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百日卡埃·Day 78】酒醉

-同居前提

-双向暗恋了解一下

-个人归档


喧闹,嘈杂。

卡米尔皱眉,昏暗的走廊七转八折,如迷宫般复杂的构造消磨着他的耐心。耳边噪声不断,隐约可以听见包厢内男女的嬉笑,更是让卡米尔感到烦扰。

他握着手机,快速走过各个包厢,仔细寻找着,时不时低下头重新确认信息,直到看到角落那间房门上的数字,这才面无表情的将手机收起。

A302,是这里。

卡米尔深吸一口气,理了理因急着赶来而随意搭上的丝巾,好让自己显得并不是那么着急,待确定自身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抬起手,轻叩房门。

“嗒嗒。”

没有反应。

卡米尔眉头微扬,他掏出手机,又瞥了眼房门上的数字,确定自己并未走错,便再次敲门,不想却是同样的结果。

是力道太小了吗。

卡米尔抬起头,四处张望着,过于空荡的走廊没有任何人影,就连所谓的廊间装饰也没有,只剩略显繁复的印花墙纸勉强为这家店提高点格调。

很显然,若是想要进去,他只能给那个人打电话。

但愿对方没有调成静音。

卡米尔轻叹,不紧不慢的打开通讯录,一眼便望见那明晃晃的三个字,刚想拨通电话,却在即将点击通话键前止住。

他低头思索着,片刻又叹了口气,转而选择拨通下方的一人。

“嗒。”

起初只是一段轻柔音乐。悠扬琴声伴着笛音,略带起伏的音调搭配灵动的弦音,倒是让因太过吵闹而变得烦躁的心逐渐平静下来。

紧跟着便是清丽的嗓音。或许是因为用软件处理过,虽说仍能听出对方本有的音色,却又带上些许磁性,仿若远方低吟,又像是耳边轻语,安抚着听者的心。

那是埃米耗费数个夜晚努力的结果。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他仍记得当初在谱曲时,对方整个人完全趴倒在桌前,望着面前空白的纸张出神,待察觉自己到来时抬起头,犹豫片刻才苦恼的张了张嘴,向自己询求帮助,又在得到自己拒绝答案后露出委屈的表情。

那样子就像自己小时逗弄的小奶犬一般,让他忍不住抬起手,轻触对方头顶。

也许就是因此,自己才会答应陪对方。

卡米尔轻笑,他想起在乐曲调适时,对方抱着那把朴素的黑色吉他,坐在沙发上,纤细的手指握着拨片,缓慢拨动琴弦,每弹一节必会停下来,紧张兮兮的看着自己,直到自己给出肯定后这才长呼一口气,继续弹奏下一小节。

不得不说,当意识到自己能够影响对方时,自己大概是有点开心的。

卡米尔闭上眼,本以为能借音乐平缓自己,不想却因思绪而变得更加躁动。他轻啧一声,看着面前禁闭的房门,思索着是否要再次敲门,不想耳边音乐却突然停止,取而代之的是略微陌生的嗓音。

“您好,在下是埃米的学长。非常抱歉,埃米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留言或是明天再打电话。”

看来埃米是真的醉了。

卡米尔想,电话里嘈杂的背景音时不时盖过人声,偶尔还能听见某人的说话声,混杂着歌声与酒杯的碰撞声,他能想象到内里将会是如何混乱——喝醉的人群东倒西歪,为数不多的女中豪杰正拿着话筒,毫无顾忌的放声高歌,而幸存者则仍旧握着酒杯相互碰撞着,以此代替言语交流。

所以那个向来自诩为骑士的男人才会给自己发信息。

谁让这次实在太乱了呢。

想到这卡米尔叹了口气,虽说这并非是自己第一次来酒吧,但无论多少次,这里的喧嚣与混乱都是他所厌恶的,然而现在的年轻人却大多喜好在这里聚会,尤其是时常与音乐打交道的他们,便更是如此。

倘若不是为了埃米,他定然不会到这里来。

卡米尔微微闪神,而电话那头的男人也因他的沉默而感到疑惑,片刻又猛然反应过来,询问道:

“是卡米尔吗?”

“是我。”卡米尔淡淡道,他刚想开口让对方打开门,不想耳边却突然传出对方无奈的声音,隐约还能听见几声熟悉的音调。

“安哥...是谁打来的......”

对方的声音并不大,尤其是夹杂在嘈杂的音乐间便显得更加微弱,却不想仅是这简单的一句话,便让卡米尔不自觉握紧手机。

“你先在这待一下,我去给卡米尔开个门。”

“卡米...尔?他过来干什么......”

