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蛰伏(3)

-缓慢还债以及日常卡文

-全文:目录


雨夜来客(三)

 

卡米尔无奈叹气,又在看清那似乎是自己昨晚坐着的垫子,想到上面将会有多少污渍后,当下了然,便不再吐槽对方,反倒有那么一点认同。

 

毕竟这样总比邋遢要好。

 

想到这卡米尔心思微敛,慢慢踩着台阶走下,颇有分贵族少爷的感觉,却又带上些许冷清,就连埃米也不得不承认,比起所谓的狼人,对方或许更像一个血族——起码从气质上来看是这样的。

 

兴许是年代太过悠久,腐朽的楼梯不堪负重,随着卡米尔的脚步发出吱呀声响,直到对方走下楼梯,在埃米面前站定,这才安静下来。而埃米则撑着脑袋,整个人仿佛陷进靠椅一般,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卡米尔,视线在小家伙身上来回扫视着,片刻才满意的点点头,又在瞥见对方微微露出的手腕时顿住,不由自主摸了摸怀里的小蝙蝠,半响才开口道:

 

 “今天先这样,等明晚我们再去找老凡特改一下。”

 

卡米尔显然也发现这衣服并不合生,虽不知老凡特为何人,却并没有询问,反而径直走到桌前,就好像明白内里的食物是为他准备似的,直接掀起盖在上面的纯白锦布,果不其然看到被仔细包裹的干粮以及透着亮光的乌黑陶罐。

 

空气里若有若无的血腥味缠绕在鼻尖,仿佛在暗示着卡米尔这内里装着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卡米尔伸出去的手顿住,似是犹豫,最终还是放下手,看着面前的东西沉默。

 

看到这,原本正在打哈欠的埃米手势一顿,他看着卡米尔眉头微皱,想起对方混血的身份以及两人初见时的场景,顿时便明白对方犹豫的原因,大概是从没接触过这些。

 

没准对方就是在人类环境中成长。

 

埃米暗自猜测,可惜就算如此埃米也只能劝说对方,毕竟虽然此刻看起来并无大碍,但之前的那些伤终归伤到对方根本,就算属于狼人的那部分血液正不断修复着他的身体,但若没有鲜血的补充,对方也迟早会因两方血液力量不平衡而失控,甚至做出伤害自己的行为。

 

不想下一刻卡米尔却做出了令他难以置信的动作——他低下头,双手合拢,虔诚的就好似真正的信徒,认真进行着餐前祷告,嘴里喃喃,说着黑暗生物绝不会说出口的圣言。

 

埃米身体一顿,原本昏沉的脑袋顿时清醒,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毕竟就连他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看见一个黑暗生物如人类一般虔诚的做着祷告。

 

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不得不说,在埃米的认知里,狼人大多是野蛮的。他们有着强韧的体魄,惊人的恢复力,以及可以摧毁一切的利爪与轻易撕开皮肉的尖牙,他们吮血食骨,并没有所谓的进食礼仪,无论多么喧闹和平的村庄在他们的到来后便再无生气,徒留一片血地。

 

然而卡米尔却是不同的。

 

虽然他本人在看到那陶罐后并没有说什么,但埃米还是能感觉到,卡米尔本能厌恶着进食血肉,却又不得不为了生存让步,比如此刻他正小心翼翼的喝着血,待完全喝尽,这才从兜里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嘴角。

 

在看到手帕上的那抹血迹后,显而易见的皱了下眉,又很快消失,恢复到原本面无表情的样子。

 

“第一次喝血?”埃米看着卡米尔,眉头紧皱,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卡米尔没有抬头,仍旧小口吃着面包,神色淡淡道:“不是。”

 

可是这样子看起来可一点说服力没有。

 

埃米心想,却没有说话,毕竟卡米尔现在的样子倒是有点奇怪,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就连周遭的温度也跟着降了下来。

 

那种感觉埃米说不清,反正很奇怪就是了。

 

“那不是人血。”不想正当埃米胡思乱想时,卡米尔却突然开口。

 

并非疑问而是确定。

 

“嗯,是羊血。”听到卡米尔的询问,埃米下意识回答,半响才反应过来对方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这个,或许是觉得按照吸血鬼的食谱,自己应该会弄点人肉什么的。

 

可这是给卡米尔吃的,他又不是吸血鬼。

 

埃米腹诽,经过这数小时的相处,虽说对方看起来似乎偏向人类,却不排斥狼人的生活方式,态度暧昧至极,倒让埃米摸不透对方。

 

“反正这也足够了吧。”埃米嘀咕着,忍不住再次打了个哈欠。

 

而卡米尔则在埃米说完这句话后便不再开口,安静的吃着手中的面包,眼里晦暗不明,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从最初的第一个哈欠开始,埃米便感觉到身体的疲倦,或许是因为对血族而言,兽血虽能暂时充饥,却远没有人血的效果,身体便格外困乏。

 

尤其是在饿了不知道多久的情况下,这种情况便更为明显。

 

