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口感极佳(上)

-是大学学长埃和高中学弟卡,部分过程请勿考据。

-目标一周内写完,其实是曾经的贺文【叹】

-目录


  “然后把蛋糊搅拌至无颗粒,记住速度不要太快。”


  “当然如果你想被蛋糊溅一身的话,也可以试一试。”


  埃米轻笑,原本略显微弱的声音在扩音器的加成后变得格外清亮,就连偶然路过教室的小情侣们也忍不住驻足,观赏着这位难得一见的年轻教员进行蛋糕制作的教授。


  “好了,现在将之前打好的蛋白倒入牛奶盘,三分之就行。”说到这埃米不紧不慢的拿起一旁的牛奶盘,仿佛在进行某种神圣仪式似的将纯白缓缓倒入,待倒入三分之一后,又快速抬起,朝着学员们微笑道:


  “记住可不要倒太多,不然我们美味的蛋糕没准会变得软塌塌呢。”


  话音刚落教室里便响起几声嬉笑,埃米抬眸,果不其然看到女生碗里大片的白色,无奈的摇了摇头,感叹对方又浪费了一次材料。


  但愿丹哥不会算在自己头上。


  “接下来就和刚刚一样,均匀搅拌至融合,不过这一次要翻转,可不要再划圈了。”


  为了让学员们明白何为翻转搅拌,埃米不得不将牛奶盘高高举起,虽不似平常那般顺手,却并不会影响到他,依然娴熟自然的搅拌着,不过一会便得到颜色极佳的淡黄色糊状物。


  可惜台下的学员却没有埃米这般熟练,各自握着手中的搅拌器,缓慢搅拌着,时不时停下来看看埃米手中的样品,比较着两者间的差别,片刻才重新搅拌,却仍得不到想要的样子,便越发急躁。


  一时间教室里便充满搅拌器与铝盆的碰撞声,混杂着些许碎语,倒是让这里显得格外热闹——又吸引了不少注目。


  所以把自己调到这个教室果然就是为了宣传吧?


  想到这埃米摇头,他再次看向手忙脚乱的众人众人,尽管非常想要提醒学员们不要太用力,又担心自己这么一说会导致更多的麻烦,只得耐心等待,直到女生的声音突然响起,这才抬头看向对方。


  “如果划圈会怎么样啊,埃米前辈?”位于前排的女生似乎已经完成了搅拌,此刻正一脸好奇的向他询问着。


  到了这里就不得不提这称呼,兴许是埃米的外貌太过稚嫩,又或者只是学员年龄偏大,每当轮到他教课时,课堂总会显得格外轻松,就连原本紧张的女学员也放松下来,自然的向他提问,甚至就连称呼也由原来的'老师'变为'前辈'。


  就算偶尔有那么几个嬉笑打闹的学员,在看到埃米略带无奈的眼神后也变得乖巧,老实的跟着他的步骤学习。


  如果硬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所谓的亲和力吧。


  “那会让蛋白消泡,”埃米想了想,又觉得这样太过抽象,只得拿以前的失败经历形容,“大概就是别人的蛋糕做出来有这么大,而我们的蛋糕——”


  “可能就只有这么一点点了。”


  说着说着埃米还极为夸张的比划了一下,倒是让教室里的其他学员忍俊不禁,就连那个问问题的女生也放下手中的东西,笑眯眯的朝埃米道谢。


  见状埃米便知对方已无问题,便不再关注,重新看向其他学员,默默等待着,顺便解放自己长时间站立的腿。


  反正有工作台挡着,自己稍微放松一下也没人看得见。


  唔就是要注意下外面。


  想到这埃米扭头,快速扫视教室外观看的人群,不想就在这时,埃米却猛然瞥见玻璃墙外熟悉的身影,当下一愣,片刻又反应过来,笑眯眯的朝站在外面的青年招了招手。


  兴许是刚刚放学,此刻对方仍穿着制服,手中的拎包鼓鼓囊囊,透过边缘缝隙隐约能看到内里的书本以及部分橙黄色不明物体,埃米想了想,竟没能猜出那是什么东西。


  当然他也仅仅只是好奇罢了,若真要询问......


