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人偶】得愿

-是个原创崽


  当我醒来时,他还在睡着。


  兴许是梦里又有那人,他眉头紧皱,嘴里不断呢喃着。我听了听,似乎还是那句话——不要走。

 

  他猛然坐起,一脸惊愕的看着面前的我,片刻又恍然低下头,整个人埋在被子里,身体微微抽动。


  那一刻我很想伸出手,像那个人曾经做过的那样将他抱住。


  可惜我永远无法做到。



  一曲舞毕周遭掌声轰鸣,我微微欠身,如往常那般向众人行礼。我能感受到来自周围人群的视线,有惊奇的、有欣赏的、有参杂艳羡的,同样也有满含恶意的。


  我坐在他的肩头,看着面前那张熟悉的脸,听着他略带紧张的向对方问好,感受着身下微弱的颤动,我很想开口,告诉他面前这个人或许从未喜欢过他,对方的眼神始终落在我身上,带着那毫无遮掩的贪婪与恶意。


  然而我不能。



  那个人终归还是回来了。


  那一天他非常高兴,早早的便将房子打扫了一番,又购置了许多杂物,甚至还买了盆花放在桌上,而原先的地方则被放了几本杂书和工艺品——因为那个人向来不喜欢我们。


  好在当他抱起我时,他沉默许久,终归还是将我放在一旁,为我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喃喃道:“就留一个应该没有影响......”


  然而我知道,这只是徒劳。



  他们吵架了。


  我被他抱在怀里,和断裂的右手一起,直到那个人甩门而去,他这才抱着我回到房间。


  他拿着抹布轻轻搽拭着,红渍混杂着乌黑,将白色尽数污染。他抚摸着我右手的裂口,又将背后的小针拆除,看着上面的血迹,莫名的笑了起来。


  我不能理解他的表情,但我想他大概是高兴的。


  毕竟他很久没这样笑过了。


  我被修好了,放置在书房的架子上。


  尽管替代的右臂并不如之前灵活,好在我再也不用跳舞,便也不需要那般要求,而他则也不再出门,整日埋头于桌前。一个又一个人出现,又悄然消失,而我身上的衣服也从原先的粗糙变为柔软,从简陋变为精致,桌面变得越来越大,桌子上的东西也变得越多。


  偶尔他也会停下来,略带疲倦的看着我,轻声道:“你说他什么时候会来呢?”


  大概很快就会吧,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而他却只是像上次那样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那个人要回来了。


  这一天他没有再做什么,只是将家中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抱着我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待着。


  “你说他会喜欢我给的礼物吗?”他突然开口,尽管我并不知道他所指为何,但我想那个人应该会很喜欢。


  毕竟这可是他精心准备的。



  那个人来了。


  他抱着我,带着那个人在家中转悠着,无论是精美的工艺还是高档的家具,就连那架子上的书,也从普通本换成了精装册。那个人看起来非常高兴,他们共进了晚餐,在餐桌上他将那个盒子拿出,当着那个人的面打开。


  我看到那个人突然僵住,紧跟着便站了起来,又突然坐下。


  于是那个人留了下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那个人正坐在那里。


  而他则抱着那个人,为对方整理领口和衣袖,就像他曾对我做的那样,又贴着那个人的耳垂,在对方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我听了听,大概是——


  你终于属于我。


ps:那边说看不懂,大概我写东西真的很奇怪,要让我把三个人设都直接写出来,然而我觉得那才是这篇的目的。

评论(4)
热度(10)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