“......”

那人似乎又说了什么,可惜过分嘈杂的音乐终归还是将声音盖住,连最后一丝声音也完全湮没,卡米尔低下头,本就深邃的眼眸变得更加暗淡,晦暗不明的看着脚下,就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似的。

喧闹逐渐平息,似乎是终于安抚住了喝醉的家伙,卡米尔听到话筒里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紧跟着便是接听者无奈的声音:

“好了,马上给你开门。”

闻言卡米尔抬眸,瞥了眼面前紧闭的房门,默默向后退了一步。下一刻便听见咔哒声响,随之而来的便是过分熟悉的面孔——安迷修。

“抱歉,还让你特意跑来一趟。”安迷修微笑,或许是因为他也喝酒了的缘故,原本清亮的眼眸略带浑浊,仿佛透过自己,在看着另一人似的,倒让卡米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包厢门口,谁也没有开口,直到包厢内传来熟悉的女声,这才打破沉静。

“比就比,本小姐还怕了你不成!”

卡米尔挑眉,意有所指的看向安迷修,而后者则恍然回神,朝他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你知道的,埃米向来人缘好,所以大家基本都来了。”安迷修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给面前这个不喜喧闹的人提前打个招呼,便又补上一句:“里面可能会很乱。”

卡米尔轻嗯一声,视线越过面前的人,果不其然看到另一位让他极为头疼的家伙正拿着麦克风,和艾比对峙着,看那架势颇有分一决高下的感觉。

仅仅只是这一人,他便不想进去,更何况还有其他。

想到这,卡米尔无奈叹气,他下意识想要后退,却又在想到那通电话里那个人的声音,只得站定,暗自说服自己。

而安迷修则在看到他叹气的那一刻便知他的决定,也不再说话,等到卡米尔差不多做好准备,这才示意对方跟上,直勾勾朝着包厢内部走去。

然而走进包厢,卡米尔便发现自己之前担心的全是多余,毕竟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能够保持清醒。他不紧不慢的走着,视线在包厢内部扫视着,跨过倒地的酒瓶,绕过躺到在地的醉汉们,避开几个想要上来搭话却又因酒精作用而几乎说不清话的女生们,这才在角落的沙发上找到埃米。

对方依旧穿着那件蓝色马甲,抱着朴素的黑色吉他,仿佛抱着宝贝似的。

兴许是今晚被灌得有点多,此刻对方正安静的窝在沙发里沉睡着,脖子上几乎从不取下的小领带松松垮垮,大概被对方嫌弃太过闷热而解开少许,就连原本白皙的脸庞也因酒精而变得微红,倒是显得对方更加俊秀。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他看着面前沉睡的家伙,一时也不知是该喊对方起来还是应该放任对方这样睡去,不想耳边却突然传来安迷修的声音。

“今天他被灌的有点多。”

安迷修解释,也不管卡米尔有没有理解便径自弯下腰,轻轻推了推埃米,果不其然得到对方一声梦呓,这才无奈轻笑,仿佛诱哄似的,对埃米轻声道:

“埃米醒醒,该回去了。”

“唔。”埃米身子微动,下意识朝沙发里缩了缩,嘴里嘟囔着好似在抱怨着什么。

见状安迷修更是无奈,他看了看面前完全熟睡的人,思索片刻决定还是先一步步来,不想当他伸出手想要去拿对方手中的吉他时,对方却出乎意料的抱紧吉他,就好像谁也不许碰似的。

“看来两姐弟还是挺像的。”

安迷修无奈扶额,他瞥了眼不远处正和另一人拼麦的艾比,感叹道:

“上次在下想要送艾比小姐回寝室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抱着吉他,谁都不许碰呢。”

闻言卡米尔抬头,瞥了眼对方,又看了看面前完全喝醉了的自家室友,没有作声。

“话说你打算怎么办,在下等会还要送各位小姐姐回去,暂时可能照顾不了他。”安迷修揉了揉太阳穴,又看了眼那边玩的想正起劲的学妹们,看起来很是无奈。

卡米尔抿嘴,半响才像是做出决定似的,将两边的袖口解开,捋到手肘,确定不会因手臂动作而掉下来,这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将对方抱起,倒是让一旁看着的安迷修感到惊奇。

“怎么了?”似乎是察觉到安迷修的视线,卡米尔抬头,略带奇怪的看着对方。

“没事,在下只是没想到罢了。”

说罢安迷修便不再开口,两人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在人群间走着,或许是醉酒的缘故,此刻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便更不会注意到此次聚会的主角已被另一人带走,而且还是用足以登上明日《星月八卦》话题榜的姿势。

至于角落里时不时闪烁的灯光......

