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伦洸】浅眠

-是不太明显的AA,海风伦太郎和檀香洸,大概是双向箭头。计划是凑个系列,双视角混着写。

-慢热


【浅眠】

“这个家伙睡着时倒是蛮乖巧,一点也没有平时作怪的模样,虽说让人有点不太适应。”

“但也还不错就是了。”



一片静谧。


既没有一丝风声,也没有所谓的夏日蝉鸣,就连原本吵闹的人群也逐渐远去,一切都仿佛陷入静止一般。


新村洸漫无目的的走着,兴许是早已离校多年而感到陌生,又或者只是单纯觉得新奇,他望着周遭一栋栋层次分明的教学楼,看着偶尔从走廊匆匆跑过的学生,难得露出呆愣的表情,就连原本来学校的目的也忘得一干二净。


事实上,对新村洸来说,学校并非多么美好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极为陌生,毕竟早在中学时期,他的校园生涯便充满了忙碌与恐慌,在学校与工地间来回流转,就连每一个本该悠闲的午休时光,也被他用来进行家政补课,以此获得那可怜的几点钱——而那便是他每月伙食费。


这么看来,自己确实没怎么好好逛过学校。


就算是在获得稳定生活来源后。


想到这新村洸皱了皱眉,说不上是难过还是后悔,只是单纯感觉心里苦闷。他揉了揉太阳穴,看着四周陌生的建筑,又看了看手中拿着的文件袋,终于决定找个人问一问。


毕竟牺牲美好的下午时光,在这样几乎无人会出门的时间来到这里,本就是为了给那个家伙送作业,天晓得怎么会有人连作业都忘记带。


而且还是在开学的第一天。


“真是麻烦。”


新村洸轻啧,尽管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但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这样回去显然不符合他平日的作风。当然更重要的是,如果没有送到的话,没准对方又要跑来抱怨,甚至以此作为某些任性要求的理由。


只要一想到这,新村洸就感到头疼。


尤其是对方还常常以自己电脑的安危作为威胁。


“真不知道那家伙天天在想些什么。”


新村洸无奈叹气,他抬起头,远远瞧见两个正抱着书本交谈的学生,便理了理衣领,朝那边走去,不想刚走到人面前,对方却突然露出神色莫名的表情,又互相说了几句,便匆匆避开,就好像他是什么奇怪的人似的。


这一下倒是让新村洸一愣,他眨了眨眼,又朝另一边望去,果不其然看到几位窃语的女生,正拿着手机敲击着,时不时抬起头看他一眼,又在发现他看过来后扭过头,假装在看着其他地方。


很显然,有某些不对劲的地方。


新村洸皱眉,他下意识朝那边走去,不想还未走到,女生便突然跑开,就好像在故意躲他似的,倒是让后者感到极为疑惑,就连原本刻意压制的信息素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溢散。


新村洸看着女生离开的背影,又瞥了眼手中的文件袋,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只是略作思考便抬起脚,朝着临近的教学楼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新村洸便被人突然叫住。


“请问...是新村洸先生吗?”微弱声音自身后传来,隐隐带着些许犹豫与迟疑,很显然说话者并非多么凌厉的类型,兴许就连外貌也会有部分倾向。


毕竟面由心生这句话,新村洸还是信的。


在心里快速分析完来者,新村洸回头,果不其然看到那个略显怯弱的青年——对方有着一头极为瞩目的粉色短发,清秀的脸庞略显稚嫩,在细框眼镜的遮挡下显得十分柔弱。青年并不是很高,至少在新村洸看来,于是当对方小小的一只穿着宽大的校服,抱着书犹豫的看着新村洸时,便更显的柔弱。


周遭若有若无的蒲草清香混杂着檀香,尽管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互相排斥或是相互吸引,却也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分隔状态,好在对方的信息素并非极为浓烈的类型,倒也没有让新村洸感到厌恶。


不过这么一想,倒是让新村洸想起伦太郎。


不得不说伦太郎的信息素就如他本人一般独具特色,无论是那诸多气味的混杂还是那时刻变化的主基调,都显示着伦太郎其人的本性——多变。


正因此尽管已经在一起居住数月,新村洸还是很难形容其信息素的味道,那是一种既带着海水腥味,又混杂着青草芳香与泥土的气息,如果硬要新村洸形容的话,大概只有海风一词可以形容。


毕竟海风可是能包含所有气息的存在,倒也与对方的多变对应,尤其是伦太郎正值青春期,那浓烈的信息素便充满整个公寓,随着伦太郎的心情不断变化着,时而是浓厚的海水腥味,时而是清新的青草馨香,时而又变为带着腐朽与潮湿的泥土气息,倒是让新村洸想要避开都不行,只能靠空气清新剂勉强忍受。


