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百日卡埃·Day 89】言出必行

-海盗卡与贵族埃。
-果然赶不完,日后补全。

-个人归档
 

当船体发生动荡的时候,埃米正窝在不算舒适的软床里,拿着薄薄小本书写着,记录这一段平静的海上旅行。可惜因为突然震动,原本流畅的笔触猛然一顿,紧跟着便是一条明显的划痕。

埃米顿住,苦恼的看着划痕,思索片刻还是决定放弃。

“又浪费一页...”

埃米嘀咕,无奈撕掉纸张,不想正当他准备动笔时,第二次撞击便已到来,这一次就连他本人也因此而直接撞到墙上。

“痛痛痛——”

埃米轻呼,原本就有暗伤的后腰这下变得更加疼痛,他缓慢呼吸着,待阵痛稍减,这才下床,寻找掉落在地的钢笔。毕竟那可是公爵大人给的赠礼,若是就这么丢了的话,没准会让对方不悦。

“啊,在这里。”

埃米弯腰,将卡在床角的钢笔捡起,确定没有任何损坏,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其收起,不想下一刻耳边却突然变得嘈杂,隐约能听到女人的尖叫。他靠在门边,仔细探听着,片刻才听清外面的人喊的是'海盗来了'。

真不走运。

埃米皱眉,虽说在出行前便已做好会遇上海盗的准备,却没想到对方会来的如此突然,也没想到就算是这艘号称'亚拉克最强'的航船也如其他一样,在面对海盗的时候毫无反抗之力,而且就外面的吵闹程度来看,对方显然已经登船。

“果然还是应该找佣兵队的...”

埃米嘀咕,他略作思考,便开始收拾行李,快速将重要物品藏进内衬,又将房间摆弄的看起来毫无人住的样子,这才拿着小行李箱打算出门,却在握上把手时猛然听到人声。

糟糕!

埃米心里一惊,还来不及思考,身体便自己行动起来,他下意识将小行李箱藏进柜底,紧跟着身子一缩,溜进床底。

下一刻便听见房门破开声。

 “嗯?这里没人住吗。”略微慵懒,好似不经意间随口一问,又像是在观察似的,缓慢走进房间,一步一步向埃米靠近,在床边站定。

埃米看着面前的皮靴,丝毫不敢有任何动作,就连呼吸也变得轻微,生怕因此而暴露自己。细密汗水自额间渗出,不过一会便打湿发梢。好在对方似乎并未发现埃米,只是稍作停顿便重新抬脚,朝着房门的方向走去。

可惜就在此时,另一声音突然响起,使得原本离开的人再度站定。

“没准是害怕的躲起来了,话说老大,我们这次到底要干啥?”

“就随便捞点东西,”对方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片刻又继续道:“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玳瑁公爵的女儿。”

听到这埃米皱眉,大脑快速思考着,毕竟他们这次出行并未告诉任何人,就连平日要好的朋友们也只当他们因前段时间的闹剧而在家中禁闭,可这些远在海上的海盗们是如何得知,又是如何锁定他们的船只。

仅仅只是一瞬间,埃米便想到了许多可能,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让他颤栗。

“先去看看别的地方吧,大哥。”清冷嗓音自门口响起,埃米当下一愣,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他仔细回想着,半天也没能从记忆里找到与之相匹的面容,只得感慨自己大概是糊涂了,毕竟——

他怎么可能和海盗认识呢。

对方似乎又说了什么,刻意压低的嗓音使得音节变得模糊,只能隐约听到些许声音,却无法辨清其中的字句,埃米微微抬头,打算向边缘移动些许,不想下一刻却猛然被黑影笼罩,就连视线也被完全挡住。

“怎么?”