不提也罢。


不得不说,初春的天气还是比较寒冷的。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耳边是冷冽寒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几片落叶刮动,带起一道道尖锐声响,让人忍不住战栗。

他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街道,手却稳稳的拖着埃米,将对方抱在怀里,一步一步缓慢朝着学校走去,生怕因为动作太大而惊醒对方。

或许是长时间处在温暖包厢内的缘故,猛然从KTV出来倒是让怀里人下意识皱眉,他嘟囔几声,又往内里挤了挤,整个脸埋在卡米尔胸膛里,以此来获取温暖。

殊不知这样的动作可是苦了抱着他的人。

早在埃米动作时,卡米尔便停止走动,原本抬起的脚也因此放下,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就连身子也显得格外僵硬,直到怀里再次传来平稳呼吸,这才长舒一口气,无奈的看着怀里的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卡米尔下意识回想着,无论是那个让他意外心动的夏日还是之后偶然遇见,都让他感到难以理解,也无法究其原因,只当是自己的错觉。然而就算如此,在那个可谓是糟糕透顶的雨天里,卡米尔却猛然发现,有什么东西正悄无声息的改变着,在他还未来得及发觉前,便已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如果硬要卡米尔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命运,从两人初次相遇开始,一切便已命中注定,注定要让两人彼此相识,直至完全熟悉对方。

就像现在,仅是对方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便牵动着他的心。

想到这卡米尔轻笑,手臂却微微收紧,小心翼翼的将埃米抱在怀中,他看着怀里正安静沉睡的家伙,不知怎的便起了若是对方一直不醒就好了的念头,倒是让他本人也吓了一跳。

街边昏暗的路灯不时闪烁,微小的萤虫来回转悠着,不时撞击灯罩,发出嗒嗒声响。

卡米尔缓慢行走着,走过那家充满回忆的咖啡厅,视线不紧不慢的扫过橱窗上颜色各异的便利贴,前段时间的贴条依然存在,夹杂在诸多贴纸间,倒是一眼便可以看见。

他走过老旧的街角,熟悉的牌匾带着斑驳,见证这条街的来日过往,下面老旧的木门布满划痕,每一道痕迹便代表着一个时段,记载着当时发生的故事,门框上淡雅铃兰微微颤动,发出悦耳轻响。

走着走着,卡米尔便不由自主笑了起来,就连那对平日总是充斥着冰冷的眼眸也被柔和占据,俨然一副温和青年的感觉。

然而就算如此,他的手也紧紧抱着埃米,仿佛抱着重要的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是重要的人。

时间一点点流逝,就连原本并非特别远的路程也因卡米尔的刻意放缓而变得漫长,等两人终于回到宿舍时,已接近清晨。

卡米尔抱着埃米,站在对方房间门口,思考着该如何打开房门,或许他可以将对方安置在沙发上,又或者应该将对方送到自己那去,不想下一刻却猛然发现紧闭的房门微微颤动,仿佛暗示着什么。他下意识用脚碰了碰房门,果不其然发现对方并没有锁。

见状卡米尔愣住,片刻又反应过来,手臂微微收紧,又在感受到对方的不适后放松。他看着面前已经打开的房门,低头思索着,半响才无奈的叹了口气,走进。

这是卡米尔第一次来到埃米的房间,和他曾经想象的不同,埃米的房间并非如大多男生那样杂乱无章,反倒极为有条理,无论是书架上整齐排列的书籍还是柜子里摆放的各式迷你乐器,就连放置吉他的琴架也被专门留出一片空地放置。

显而易见,房间的主人是个极为细心的人。

卡米尔暗想,他低下头,再次看了眼熟睡的家伙,兴许是距离太近的缘故,他能感觉到来自对方的温热气息打在自己身上,就算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热度,就连身上的衣服也因此变得温暖,倒是感觉格外奇怪。