不过让新村洸感到好奇的是,明明平日两人总是不对头,可为何当信息素相互接触后不会出现排斥,反倒有相互交融的倾向。


或许自己可以在网络上找到答案。


想到这新村洸垂眸,他又看了眼面前的青年,感受着对方的信息素,猛然意识到对方似乎是个Alpha,他皱了皱眉,翠绿的眼眸直勾勾盯着面前的人,半响才舒展眉头,略带打量的看着对方。


这可真是有趣。


新村洸暗想,毕竟在他看来,大多数Alpha对信息素都具有较为明显的排斥性,其外在容貌也会因第二次性别分化而显得壮硕,而Omega则大多娇小柔弱,就算是男子也会与Alpha有明显不同,无论是外在还是行为。


正因如此,当接受到明显来自面前柔弱青年的信息素时,新村洸不免露出惊讶的表情,又很快收敛转而恢复到原先的冷淡。


兴许只是因其本人性格较为平和,对方的信息素才没有表现出较强的侵略意识,又或者在对方的内心深处,隐藏着强势的一面也说不定。


不管怎么说,信息素总是不会说谎的。


想到这新村洸倒觉得有趣,难得嘴角上扬,微笑道:“是我,有什么事吗?”


似乎想到今天伦太郎的表现,新村洸又恍然明白,道:“是伦太郎让你来的?”


“嗯,”闻言雪成抿了抿嘴,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半响才无奈开口道:“那个,伦太郎说他一直在等你,至于具体在哪,伦太郎说......”


雪成顿了顿,终归还是将伦太郎的话说出口:“是洸...先生的话一定能猜到。”


“果然我就不该走这么一趟,”听到这新村洸叹了口气,又瞥了眼手表,这才看着雪成道:“你是他同学是吧,告诉他,我没时间陪他玩躲猫猫游戏。”


“所以这东西,我就搁这,他爱要要,不爱要就这样扔着。”新村洸说罢,便将手中的文件袋放到临近的花坛,作势就要离开。


雪成一愣,片刻又回过神来,慌忙道:“等等,先生,您不能这样!”


“怎么?”新村洸询问。


“伦太郎说其实那作业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您可以就扔那,如果您想要与您的电脑永别的话。”雪成轻声道,越到后面他的声音便越小,而面前这位Alpha的气势便越加庞大,倒是让他忍不住在心里腹诽起伦太郎。


早知道就该喊朋也一起的,雪成默默想。


另一边在听到雪成的话后,新村洸不仅没有生气,反倒就那样笑了起来。兴许是受心情的影响,原本平静的信息素逐渐变得浓厚,清冽的檀香弥散,不过片刻便缠绕在两人间。


“我倒要看看,”新村洸嘴角微扬,露出一个极为和善的笑容,道:“究竟是谁和谁永别。”


“森伦太郎。”


......


当新村洸找到伦太郎时,对方正躺在教学楼后的大树下,身上盖着件校服,就那样静静地睡着,平日总是扎起的头发微微松散,就连耳边那刻意留出的小撮碎发也耷拉在旁,露出那略微稚嫩的清秀脸庞。


老实说伦太郎长得确实好,虽说新村洸从未在其本人面前说过,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伦太郎有着一张极具欺骗性的脸,每当对方想要作怪的时候,那张脸便会为其提供诸多便利,尤其是在对方露出失落与迷茫的神情时,就算是新村洸也忍不住想要开口,向对方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然后便招来了一个大麻烦。


想到这新村洸嘴角微动,他想起在收留对方后发生的总总灾难,当下便觉心里那难得生起的同情感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满与气恼。他轻咳一声,刚想将人喊起,又猛然看到对方眼底的乌青,即将出口的话顿时止住。


他皱了皱眉,终归还是没有开口,只是放慢脚步朝对方走去,小心翼翼的坐在对方身旁,尽可能不发出一丝声响。好在受近日连续劳累的缘故,尽管新村洸在坐下的时候不免发出些许轻响,对方却没有醒来,仍旧安静的睡着,新村洸甚至能听见些许呼吸声自对方口中传出,伴随着胸膛起伏的节奏,微微吸气又缓缓吐出。


这家伙倒是睡得安稳。


新村洸腹诽着,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拿着那文件袋,略带打量的看着伦太郎,从那难得露出的额头到稍长的眼睫,再到那略带苍白的嘴唇,最终落在那一片乌青上。


新村洸自然知道对方为何如此,毕竟对方会这样在一定程度上与自己有关,但新村洸却没想过对方竟会做到如此地步,甚至不惜通宵达旦学习,就为在短时间内达到各项成绩年级前列——那是新村洸还未离校前的水平。


但那也不过是为了打击对方所说的话罢了,谁料到这家伙竟这么不服气,拼着身体也要打败他。


想到这新村洸嗤笑,片刻又收敛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抱着书本行走的学生,曾几何时他也曾与旁人一同在校园里走着,互相讨论着课上习题或是近日趣闻,然而自奶奶生病以后他便再也没有时间如此闲逛,就算是课间也会准备教案,好为放学后的家教做准备。


当然如果说后悔,新村洸自然是没有的,毕竟对现在的他而言,学历早已不是问题,而他也不需要用这来证明什么。


但还是会有一点点低落,毕竟......