“不,没什么。”

埃米捂着嘴,他隐约感觉到挡住自己的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却又疑惑于对方的否认,直到脚步声响起,视野重归明亮,埃米这才反应过来对方竟然就这样放过这里。

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埃米漫不经心的想,尽管外面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但他却未从床底出来,反而静静的待在那里,直到确定再无问题后,这才从床底爬出,不想刚站起身便与深蓝直接相撞,当下惊得向后退去,紧跟着整个人便直接跌坐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站在凳子上的青年。

“噗。”

对方似乎并未料到埃米会有如此反应,直接笑出声来,就连原本冰冷的眼眸也变得柔和,他看着埃米,片刻才像想起什么似的,从凳子上走下,不紧不慢的走到门口,将原本开着的门关闭,甚至还贴心的上了锁。

“咔哒。”

见状埃米愣住,湛蓝的眼眸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却又在下一刻消失,转而警惕的看着青年。当然这并不怪他,毕竟无论是对方身上那怪异的服饰,还是对方腰间别着的匕首,都明晃晃的显示着对方的身份。

毫无疑问,对方是一名海盗。

而且从身上的气势来看,没准地位还不低。

埃米思索着,视线紧紧的盯着对方,手却悄无声息的摸向后腰,摸上那把临行前特意藏起的匕首,他能感觉到由刀柄传来的森森寒意,还未出鞘,却已让他胆战心惊。

说起来这把匕首还是临行前老管家特意交给他,说是以防万一,而他也只当壮胆,倘若真要他用这把匕首杀人...

大概是不可能的吧。

想到这埃米暗自唾弃,他抬起头,刚想说点什么来打破僵局,不想对方却突然逼近,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为什么要躲起来?”仍旧是熟悉的清冷嗓音。

埃米愣住,似乎并未想到对方会问这个,他想了想,片刻才犹豫道:“因为...听到有人喊海盗来了,就下意识躲起来了。”

“那个,如果你们要钱的话,都在那个大箱子里,能不能放过我......”

说罢埃米低头,身体微微颤动,就好像真的非常害怕似的,再加上略微稚嫩的面容,倒真有那么点不谙世事的小少爷的样子。若非早已知晓对方的性子,没准卡米尔就真的会以为对方就是如此。

然而卡米尔知道,对方只是在谋划什么。

想到这卡米尔垂眸,视线轻飘飘的在埃米身上来回扫视着,就好像真的在思考埃米话中的可信度,而埃米也不急,就这样低着头,任卡米尔打量,甚至还时不时抬起头,偷偷瞄一眼对方,待看到卡米尔的眼神后又快速低头,活脱脱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

见状卡米尔嘴角微扬,又快速消退,仿佛那一瞬间的微笑都只是错觉,他抬起手,沉吟片刻,这才询问道:“东西都在这里了?”

“嗯。”埃米应声,他抬起头,湛蓝的眼眸紧紧盯着卡米尔,带着些许期待。

不知是埃米故意示弱有了效果,还是对方本就轻视,埃米看着对方显然已经放松警惕,只是了了打量自己,确定自己没有任何威胁后,便自顾自走到一旁的大箱子边,却在即将蹲下前顿住,淡淡道:

“你就在这待着,等会我会放你离开。”

听到这埃米眼眸微闪,很是错愕的看着卡米尔,片刻又想起自己是在伪装,便快速收敛表情,略带惊喜的点了点头。

而一直注意他的卡米尔自然没有错过这个细节,当下便忍不住想要去捏对方脸颊,又在转头前止住,转而俯身打开箱子,看到的却是整齐摆放的衣物,他随意翻弄着,果不其然在衣服下找到几块金条以及些许宝石。

肯定还有其他东西。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不想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出现异动,他下意识抬手,又在半中央停下,转而握上箱子边缘,假装以此稳住身形,继续在箱子里翻找着,直到冰冷触感自颈侧传来,这才停止。

“不许动,如果你不想受伤的话。”埃米低声道,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又或者只是害怕伤害到对方,他的手微微颤抖,就连说话也显得略微不顺。

兴许是感觉到身后人的紧张,卡米尔嘴角微扬,不仅没有任何惧怕,反而将脖颈轻压刀刃,白皙的皮肤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

埃米一愣,下意识想要将匕首收回,又在行动前止住,只是堪堪挨着对方,他看着那道血痕,视线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片刻才恢复过来,他咬了咬嘴唇,道:

“虽然这样并不太好,但是先生,能否请你说说外面的情况?”