  那便是对方的隐私了。


  想到这埃米抬眸,看着对方极为自然的推开门,就好像对方并未迟到似的,面无表情的走到教室后排,在角落闲置的工作台前坐下,放下书包,又极为小心的编起袖口,慢条斯理的将所需材料从底柜拿出,开始进行事前的准备工作。


  果然还是那个样子。


  埃米无奈叹气,虽说以对方的水平没准几分钟便能追上自己,就像往常一样,或是看着自己等待下一步骤的教授,又或是盯着面前的工作台发呆,直到自己开口讲解下一步操作,这才回神,不紧不慢的处理着手中的材料。


  然而就算如此,若不是亲眼目睹对方这段时间的进步,埃米绝不会相信面前这个手法娴熟的青年一周前,还只是个连如何打鸡蛋都不知道的生活小白。


  那还是一周前,对方第一次参加课程时的发生的事情。

+

  “力气再小一点。”


  “不对不对,还是得稍微用点力气,不然打不碎蛋壳。”


  “停停停,我再给你示范一遍。”


  兴许是终于明白青年再怎么做下去也只是浪费鸡蛋,埃米及时叫停青年,同时将竹篮从对方手边拽走,以防对方忍不住再次试验,从而浪费更多材料。


  天知道这些可都是要从他的工资里扣的!!


  但更为可怕的是怎么会有人连打鸡蛋都不会......


  埃米腹诽着,他拿起一个鸡蛋,在青年面前示意着,纤细的手指轻抚蛋身,仿佛在向对方展示一件艺术品似的,沿着蛋身缓慢滑动,最终落在侧面中部。


  “要让蛋壳突出的部位接触铝碗的边缘,不要太过用力也不要太轻。”


  埃米轻声道,拿着鸡蛋的手轻触碗缘,手指微微用力,澄澈的液体便自然流出,轻而易举的掉落碗中,没有任何蛋壳碎屑掉落,就连工作台也如往常那般整洁。


  “好了,就是这样,要不你再试试?”


  闻言卡米尔垂眸,看着面前微笑着的青年与对方手中的鸡蛋,一时竟不知道是否该接,直到对方挑眉催促,这才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拿过那个可怜的鸡蛋。


  不幸的是,这个鸡蛋也没能逃过被卡米尔摧残的命运,如它的前辈那般,在对方的手炸开。


  卡米尔敢保证,在鸡蛋炸裂的那一瞬间,他听见身旁的青年发出一声哀嚎,紧跟着便是一句清晰的吐槽。


  “天呐,为什么又炸了?!”


  卡米尔垂眸,看着面前几乎维持不住笑容的埃米,不语。


  似乎是察觉到卡米尔的低落,埃米轻咳,就好像刚才的吐槽并非出自他口似的,一本正经的安慰道:


  “没事,咱们多练练,咱们五中的高材生可不能不会这个。”


  听到这卡米尔抬眸,看着面前笑眯眯的青年动了动嘴角,却并没有说话,反而自顾自拿起一个鸡蛋,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下,再一次磕上铝盆边缘。


  “咔——”


  很好,又浪费一个鸡蛋。


  埃米扶额,一想到当课程结束,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来自上司的亲切问候以及一份材料补偿费,就感觉格外无奈。


  虽说他也可以向学员要求赔偿,毕竟这些材料的损失都是对方造成的,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能说的出口,尤其是在看到面前这对极为委屈与沮丧的眼神后,便更加无法埋怨对方。


  因此,也只能认了。


  思及此埃米无奈叹气,他看着面前拿着抹布低头清理桌面的青年,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对方,半响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要不今天就先这样,下次咱们再试试?”


  闻言卡米尔只是拿起抹布,将混乱的操作台清理干净,又将碗碟洗净,整个过程一言不发,倒是让一直看着他的埃米忍不住想要安慰他,却又不知该从何开口。


  不想下一刻对方却突然出声——


  “我会学会的。”


  卡米尔闷声道。


  闻言埃米一愣,片刻又恍然反应过来,他看着面前身穿白色校服的青年,看着对方略显生疏的将桌上的用具归位,当下便觉所有不耐都随之消失,他叹了口气,笑道:


  “当然。”埃米抬起手,不由自主摸了摸对方的头,果不其然看到对方略带惊愕的表情,顿时觉得有趣,忍不住将那头黑发揉乱,“你一定会学会的。”


  “我保证。”埃米微笑道。

+

  兴许是想到曾经那场惨剧,埃米顿时忍不住轻笑,不想下一刻便感觉到来自角落的视线,他抬起头,果不其然看到对方正静静的看着自己,而桌面上原本关闭的烤箱俨然已经启动,以埃米较好的视力,能够看到内里缓慢转动的托盘。