新村洸漫不经心的想着,面前阳光透过树叶缝隙落在地上,形成点点光斑,又落在裤腿边,惹得那块略微发热。


兴许是睡梦中无意识行为,新村洸能感觉到周遭浓烈的草木清香混杂着些许湿气,犹豫着围绕在自己身旁,又悄悄靠拢,顺着手腕蔓延,缠绕在自己身上。


尽管受对方信息素的影响,本就阴凉的这里变得更加凉爽,丝毫没有夏日炎炎那番闷热,但对新村洸来说,就算他并不排斥对方的信息素,也不意味着他会容忍对方如此放肆。


尤其是这种行为若是对上Omega,大概就要被请去教育一番,还是看在对方未成年的份上。


想到这新村洸叹气,顷刻间原本安稳弥散在周遭的檀香便瞬间聚拢,缠绕在新村洸身体表面,又逐渐向外推却,将那作怪的草木气息推出。


兴许是觉察到新村洸的不耐,又或者只是伦太郎快要醒来,原本浓烈的草木清香渐渐淡去,就连那泥土气息也逐渐隐没,取而代之的是些许海水腥味,似有若无,倒也算不上多么难闻。


而伦太郎则翻了个身,左手正好搭在新村洸的大腿上。


新村洸:......


新村洸瞪着眼盯着伦太郎,企图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任何已经醒来的迹象,不想却没找到任何,只得抽了抽嘴角,思考着究竟是要将对方移开,还是就那样放着。


尽管对的手只是堪堪扶着大腿外侧,并没有向内伸去,但新村洸还是感觉有些许别扭,就连原本清淡的檀香也变得暴躁起来。


兴许是气势太过明显,原本安稳熟睡的人眉头微皱,嘴里无意识嘟囔着,新村洸听了听,似乎是在说“别闹”。


天晓得究竟是谁在闹。


新村洸这么想着,终归还是将那手移开,不想当他寻了个位置将那手放好时,对方却突然抓住他的手腕,眉头紧紧皱起,嘴里不断喃喃道:“不要、不要走!妈妈——”


听到这新村洸微顿,原本打算抽回的手不再挣扎,任由对方用极大的力气攥着,不过一会便见那片皮肤微微泛红,而他却只是咂了咂嘴,另一手放下文件,略带犹豫的拍了拍伦太郎的肩。


“好,不走,放心吧。”新村洸皱眉,老实说他并不擅长安慰人,也不懂得在在这种情况下这样做是否有效,但当那张平日总是令他感到厌烦的脸露出慌张的神情,当对方用那总是说些惹人生厌的话,嘲笑他品味与人缘的声音略带无助的呢喃时,他便再无任何想法,所想的无外乎是该如何安抚这个人。


不管怎样,对方终归还是个孩子。


不知是否是新村洸的话起了作用,又或者只是单纯的梦魇散去,原本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就连那愈来愈浓的腥味也开始渐渐淡去,恢复到之前的浅淡,时而向新村洸试探着,倒让后者感到格外好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还算有点可爱。”新村洸看着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又抬起头看了看面前再次变得空旷的操场,耳边是身旁人平稳的呼吸,混杂着教学楼里些许私语。


新村洸叹了口气,思索着再不走今天的工作或许无法完成,便打算站起,不想原本松懈少许的手突然收紧,死死的抓着他,倒是让他想要抽走也不行。


见状新村洸扬了扬眉,拿起一旁的文件袋便打算将人拍醒,不想刚想站起,不想下一刻便听到轻微呢喃自对方口中传出:


“新村洸......”


新村洸顿时僵住,仿佛看到什么奇怪生物似的瞪着伦太郎,半响才挠了挠头发,仿佛妥协似的挪了挪位置,让自己的后背好靠着树干,极为无奈的看着前方嘟囔道:“搞什么。”


“折腾我半天,自己倒睡得安稳,现在还赖着不让人走。”


“算了就陪你这一回,到时候别又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来。”新村洸叹气,他靠着树干,大脑一片放空,片刻才极为无奈的瞥了眼身旁重归沉静的青年,缓缓闭上了眼。


不过片刻,便只剩下些许呼吸声,而原本平缓的呼吸声却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逐渐变得浓郁的草木清香,笼罩在这片阴凉地,弥散在那檀香间。


缠绕在两人身旁。


TBC

评论
热度(15)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