当然他并不讨厌就是了。

卡米尔轻笑,他环顾四周,视线在房间里来回扫视着,半响才抬起脚,朝着角落走去。

那里不同于平常男生那般脏乱的床铺整整齐齐,好似才换过一般,就连那些明显并非本人所买的毛绒抱枕也由大到小,按着顺序靠墙摆放。

应该是女孩子们送的吧。

卡米尔眼眸微暗,他低下头,俯身将怀里的人放在床上,却并没有立即直起身,反而就那样看着对方。

到了这时卡米尔不得不承认,埃米确实长得好看,兴许是平日不常见面的缘故,除却那一日外他并没有仔细看过对方,只是模糊感觉到对方好看。然而此刻,当对方的刘海微微倾斜,将往日被遮挡的部分露出时,卡米尔却突然发现,对方比自己所想的还要清秀,甚至带着些许稚嫩,尤其是在这种毫无防备的时候,便更是如此。

他下意识伸手,轻轻触碰那微红的脸颊,感受指尖传来的柔软细嫩,看着对方因自己动作而微微嘟嘴,又想到对方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上两岁,便不自觉嘴角微扬,轻声道:“小孩子。”

“才不是呢。”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这一下倒是吓坏了卡米尔,他连忙收手,紧跟着整个人便站起身来,仿佛只是刚刚到达这里似的,直到埃米再无声响,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只是在说梦话罢了。

真是的。

卡米尔长呼一口气,他再次伸手,却并未如之前那般触碰对方,反而捏起发梢,在手心里来回把玩着,片刻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松开手,摸上那几乎从不离身的小领带,慢慢将其解开,抽出。

兴许是感觉到有人在动自己,埃米轻喃一声,嘴里嘟囔着似乎是在叫卡米尔别弄,就连原本老实放在身旁的手也下意识抬起,企图将他拨开。

见状卡米尔无奈摇头,他拍了拍对方,仿佛安抚一般,直到对方终于安静下来,这才将领带放到一边,低头思考着是否应该为其脱掉外衣,不料视线却猛然瞥到对方翻起的衣角,当下便移不开视线。

不得不说埃米其实是非常白的,若非平日总是穿些浅色衣服,大概还能更明显一点,尤其是当对方洗完澡,换上深色睡衣,平日因造型而束起的长发披下,一脸没睡醒似的边走边打哈欠时,便更是让人恍神,几乎认不出对方。

没准就算是那些专注保养的女生们也会自叹不如。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他看着对方,平缓起伏的胸膛微微颤动,因衣角翻起而露出大片白皙,隐约可见衣服下那可以说是完美的线条,再想想平日对方在寝室里穿着宽松睡衣的模样,当下便觉得口干舌燥。

不能再待下去了。

卡米尔舔了舔嘴唇,他看着面前毫无防备的人,刚想收回手,不想却猛然被人拽住袖口,整个人也跟着一个趔趄,若非平日反应灵敏的身体下意识撑住床,没准就会这样栽倒在对方身上。

他愣了愣,半响又反应过来,无奈的看着正紧紧攥着自己袖口的手,手臂微微用力,试图将袖子从对方手中挣脱,又担心这样会将对方弄醒,只能任由埃米这样抓着他。

倘若不是知道对方正熟睡着,没准卡米尔就真的以为对方是故意装睡,想要以此来捉弄自己。

想到这卡米尔嘴角微扬,他轻叹一声,很是无奈的搬过一旁的小凳,就那样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对方,片刻又站起身,拽过床尾整齐叠放的棉被,小心翼翼的盖在对方身上,就连边边角角也为对方掖好,生怕自家室友宿醉过后又染上风寒。

做完这一切,卡米尔便不知该做什么,只能手撑着脑袋,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埃米。

可惜完全沉睡的埃米全然不知,不知究竟梦到了什么,他嘴里嘀咕着,好像在与什么人对话似的,片刻又皱起眉头,就连攥着卡米尔的手也更加用力。

见状卡米尔叹了口气,他伸出手,拇指轻轻按压对方眉心,就好像要将紧皱的眉头揉开似的,缓慢揉动着,直到对方终于舒展,就连攥着自己的手也微微放松,这才收回手,打算离开,不想下一刻却听到了对方的轻喃:

“卡米尔...”

卡米尔身子微顿,片刻又恢复过来,他看着埃米,眼里晦暗不明,仿佛带着某种情愫,就连本就深邃的眼眸也因此变得更加暗淡。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企图以此方法来平复自己,不想却只是徒劳。

许久,卡米尔睁开眼,无奈的看着面前睡得正香的人,一时也不该拿对方怎么办,片刻又像是想起什么,嘴角微扬,将即将从对方手中脱离的衣袖重新塞回,这才不紧不慢的拉开被子,在床的另侧躺下。

至于埃米醒来发现自己和他睡在一起,会怎么反应......

就不是卡米尔该考虑的问题了。

-END

评论(8)
热度(197)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