  很显然,无论之前卡米尔的表现有多么糟糕,至少现在对方已经能够将鸡蛋完好的打入碗中,甚至就连基础的烹饪工具也能熟练使用,进步之大倒是让他这个导员也不由得吃惊。


  这么看来,对方确实下了一番功夫。


  想到这埃米嘴角微扬,朝对方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果不其然看到后者耳尖微红,板着个脸朝他点头。


  哟,还挺害羞的。


  埃米暗笑,尽管在他看来,对方的反应实在过于有趣,尤其是对方板着一本正经的脸,又忍不住耳尖微红,便想要再去逗弄,好在作为家政导师的职业操守很好的阻止了他。


  毕竟这可是上课,大不了等会再去看看他。


  想到这埃米移开视线,他看着台下众人已经放下搅拌器望着他后,他这才轻咳一声,“好了,现在让我们给蛋糕加点甜度,至于多少呢,我一般是放大半勺。”


  “不过我个人比较喜欢甜一点,所以半勺即可。”


  晶莹颗粒落入盆中,层层堆叠在泡沫上,埃米拿起搅拌器,开始此次制作的第三次搅拌。


  这一次不需埃米提醒,下面的学员便自发开始搅拌,从声音上来看,至少比上一次要顺利不少。


  见状埃米极为满意,他环顾四周,见没有什么大问题便再次看向卡米尔,不想却看到后者正如其他人那般搅拌着,只是与其他人的小心翼翼不同,卡米尔的动作显然更为熟练。


  然而问题是,他似乎在刚刚就已完成蛋糕的烘焙。


  如果埃米没记错的话。


  想到这埃米又看了眼烘烤箱,确定机器正在运转,当下便露出一个迷茫的眼神。不想却见对方似乎是察觉到埃米的不解似的,猛然抬起头朝埃米露出一个极为浅显的笑容——紧抿的嘴角微微上扬,平日总是冷冰冰的眼神也变得柔和。


  见惯了卡米尔往日那副疏离的表情,埃米一时竟未反应过来,呆愣的盯着对方,直到台下的学员突然出声提醒该进行下一步,埃米这才回过神,微红着脸向学员们道歉。


  而卡米尔,则笑意更深了。


  这点小插曲自然没有任何影响,而接下来的步骤则更为简单,无外乎是倒入准备好的烘焙盘,放入烤箱,设定烘烤时间,等蛋糕出炉,再铺上一层奶油,放上水鬼装饰,便可大功告成。


  可惜就算如此,也仍有几位女生举手向埃米求助,却又在埃米过来帮助后快速完成,转而一边调笑一边向埃米询问着些许琐事,诸如年龄什么的。


  “前辈看起来好年轻,不会是高中生吧?”


  “怎么会,我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呢。”埃米无奈轻笑,果不其然得到女学员们惊讶的表情,他歪了歪脑袋,道:“看起来不像吗?”


  “当然不像啦,是前辈面相太显小!”


  “就是就是——”


  “况且前辈小小的一只,还特别特别可爱。”有个女学员补充道。


  闻言埃米摆放草莓的手一顿,当下便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虽说自己确实不太高,但好歹一米七的个子也算中等,怎么就能被称为小小的一只?


  况且身高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想到这埃米撇了撇嘴,头上呆毛随之一晃,极为无奈的吐槽道:“哪有用可爱来形容男生的。”


  不想这一下反倒起了反效果,学员们更为激动,争先恐后的解释着,甚至还有一些学员已经拿出了手机向埃米展示什么是可爱的男生,倒是让埃米无可奈何,看着手机上略显女气的人物,心里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


  然而就在这时,清冷嗓音自角落响起,尽管被众多声音掩盖,但埃米还是听清对方的话:“那么埃米前辈有女朋友了吗?”


  教室顿时安静,就连原本嬉笑的女学员们也停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埃米,兴许是许久没有感受到如此炙热的注目,埃米愣了愣,半响才恍然回神,略带不好意思道:“啊,这个还没有。”


  顷刻间教室里便充斥着女学员们兴奋的声音,有向埃米要联系方式的,有问埃米喜欢类型的,甚至还有直接问要不要考虑自己的,当然也有部分学员依然保持矜持,却也拿出手机准备存联系方式或是记录埃米的择偶标准。


