘故,工具把柄早已变得腐朽,只是轻微挪动便可看见内里的白絮,就连用来擦拭的抹布也被腐蚀的仅余边角,看到这埃米只能无奈叹气,仔细挑拣着,勉强找到几样代替清扫工具的东西。

 

而卡米尔则坐在靠椅上,打量着这座古堡内部,视线一点点扫过坑坑洼洼的墙壁,待察觉到埃米下来,这才瞥了对方一眼,不想这一看却让他愣住,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直到埃米从他面前走过,卡米尔这才回神,却仍没有开口,只是眼神古怪的看着埃米,就好像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似的。

 

埃米推开早已被锈迹斑斑的铁门,借着雨水清洗着手上的工具,顺带着还洗了个脸,然而等他回过头想要开始打扫时,不想却正对上卡米尔的视线。

 

埃米疑惑,低头查看着自己,并未发现什么异状,这才开口询问:“怎么了?”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把自己搞的灰头土脸的吸血鬼,而且还是在没有和任何人战斗的情况下。”卡米尔吐槽道。

 

埃米无语,也不管对方如何,就这样拿着抹布,开始清扫活动,不想正当他擦拭着书柜,仔细清理缝隙内的灰渍时,卡米尔却再次开口。

 

“好歹活了这么多年,连一个血仆都没有吗?”

 

“所以你是在暗示我和你缔结个什么主仆契约之类的吗?”埃米嘴角微扬,意有所指的看着卡米尔,果不其然看到对方身体一顿,连带着原本毫无波澜的眼睛也染上戒备。

 

“我确实没有血仆,但这跟我活了多久没啥关系,只是因为我不习惯罢了。”拿着自制毛掸打扫着,也没有多想便随口道:“再说了就算我强行缔结契约,就凭你现在的样子,又如何阻止。”

 

“所以就当我只是想要找个人陪着,老实待在这里,少想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埃米漫不经心的说着,却不想卡米尔在听到他的话后,浑身的气势猛然上升,片刻又再次降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埃米,半响才闷声道:

 

“我会变强的。”

 

“是是。”埃米应声。

 

似乎是觉得埃米太过敷衍,卡米尔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比你还强。”

 

听到这埃米轻笑,在他看来,虽说并不知道当初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但就血统力量而言对方想要超过自己起码也得百年,而百年后自己早已不知窝在那里睡觉,谁让他最擅长的便是隐匿。

 

因此埃米便也没当回事,依旧自顾自做着卫生打扫。

 

不想这仅仅只是一个小插曲,谁曾想只是几年的功夫,卡米尔便已达到令人难以想象的水平,甚至远超埃米。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而现在嘛...

 

卡米尔也只是一个略微有点天赋的小狼人罢了。

 

 

暴雨持续了整晚,而埃米也忙碌了一个晚上。

 

直到天色微青,埃米才将工具放下,稍稍收拾了下自己,准备出门。

 

他看了眼早已在等待中熟睡的卡米尔,对方蜷缩着,如幼兽般窝在椅子里,略长的刘海耷拉在侧,将清秀脸庞完全露出,似乎是因为睡不踏实,对方眼帘微颤,嘴里喃喃着,倒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的冰冷,反倒有那么一丝柔弱。

 

这要是长大了指不定得骗去多少少女芳心。

 

埃米堪堪克制住自己去碰触对方眼睫的冲动,默默感叹,在对方耳边轻声道:“我下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卡米尔轻轻应声,也不知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埃米却再也不管,就这样径直离开,甚至连开启的大门也没有关上。

 

不过这倒也没什么影响,毕竟这里确实十分安全,但并非是因其偏远的地理位置或是严峻的到达条件,而是——

 

上辈所留下的阵法。

 

无人可见的云层上空,虚幻的屏障微微颤动着,将古堡整个笼罩起来,就连周围的小部分地区也被覆盖,在晨光的照射下泛着光。倘若有外人望见,只道是雨后初霁,并不会多想,更不会发现在这险峻的悬崖上竟有古堡伫立。

 

至于卡米尔是如何到达,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这埃米扭头,看着蜷缩在靠椅里的卡米尔不语,就连眼神也变得微妙起来,片刻又像是自我说服似的,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这才转过身,慢悠悠的山下走去。

 

至于卡米尔,则完全陷入沉睡,丝毫没有察觉到古堡主人的离开。

 

卡米尔是被突然的冷意给惊醒的。

 

他呆愣的看着埃米,眼神迷茫,似乎还未从梦魇中醒来,片刻又猛然清醒,下意识拉拢外衣,看着面前的人不语。

 

下一刻他便发现了对方的不同,虽然仍是黑袍,但卡米尔感觉的到这只是单纯的衣服,而不是由无数蝙蝠汇集而成的东西,从缝隙中露出来的精致里衬也说明这一点,再看到窝在对方肩膀上的那只小蝙蝠,卡米尔便更能确定——

 

埃米出去了。

 

卡米尔下意识想,余光不经意瞥向窗外,明晃的阳光透过帘布,耀武扬威的昭示着自己的存在。卡米尔皱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又像是终于想起,整个人僵在那里,下一刻便猛然拽住埃米的领巾,哑着嗓子道:

 

“你疯了吗!”明显带着怒意,倒是让埃米一愣。

 

尽管被对方猛然拽住,埃米却并没有生气或是愤怒,只是觉得莫名其妙,老实说他刚刚还在庆幸对方终于醒来,毕竟他可不想自己被对方误会成趁人熟睡偷袭的混蛋,而此刻他脑海里便只剩下各种问号,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又怎么了?”埃米询问道,湛蓝的眼眸迷茫的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一愣,下一刻大脑便完全清醒,瞧见埃米并没受伤,又想到对方起码活了百年,不会连吸血鬼怕阳光都不知道,这才冷静下来,松手。

 

埃米理了理微皱的领巾,无语的瞅着卡米尔,而后者则一脸坦然,反倒瞥了眼埃米放在手边的衣物,淡淡道:

 

“这是什么?”

 

“衣服呗,正好醒了那就自己穿吧。”

 

埃米解释,顺手将买来的衣服塞给卡米尔,便站起身,拍了拍因长时间蹲着而略微发麻的腿,又想起刚才的插曲,还是忍不住询问道:“话说刚才是怎么了?”

 

“没什么,睡糊涂了。”卡米尔垂眸。

 

埃米虽然仍在疑惑,却也明白对方似乎并不想提,便耸了耸肩,不再追问。

 

而卡米尔则已抱着衣服起身,连带着放在一旁的长裤也一并拿起,朝着二楼走去,刚走到一半,又突然回头,看着埃米道:“我的房间是哪个?”

 

“右手第三间。”

 

卡米尔点头,朝着埃米说的房间走去,直到对方消失在门后,埃米这才眨了眨眼睛,看向旁边准备好的食物,无奈。

 

这个就等会再给他好了。

 

埃米想了想,觉得不能就这么傻站着,刚想坐下,又猛然发现坐垫上的污渍,只得认命。

 

因此,当卡米尔换好衣服出来时,看到的便是捋着个袖子拧垫子的埃米,又是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所以说这人究竟有多爱做清洗?

 

-TBC

评论(4)
热度(91)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