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微醺

那个,情人节快乐。
大概算是那篇的后续。

个人归档戳这里
-----------------------------------------------------------
夜自然是安静的。

尽管开着窗,却连一丝风声也没有,仅留一片静谧,就连时钟里的细微声响也显得那么明显,一点一点轻微颤动着,倒是给这份静谧增添少许灵动。

卡米尔低头,轻轻抚摸着怀里的人,在对方微红的脸颊摩挲着,感受指尖传来的柔软触感,连带着平日总是毫无波澜的眼神也变得柔和。

或许是因为太过劳累,又或者只是对方单纯不想理自己,毕竟就算是卡米尔也不得不承认,昨晚自己做的实在是太过了点,若非埃米中途昏睡过去,没准现在仍被情欲控制着,不断向对方索求,仿佛要将多年的感情宣泄在这一场情事当中。

做不尽也要不够。

指尖慢慢上移,来到微带湿意的眼角,缓慢磨蹭着,思绪却重新回到几小时前,当埃米在自己怀里无意识呢喃时,对方微微泛红的眼角还带着泪水,就连眼眸也蒙上一层薄雾,无助的望着虚空,又在下一秒看向自己,露出一个惑人心神的笑容。

那一刻,饶是自制力极好的卡米尔也无法抵抗,任由整个身心都被对方捕获。

或许早在那个夏日,自己便是被这样一对湛蓝的眼眸所吸引,就此沉溺,再也无法逃开。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着,指尖再次向上,来到眉间,兴许是做了噩梦,此刻埃米眉头紧皱,嘴里嘟囔着,卡米尔听不清,只得将对方朝自己怀里收拢,手指在眉宇间缓慢轻揉,直到将那紧皱的眉头揉开,这才俯下身,在对方额间落下轻吻。

似乎是被卡米尔的动作所打扰,埃米眼睫微颤,却始终没有睁开,只是下意识往卡米尔怀里蹭了蹭,仿佛在寻找着舒适的睡觉姿势,嘴里轻喃几声好冷,便又再次睡去。

见状卡米尔也不再走神,连忙将被子拉起,确保能够完全盖住对方,这才长呼一口气,他低下头,继续看着埃米,视线在对方裸露的脖颈间来回扫视,那里满是青紫,甚至还带着些许牙印,仿佛被野兽啃咬一般,一层叠着一层,倒是显得格外狰狞。

那是卡米尔失控时留下的烙印。

当牙齿轻触脖颈,埃米总会下意识身体紧绷,无法压抑的单音也跟着从嘴边漏出,连带着卡米尔也会因此受到照顾,便越发毫无节制的啃噬着,这才形成这样的局面。

等埃米醒来大概会怪自己吧。

对方最初或许并没意识到这个,他会像往常一样穿着轻薄的衬衫,再套上厚外套,准备好练习工具,打算出门,不想却在不经意间瞥到镜子的时候发现,脸顿时变得通红,就连耳尖也染上红色。

他会在发现痕迹后生气的抱怨自己几句,无奈的换上高领毛衣,没准还会再加上一条围巾,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生怕被别人发现脖子这里的印记,就算这样的装束在训练的时候将会带来许多麻烦,也依然坚持。

没办法,谁让自家恋人其实很容易害羞呢。

可惜埃米并不知道,卡米尔早已不知多少次趁他熟睡时在后颈落下小小的红印,而埃米又顶着这样的印记在训练室排练无数次,大概除了他自己和那个神经大条的老姐以外,整个训练室的人都已明白他有个十分热情且具有强烈独占欲的恋人。

好在直到今天,也没有人刻意去提醒埃米,倒是让自己免去了睡客厅的惩罚。想到这卡米尔忍不住嘴角微扬,眼里满是笑意。

他握着埃米的手,轻轻在对方掌心刮蹭着,惹得怀里人下意识抱怨,甚至还想要将手收回,不想卡米尔却不依不饶,微微停顿片刻,待埃米呼吸重新变得平稳,这才握住对方。

不得不说,埃米的手很漂亮。

纤细白皙,虽说因常年握着弦片,使得食指侧面略微凹陷,但这并不妨碍卡米尔喜欢,尤其是当这只手握着墨色钢笔,流畅自然的在纸张上书写时;当对方拨动琴弦,抱着吉他浅弹轻唱时;当对方被情欲所困,下意识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却又因害怕伤到他而松开时——

这份喜欢便转为爱恋,成为埃米吸引卡米尔的另一个地方。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着,不知不觉间原本的轻握变为十指相扣,紧紧相贴的掌心传来轻柔触感,他甚至能感觉到某种跳动,平稳却又略微急促,卡米尔垂眸,在对方无名指上落下轻吻。

待时机成熟,这里便将由自己为对方戴上,牢牢套住,哪怕某一天埃米后悔,自己也绝不放手。

“埃米。”

卡米尔喃喃,轻吻便一点一点落在对方身上,缓慢上移,在对方唇边厮磨着,不带一丝情欲,反倒极致温柔,浅尝即止,又好像怕对方醒来似的,在略微急促的呼吸中离开。

隐约间卡米尔似乎听见某种轻叹,他愣了愣,片刻才猛然反应过来,感觉脸上略微有点发烫,嘴角却不由自主向上扬起,待那点温度终于消退,这才朝埃米耳边吹了口气。

尽管只有一瞬间,卡米尔仍察觉到怀里人的颤动,他紧紧抱住埃米,仿佛害怕对方逃跑似的,又在对方耳垂轻咬,低声道:

“什么时候醒的,嗯?”

