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蛰伏(5)

-混血狼人卡与纯种血族埃,随缘更。

-全文:目录

雨夜来客(五)

“卡米尔。”
 
听到声音卡米尔下意识顿住,片刻又抬起头,眼神淡淡的瞥了眼来者,没有说话,反而看着不远处的埃米出神。
 
兴许是来者做了什么手脚,此刻埃米看起来十分无措,他四处张望着,就连平日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眸也被慌张占据,一副很是着急的样子,倒是让卡米尔感到有点过意不去,毕竟不管怎么说,对方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尽管自己并不怎么需要就是了。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而来者却像是注意到什么似的,下意识顺着卡米尔的视线望去,在看到那个不该存在于此的血族后当下愣住,片刻又回过神,低头思考着,半响才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没想到还能再见到血族,看来教廷的人也没什么用嘛。”帕洛斯拖着胳膊,饶有兴趣的看着埃米。
 
闻言卡米尔回头,略带警告意味的瞥了眼对方,而后者却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嘀咕道:
 
“或许可以用他和那边做个交易,这样老大的计划也方便许——”
 
“帕洛斯!”卡米尔低声打断对方,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在出口前止住,转而神色冰冷的看着对方。
 
尽管话到一半便被人打断,帕洛斯却并不气恼,反而笑眯眯的看着卡米尔,就好像刚才说的都是玩笑似的,然而卡米尔知道,对方是真的这么认为,毕竟无论让谁看,这个交易都是极为划算的。
 
就连他也不例外。
 
想到这卡米尔眼眸微闪,视线紧紧盯着埃米,仿佛在做什么决定似的,片刻才回过头,看着面前等待答复的白发青年,淡淡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
 
本以为卡米尔会提前布置计划,不想听到的却是这么一句话,帕洛斯身子微顿,他看着卡米尔,上下打量着对方,在确定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后,露出一个很是惊讶的表情。
 
“不是吧卡米尔,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等?”帕洛斯皱眉,满是疑惑的看着卡米尔,似乎在等待着对方的解释,不想半天也没等到,便继续道:“你知不知道那边逼得有多紧,要不是老头子还活着,没准下一刻你见到的就不是我,而是那些暗杀者了。”
 
“别忘了你这次出来的目的,卡米尔。”
 
似乎是怕周围人听见,帕洛斯刻意压低声音,就连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全然的凝重。
 
可惜卡米尔却并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瞥了帕洛斯一眼,便再次看向埃米,本就深邃的眼眸在那一瞬间变得柔和,又带着些许茫然与疑惑,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见状帕洛斯眨了眨眼,刚想开口,又恍然明白过来,整个人跟着愣了愣,他瞪着眼睛,看了眼不远处焦急寻找的血族,又看了看面前明显不太对劲的卡米尔,微不可见的抽了抽嘴角。
 
他低头思索着,脑海里将各种可能的情况都过了一遍,半响才抬起头,仿佛妥协似的看着卡米尔,无奈道:
 
“好吧好吧,谁让我的任务是配合你呢。”
 
帕洛斯笑了笑,想到自己兴许发现了对方的小秘密,顿时觉得心情大好,他伸出手,想要去搭卡米尔肩膀,不想却被对方一把拍开。
 
“还是这么冷淡,一点同伴友爱都没有。”帕洛斯无奈,嘴里嘀咕着似乎是在埋怨对方过于冷淡,视线却直勾勾盯着埃米,眯着眼打量着对方,直到对方猛然回头看向这边,这才略微无奈的摇头道:“好像被发现了,看来是个纯血呢。”
 
“不得了不得了。”帕洛斯感叹。
 
卡米尔抬眸,面无表情的看着帕洛斯,尽管并没有开口,后者却明白对方是真的在警告自己,不要擅自行动什么的。
 
难搞的人。
 
帕洛斯腹诽,他清了清嗓子,又瞥了眼四周拥挤的人群,待看到那熟悉的黑色人影,顿时神色一变,就连身体也变得紧绷,他暗骂一声,身子微动,借着人群的遮挡,快速在卡米尔耳边低声道:“我先走了,有事就到那里找我。”
 
闻言卡米尔扭头,朝着对方所说的方向看去,不想刚看一眼便被那过分奢华话的店铺装饰给震撼到,当下便是一愣,片刻才回过神,无语的瞥了眼帕洛斯。
 
见状帕洛斯轻啧,看起来很是着急,视线紧紧的盯着远处,直到望见那人向远走去,这才松了口气,漫不经心的解释道:“谁让克维亚女士给出的条件最好呢。”
 
“你知道的,我向来讨厌体力活。”帕洛斯轻笑,他托着胳膊,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仿佛之前的焦急都只是幻觉。
 
卡米尔不置可否,他抬起头,刚想开口,不想却突然瞥见埃米朝这边挤来,当下便不再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帕洛斯一眼。
 
而帕洛斯则在埃米行动的第一时刻便已停止,笑眯眯的看着卡米尔,似乎想要作怪,直到对方终于忍不住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后,这才站起身,借着身边来往人群的遮挡,不紧不慢的朝着另一方向走去,没过一会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视力绝佳的卡米尔也无法找到。
 
该说不愧是擅长隐匿和伪装的魅魔吗?
 