这么想着,困意便逐渐上涌,埃米强忍着睡意,不想眼皮却早已垂下,不过一会便再也没了声息,偌大的古堡里只剩下尖锐风声,以及细微咀嚼声。

 

因此当卡米尔回过头,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个场景——

 

对方就那样静静沉睡着,怀里抱着那个一直让卡米尔在意的小蝙蝠,整个人窝在靠椅里,没有一丝声响,甚至连胸膛也没有任何动静,仿佛陷入完全长眠一般,卡米尔甚至连对方的存在都无法感知。

 

卡米尔轻轻摩挲着对方,感受着自掌心传来的冰冷触感,面前略带苍白的脸看起来是那么柔弱,仿佛多病的世家少爷一般,任谁看都绝不会将其与吸血鬼联系。

 

然而卡米尔无比清晰的知道,对方就是血族。

 

卡米尔垂眸,眼里晦暗不明,他想到了曾经,久远的记忆在脑海里回放着,思绪也随着那些画面逐渐远去。

 

那是他不愿想起,却又无法忘怀的过去。

 


埃米是被噪音给吵醒的。

 

轻微爆破声在耳边响起,若隐若无,每当埃米想要忽视,声音便再次响起,刺激着耳膜,引得神经隐隐做痛,无意识抽动着。他微微皱眉,似乎想要继续沉睡,不想大脑却已完全清醒,丝毫不见疲惫。

 

埃米无奈,只得在心中轻叹,他慢慢睁开眼睛,不想看到的便是正拿着树枝在炉火里拨弄的卡米尔,这才反应过来那尖锐爆破究竟缘何于哪。

 

原来是火焰的灼烧声。

 

这么想着,埃米揉了揉眼睛,又好像没有睡饱似的打了个哈欠,随口道:“我应该没睡多久吧?”

 

“一个白天。”

 

埃米顿了顿,似乎并没想到自己会睡那么久,可惜他本人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与过去一睡就是几个月相比,这个时间也仅仅只是一小会罢了。

 

不过这倒也说明,血液的摄入量还不够。

 

想到这埃米抬头,看了眼时钟,待看清现在的时间后又猛然想起上午似乎还有事情没做,便站起身,朝着大门走去。

 

察觉到对方的动作,原本蹲坐着的卡米尔抬了抬头,待看到埃米只是单纯站在门口张望,便再次低下头,看着面前明晃的火焰不语。

 

古堡外夜幕星空,月光倾泻,明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小镇似乎正处于最为热闹的时段,就算隔着森林,埃米也隐约能听到那里传来的喧嚣。

 

埃米看着外面思索着,冷风拂过倒是让人清醒不少,连带着怀里原本熟睡的小蝙蝠也醒了过来,此时正用豆大的眼珠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半响埃米突然回头,朝卡米尔喊道:“要不要和我去逛逛夜市?”

 

卡米尔一顿,片刻又恢复过来,回答道:“不去。”

 

“为什么?”似乎没想到卡米尔会拒绝,埃米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追杀我的那些人,虽说在半路就已被我甩掉,但也有可能仍在附近搜寻,此时出去很有可能会暴露。”

 

卡米尔淡淡道,将手中的树枝丢进火堆,看着对方因灼烧而变得扭曲,这才再次拿起一根树枝,继续拨弄着。

 

“不要紧的,大不了遮一下,这样就不会有气味散出去了。”

 

似乎察觉到卡米尔在担心什么,埃米无奈,只得抬手打了个响指,身上顿时黑影浮现,快速朝着虚空中的某一点汇集,不过一会便形成一件小小的斗篷。

 

可惜卡米尔看也不看,依旧拨弄着不断燃烧的火堆。

 

兴许是觉得对方拒绝只是因为不感兴趣,埃米想了想,开口道:

 

“可以去买点东西,给这里布置一下,毕竟咱们可是要长时间居住的,可不能总是过得这么简陋。”

 

“这一个人就够了。”卡米尔淡淡道,丝毫不为所动。

 

这人实在是太固执了。

 

埃米没法,无奈的看着卡米尔,又突然瞥见卡米尔的袖子,想到对方衣服似乎不太合身,便继续开口道:

 

“顺便带你老凡特那改改衣服,他手艺可好了,就连中央城的贵族也会从他那定制礼服。”

 

似乎是惊讶于从埃米口中听到另一人的名字,卡米尔这才抬头,瞥了对方一眼,却仍旧没有开口。

 

“是从中央城搬过来的工匠,那手艺可不是一般的好,只要是你能想到,他都可以做出来。”见状埃米便知卡米尔来了兴趣,连忙向对方介绍,企图以此说服对方。

 

好在这似乎是有用的,至少他看见卡米尔似乎真的在考虑,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对方的决定。

 

卡米尔沉吟,片刻又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树枝丢进火堆,这才站起身,看着埃米道:

 

“那便去看看吧。”

 

-TBC

评论(9)
热度(91)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