“你们的船已经被我们接管。”

闻言埃米皱眉,他下意识觉得对方这是在玩自己,却又因那道正缓缓向外渗血的伤口而打消念头,毕竟无论是谁,都不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就算是海盗先生。

因此就算答案再如何不满意,他也只能无奈追问:“详细一点,比如你们打算打算做什么,怎么处理船上的人。”

“我们接到消息艾比小姐在这个船上,她身上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听到这埃米沉思,在他的记忆里,尽管自家老姐深受玳瑁公爵喜爱,珠宝首饰数不胜数,对方却从未将重要东西交给她过,而自己也只是从对方手中得到一支谈得上是精致的羽毛笔,没有任何可以引起海盗重视的东西。

因此只是略作回忆,埃米便极为遗憾的告诉对方:

“那很抱歉,我想老姐身上并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可惜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对此表达什么,然而当埃米想要继续说什么时,却猛然感觉手下力道增大,他瞳孔微缩,刚想收回匕首,不想手腕却被对方握住,紧跟着整个人便被翻倒在地,本就脆弱的后腰再一次撞击地面,当下痛的他直冒冷汗,连带着脸色也变得苍白。

似乎没想到埃米反应会这么大,卡米尔握着对方的手微微放松,他看着面前明显不太对劲的青年,眉头紧皱,看起来很是担心。

“背受伤了?”

关你什么事,埃米暗骂,他闭上眼,强忍着身体的痛楚,胸膛微微起伏,仿佛在平复着什么,然而二次撞击导致的伤害使得早年的暗伤发作,细密汗水自额间渗出,不过一会便打湿发梢。

见状卡米尔垂眸,澄澈的眼眸微微颤动,似乎在思考什么,片刻才下定决心,握着手腕的手一松,转而揽过对方,轻而易举的便将埃米抱起。

身体猛然腾空倒是让埃米吓得吸了口气,然而后腰的阵痛却让他难以忍受,光是忍住即将出口的声音便已耗费他太多心神,更不用提此刻过于羞耻的姿势,尤其是在听到路过的大概也是海盗的人们的惊讶询问,就更让他感到难堪,连带着身体的痛楚也逐渐消失,只剩下脸颊边的温暖触感。

兴许是视觉的消失,其他感官倒变得格外灵敏——悠长的海燕轻鸣自上空回荡,冷冽寒风刮过脸颊引起一阵火辣辣的触感,被海风带来的腥臭萦绕鼻间,夹杂着若隐若无的铁锈味,倒是让埃米想起对方似乎并未处理自己的伤势。

刚刚刀刃似乎陷进去了。

埃米胡思乱想着,他很想开口让对方放下自己去处理脖子上的伤,很想询问对方为什么会这样做,很想问对方那怪异的熟悉感又是为何,然而身上的痛楚却让他连开口说一句完整的话也无可奈何,只能发出几个破碎的单音。

不想就算是这样,对方仍注意到了他的异常,仿佛安抚似的,埃米感到抱着自己的手微微收拢,紧跟着便是一如既往令他感到格外熟悉的清冷嗓音。

“睡吧,睡着就没事了。”

不知是对方话语的安抚作用,还是神经变得麻木,埃米感觉到原本困扰自己的痛感消失不见,就连异常的寒冷也随之而去,唯一剩下的便是温暖与安心,有那么一瞬间他竟觉得这样也好。

大概是因为耳边传来的频率异常的心跳声。

埃米想,或许是太过劳累,他感觉思绪逐渐远去,就连心神也变得不再清醒,直到身体陷入柔软,便再也忍不住陷入沉睡。
 

埃米是被自家老姐的声音给吵醒的。

他缓缓睁眼,看到的便是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他眨了眨眼,似乎并未分清自己究竟在哪,又发生了什么事,而过于干渴的喉咙又让他无法出声,只能徒劳的张开嘴,发出意味不明的轻嗬。

“可算醒了衰仔,感觉如何,要不喝点水什么,还是要其他什么的?”