  见状埃米顿时变得无措,就连耳尖也微微泛红,他舔了舔嘴角,刚想着该如何转移话题,不想却突然瞥见角落里的青年。


  与埃米所想的不同,对方并没有在整理物品,反而站在那里,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就好像要透过这传达什么,而在他面前,各种不同类型的甜点早已被精致的礼盒包起,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旁,其中甚至还有一个专门打上了蓝色的丝带。


  很显然对方是打算送人。


  并且从刚才总总表现来看,想必那个人对卡米尔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毕竟对方可从没对任何人有如此表现,就连往常的那些甜点,也只是用包装纸包好,一股脑放入纸袋提走。


  这么看来,没准是要送给喜欢的人。


  想到这埃米有那么一瞬的晃神,恰逢此时铃声响起,他连忙回神,将手中早已完成的草莓蛋糕切好,分别包装,这才如往常那般轻咳一声,拍了拍手道:“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大家把工作台整理好便可离开,记得不要落下东西。”


  “那么,我们下周见,祝大家有个美好的周末。”


  埃米微笑,果不其然得到台下的唏嘘声,好在就算如此,女学员们也还算知道分寸,并没有继续赖在教室,将工作台整理好便带着新出炉的蛋糕离开。


  当然也有那么几个学员在结束后将做好的蛋糕以请求试吃为理由送给埃米,均被埃米用中心规定推却,而到了这时女学员们也知道自己大概是没什么希望,便也收了东西离开。


  见状埃米长出一口气,将包装好的甜点装入中心的纸袋,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思考着该如何处理,毕竟光靠他和老姐,自然是吃不完的。


  “或许我可以去看看丹哥在不在......”埃米自言自语道,他拎起纸袋,又拿过一旁的外套,正当他握住门把打算离开时,不想身后却传来熟悉的声音。


  “埃米前辈。”


  埃米转身,果不其然看到熟悉的纯白衣领,他当下一愣,片刻才微笑道:“是卡米尔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


  “是有什么事情吗?”


  卡米尔轻嗯,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尽管早在心里模拟无数次,但真正做起来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至少在梦里卡米尔永远不会如此清晰的感觉到对方身上的气息。


  兴许是经常制作甜点,对方身上有股淡淡的牛奶清香,混杂着些许甜腻气息,却又不似香水那般浓烈,反倒若隐若无,若非卡米尔对气味格外敏感,没准就会被面包香气覆盖——毕竟这里刚刚才出炉一批蛋糕基底。


  当然这并非卡米尔所在意的,他真正在意的而是对方的眼睛。


  卡米尔不得不承认,他曾见过无数人的眼睛,有如天般湛蓝的,有如水晶般剔透的,也有如夜色般深沉的,但埃米的眼睛却与他们不同,虽同是蓝色,却比海更为深邃,又比夜多一份澄澈。当对方望着自己时,那对眼眸便会微微颤动,带着些许迷茫与好奇,就好像能从那看到对方的心思似的。


  尤其是当对方笑起来时,就好像海天放晴一般,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而这恰也是对方吸引卡米尔的地方。


  或许是见卡米尔半天没有动作,埃米眨了眨眼,极为迷茫的询问道:“卡米尔?”


  卡米尔回过神,略微有些不自然抬起手,将手中的甜品盒递给对方:“我刚才做的。”


  闻言埃米一愣,他看着面前精美的包装盒,又看了看面前身穿白色衬衫的青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不想对方却想是察觉到他的拒绝似的,突然道:“是芒果蛋糕,听说前辈很喜欢。”


  言下之意便是专程所做。


  这一下埃米倒是不好意思推却,他想了想,最终还是觉得无法用敷衍的理由去拒绝一份好意,况且对方也没什么其他意思,没准就是为之前事情特意表达谢意。


  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埃米犹豫着,刚想着要不还是接下,不想面前的青年却突然握住他的手,将那蛋糕塞进埃米手中。


  “希望前辈尝一下味道如何,给点建议,”卡米尔轻声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罢也不等埃米反应,便径自越过他,匆匆离开,看那架势倒像真有急事似的,而埃米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愣的望着卡米尔离开的方向,直到对方最终消失,他这才眨了眨眼,低下头看着被对方强行塞入的甜品盒,看着上面那精巧的蓝色蝴蝶结,沉默。


  片刻埃米才恍然回过神,喃喃道:“所以,原来是送给我的?”


  又猛然想到之前自己的猜想,顿时感觉脸上有点发烫,埃米连忙拍了拍脸,嘀咕道:


  “不会吧......”


  -TBC

 

评论(9)
热度(77)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