卡米尔想,他理了理因人群拥挤而微显零乱的斗篷,又清了清嗓子,确定自己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抬起脚,却并不是与埃米会和,反而往另一头走去。
 
 
当埃米找到卡米尔的时候,对方正站在工艺店门口,望着陈列在外的展示品出神。
 
埃米眨了眨眼,看着不远处整齐摆列银制武器,嘴角微动,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毕竟在他看来,就算卡米尔只是一个混血儿,也天生有着对银器的敬畏与忌惮。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不仅没有露出任何不适,反而伸出手想要触碰那些银器,埃米甚至可以从对方的眼中看到那显而易见的欣赏,就好像对方所看的并非是可以杀死强大狼人的武器,而是某种精致的艺术品。

真是可怕至极。
 
埃米抽了抽嘴角,又想到之前出现的异状,便当下了然,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这里放置的某种东西干扰到血族的感应系统,以至于自己无法感应卡米尔的气息。这么想来,等会还得叮嘱点对方,少到这里闲逛。
 
想到这埃米暗自点头,他伸出手,刚想开口,不想对方却突然回头,警惕的看着自己,又在发现是自己后神情略微缓和,淡淡道:
 
“你去哪了?”
 
听那语气,倒有点恶人先告状的感觉。
 
埃米撇嘴,兴许是之前太过着急而影响到情绪,莫名有一种委屈感,很快便又变为愤怒与不满,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决定是多么的可笑,不仅为自己找了个大麻烦,而且对方还丝毫没有求助于人的样子,反倒理所当然,就好像自己应该这么做似的。
 
因此当埃米再次开口,便难免带上不快,就连笑容也变得格外僵硬,显然一副生气的样子。
 
“那时不是说了要去甜品店逛逛么,害我找你找了半天。”
 
似乎是察觉到埃米的不快,卡米尔抬头,深蓝的眼眸平静的看着对方,就好像要透过这看清对方的心思,直到埃米忍不住皱眉,他才眨了眨眼,开口道:
 
“抱歉,是我没注意,走散了。”
 
闻言埃米一愣,片刻又反应过来,懊恼的看着面前诚恳道歉的小狼人,顿时觉得自己糟糕透顶,活了几百年竟然还会与一个幼崽置气。

他咂了咂嘴,略带尴尬的看着店门两边刻意摆放的铜像,清咳一声,这才开口道:“不怪你,毕竟刚刚人确实太多了,而且这里比较特殊。”

“话说你看这些都不会感到害怕吗,若是被这些捅上一刀的话,就算是自愈能力极强的狼人,也很难愈合的。”

听到这卡米尔眼眸微闪,他自然知道对狼人而言银器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可惜对他而言,这种东西早在几年前便已没有威慑作用,顶多算得上是一种利器,比普通武器锋利少许罢了。

然而话虽如此,却有一件事是却让格外在意;那便是——

埃米此刻的状态。

在卡米尔的认知里,就大多数黑暗生物而言,银制品并非什么美好的存在,反而代表着死亡,甚至就连那些极为强大的种族,也不敢轻易与其对抗,尤其是那些受教廷加护过的银器,便更是如此。

因此几乎所有的黑暗生物都厌恶着银器,更不用提那些自诩为古老贵族的吸血鬼,对他们来说银制品与阳光是等价的,都是能轻而易举杀死他们的存在,就算稍微靠近一点都会感到不适,恨不得立刻从范围内消失。

然而就埃米此刻的状态来看,除却最初那点小别扭外,对方似乎并无异常,一点也没有书上所说的那种明显的厌恶与恶心,看起来也并不在意这些,完全不受影响似的,倒是让卡米尔感到惊讶。

他看着埃米,视线在对方身上来回扫视着,后者则一脸莫名其妙,低头审视着自己,待未发现异状后又抬起头,疑惑的询问道:

“我身上有哪里不对的吗?”

“......没有”卡米尔道,他低头思索着,又瞥了眼身旁的展示架,继续道:“你没什么感觉吗?”

“哈,我能有什么感觉?”埃米歪了歪脑袋,似乎一点也不明白对方在说些什么,半响才猛然醒悟,望着那整齐摆列的银制兵器,苦笑道:“这些东西啊,我已经习惯了。”


“早在很久以前。”

-TBC

评论(19)
热度(70)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