艾比显然并没有照顾他人的经验,仍旧扒着埃米询问着,下一刻便被人推开,当下一愣,片刻又反应过来,刚想开口抱怨,不想却看到那个阴沉的青年极为温柔的扶着自家老弟起身,又小心翼翼的将水杯放在对方唇边,顿时感觉到世界的恶意。

艾比歪了歪脑袋,似乎并不明白自家老弟什么时候与海盗这么熟稔,却又碍于对方之前的气势,只得忍着心中的好奇,看着面前极为诡异的一幕。

当然房间里并非只有他们两,其他人也同她一样,神色各异的看着卡米尔,仿佛想要从对方脸上看出点什么,然而除了那与平常完全不同的温柔外,没有其他,就连向来熟悉卡米尔的雷狮也感到惊讶,他眉头微扬,看着卡米尔不知在想些什么。

可惜就算是埃米本人,也处于迷茫状态,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待冰凉液体自喉管流下,火辣刺痛逐渐平息,这才清了清嗓子,略带嘶哑的向卡米尔道谢,而后者则拿着那杯水,也不打算离开,就那样站在床边,神色淡淡的看着埃米,倒是让埃米感到格外怪异。

然而当他看到对方身后的艾比后,那份怪异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全然迷茫。

“那个,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卡米尔张了张嘴,刚想开口,不想另一个声音却赶在他之前,只得抿了抿嘴,却丝毫没有给对方让位的意思。

“噢,他们答应送我们去登格鲁边境,不过有个条件。”艾比支吾,片刻又像是岔开话题似的,咋呼道:“先别管这些,倒是衰仔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几天?”

“...一天?”埃米犹豫着,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个适中的答案。

艾比摇头,伸出手朝对方摆了摆,道:“三天,整整三天。”

埃米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会睡这么久,错愕许久才喃喃道:“这么久吗?”

“是啊,一会叫冷一会叫热的,”艾比嘟囔,又见边上人的视线,撇了撇嘴还是补充道:“可得感谢人家,当着整个航船乘客的面抱过来,不眠不休盯着你三天,真不知道——”

艾比显然还想说什么,不想身上却突然打起寒颤,她下意识看向卡米尔,果不其然看到对方略带暗示的眼神,当下一噎,直到埃米追问这才改口道:

“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也没见你这样啊。”

闻言埃米无奈摇头,只道自己也不太清楚,然而卡米尔却知道对方大概清楚的很,只是不愿让艾比知道,也不愿让对方因此担心。由此推测对方落下旧疾可能也是因为艾比。

想到这卡米尔垂眸,深蓝的眼眸晦暗不明,他看着埃米,清秀的面容略显稚嫩,虽与当初的少年大不相同,却仍能看出些许影子,尤其是那对湛蓝的眼眸,更是让卡米尔晃神。

不得不说当现实与记忆再次重合,卡米尔竟感觉到莫名的恐惧,就好像置身梦中一般,一切都不太真切。

直到耳边猛然响起对方的声音,卡米尔这才回神。

“谢谢,还有不好意思之前伤到了你,非常抱歉。”埃米略带歉意地看着卡米尔,视线紧紧盯着对方缠满纱布的脖颈,若非此刻身体不允许,他或许就会这样扑上去查看一番。

当然那都是卡米尔的想象,尽管当年的对方会这样做,但时过境迁,对方早已不再是那个毫无防备之心的贵族少年,而自己也不再是那个狼狈落魄的流浪者,完全不同的立场,自然也没有理由去做相同的事。