埃米无奈,自知自己已经被对方发现,便不再假装,却也没有睁开眼,只是心安理得的在卡米尔怀里蹭了蹭,在察觉对方逐渐升高的体温后,这才微微顿住,开口道:

“大概在摸眼角的时候,或者更早,反正就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弄得我怪不舒服的。”

“话说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埃米嘀咕着,好似在埋怨,不想在卡米尔听来倒更像是在撒娇,尤其是对方仍哑着嗓子,难得一见的示弱后,就更是如此。

就连心里也感觉酥酥麻麻,就好像猫抓似的,引得卡米尔心神动摇。

好在最后一丝理智尚存,卡米尔闭上眼,试图平缓躁动的心,又长吐一口浊气,这才睁开眼,略带警告意味的咬了咬对方的耳垂,低声道:“那就少说几句。”

“或者咱们再继续一会?”

话刚说完,卡米尔便听到对方一声暗骂,紧跟着便是几声嘀咕,虽然听不太清,但卡米尔猜对方大概是在抱怨,他微微收拢手臂,将埃米完全抱在怀中,这才满意的叹了口气。

埃米挣了挣,待发现腰间的禁锢越发紧束后,便不再动弹,闭着眼睛推了推卡米尔,嘟囔道:

“实在是太累了,让我再睡一会。”

见状卡米尔也明白埃米是真的累了,便不再捉弄对方,略微松手,却仍旧保持着拥抱的姿势,两人紧密相贴,不带一丝情欲,只是单纯的依偎在一起罢了。

半响,卡米尔才淡淡开口道:

“睡吧。”

话毕卡米尔便不再说话,仅留一片沉默,直到身后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埃米才反应过来对方是真的睡了。他微微动了动疲软的身子,本想继续睡觉,不想大脑却十分清醒,丝毫不见睡意。

埃米胡思乱想着,想着明天的约会大概只能在家中度过,想着日后两人没准会再次回到之前的繁忙状态,想着等毕业后自己该怎么办,或许会和卡米尔一起找间小公寓住,又或许会各居一地,因工作原因而不得不靠着视频电话度日,用有限的夜晚时光分享着近日趣闻。

不知过了多久,又或者根本没过多久,感觉到腰间的手不再那么紧束,埃米这才微微睁眼,借着窗外透过的亮光,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

埃米曾不止一次觉得卡米尔很英气,并非如雷狮那般锋芒毕露,而是一种内敛,就好似还未开封的宝剑,光是看一眼便让人不由生寒,不想这一点却吸引诸多女生,每天都会有新的情书放在他常用的书柜里,或是亲自交到卡米尔手中。

若非卡米尔不常笑,或许追求他的女生会更多。

埃米撇了撇嘴,尽管知道这些情书最后的去处,也总归会有些在意,他望着卡米尔,手不自觉朝着对方略长的眼睫伸去,待触碰到对方后又猛然收回,脸上微微发烫,也渐渐明白卡米尔的心情。

大概就和自己一样,看着看着便不由自主伸出手来,想要触摸对方。

想到这埃米下意识轻笑,小心翼翼的向上探去,轻吻对方唇角,片刻又缩回对方怀里,闭上眼假装熟睡,待察觉对方并未醒来,这才微微抬眸,望着对方。

莫名的埃米有股冲动,就好像积累的情感终于爆发,待大脑反应过来时,话便已经出口:

“我喜欢你。”

埃米脸颊微红,尽管知道对方已经熟睡,并不会听到自己的这句话,却仍止不住心跳加快,正当他暗自庆幸时,不想却突然听到对方一声轻笑。

下一刻便看到本应熟睡的人睁开眼,满是笑意的望着自己,埃米下意识愣住,片刻才反应过来,瞪着眼睛看着对方。

“装睡是吧?”埃米嘀咕着,整个人埋在卡米尔怀里,感觉脸上烫得吓人。

见状卡米尔轻笑,安抚似的拍了拍埃米,又微微收紧手臂,轻声道:“只是碰巧。”

“就是装睡。”闷声自怀中传来,卡米尔无奈,却仍止不住嘴边等我笑意,温柔的看着对方。

片刻卡米尔俯下身,在对方耳边落下轻吻,热气尽数打在对方耳垂上,惹得那里微微发烫,又轻轻厮磨着,用略带磁性的嗓音道:

“我喜欢你。”

“......”

“我爱你。”

“嗯...”

“我爱你,埃米。”

“我也是。”

-END

评论(6)
热度(143)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