尤其是自己在对方眼中还是带着海盗标签的陌生人,便更是如此。

想到这卡米尔莫名感到沮丧,连带着身上的气势也逐渐变得冰冷,他轻应一声不再说话,倒是让想要继续开口的埃米不知如何是好,他求助似的看向自家老姐,不想对方却别过头,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然而埃米不知道的是,艾比只是单纯的不想与对方说话,每每想到对方竟然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单手将她拎过来,还是以非常不美观的姿势,便觉得火气上涌,更加不待见对方。

好在门口看戏的几位并非纯粹的凑热闹,似乎是察觉到房内尴尬的气氛,帕洛斯瞥了眼身旁沉默的雷狮,又看了看不远处同样沉默的卡米尔,再瞧那边异常尴尬的埃米,无奈摇头。

“话说睡了这么多天,小少爷也该饿了吧?”帕洛斯提醒道。

仿佛回应似的,话音刚落房间里便响起一阵声响,就连站在门口的几位也听得极为清楚,更不用说是靠近床边的卡米尔,他身子微顿,丢下一句'我去拿吃的'便匆匆离去,丝毫不见平日的沉稳。

而埃米则满脸通红,虽说这也算是解了刚刚的尴尬,然而他本人却并未松口气,反倒感到极为羞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

可惜不管埃米再怎么想,此刻他也只能坐在床上,接受众人视线的洗礼。

“喂衰仔,你和卡米尔怎么回事?”兴许是八卦心作祟,艾比弯腰,小声向埃米询问着,也不管身后的那帮海盗怎么想,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和自家老弟说起悄悄话来。

“不知道啊,话说卡米尔是谁?”埃米低声道。

“就刚刚那个面瘫,你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他还这么帮你,”艾比翻了个白眼,又继续道:“凭啥啊?”

“我怎么知道......”埃米嘟囔,老实说就连他本人也很迷茫,毕竟不管他如何回想,都无法找到与卡米尔相关的记忆,然而就此刻的状况来看对方却像是认识自己似的。

不想正当埃米努力回想时,原本站在门口凑热闹的人却突然开口,仅是一句话便让埃米不知该如何回答。

“感觉也没什么特别的,卡米尔是怎么看上你的?”雷狮淡淡道,视线在埃米身上来回扫视着,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却让后者感到格外不适。

这我也想知道。

埃米吐槽,片刻才猛然发现这句话的重点,原本消退的温度再次回升,只得尴尬的朝雷狮笑了笑,道:

“我想这中间应该有什么误会。”

闻言雷狮嗤笑,就好像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似的,顿时感到无趣,就连因卡米尔多次提及而引起的兴趣也在见到埃米后完全消散。

“算了,卡米尔自己知道分寸。”雷狮起身,轻轻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腰间因姿势原因而遮住的匕首露出,刀柄上细密的花纹搭配恰到好处的宝石,饶是向来对物品外表不太在乎的埃米也不由自主称赞这巧妙的做工。

似乎是察觉到埃米的视线,原本打算离开的雷狮身形微顿,他看着埃米,似乎想到了什么,极为暗示似的握上刀柄,意有所指的看着埃米。

埃米当下一震,连带着腰板也不自觉挺直,然而微微颤抖的手却暴露了一切,直到对方带着其他人离开,他才长呼一口气,再一摸额头,竟然被吓出了冷汗。

“老姐,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想话刚出口,便听到熟悉声音自门口传来,埃米下意识抬头,果不其然看到抱着水果和粗面包的卡米尔。

“你果然不记得,”卡米尔轻声道,他看着面前呆愕的青年,自嘲似撇了撇嘴,继续道:“你答应过的,要来找我。”

闻言埃米愣住,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惜对方并没有给他机会,在他开口前,便再一次丢下重弹。

“而且你明明说过了,要和我在一起。”

-TBC








评论(14)
热度(159)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