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竹马】情书

-事实上这些都是废稿。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


王江泷搓了搓冻僵的手,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掏出那封信,心疼的抚平那折角,又四处张望着,直到确定没有任何人注意,这才拿着小刀,一点一点将那封口拆开。


里面只有一张纸,浅绿的印花仿佛带着香气,A深吸一口气,将其展开,越看越觉得脸上发烫,就连耳尖也不自觉变得通红。


末了,王江泷哆嗦着手,一边将信折好放回信封,一边在心里窃喜,想象着妹子的样貌,对方肯定有着柔顺长发,高挑的身材,脸嘛就算比不上校花,也应该算得上上等。


果然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没人喜欢呢。


王江泷美滋滋的想。


+


王江泷决定去赴约。


临近约定地点,王江泷停下脚步,极为骚包的拿出镜子理了理头发,又整了整衣袖与领口,确定并无问题后,这才从墙后走出,朝着树下站着的人走去。不想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尤其是在看到那熟悉的斜挎包后,那满心欢喜便变为惊讶,又转为疑惑。


“你怎么...”王江泷犹豫着,片刻才向自家死党询问道:“不是说有点事先走了吗?”


徐磊抿嘴,白皙的脸微微泛红,他轻吸一口气,道:“嗯,我约了人在这。”


“现在他到了。”


起初王江泷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他看到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又想了想对方说的话,顿时涨红了脸,瞪着眼看向徐磊,而后者则略道惊喜,道:“我...”


“闭嘴吧,混蛋——”


于是第二天,徐磊顶着青紫一片的脸,迎接同学们的嘲笑。


+


自那以后,徐磊像是完全放开了一般,不依不挠的粘着王江泷,就算是到大学毕业,也仍然坚持给王江泷写情书,隔几月一封,还不带重样。


而王江泷则从最初的羞愤到后来的无奈,再到麻木,本打算将其撕碎扔掉,不想柜子里的信封却越来越多,只得拿箱子装,塞入床底。


“为什么非要是我?”偶尔王江泷也会看着边上兴致勃勃的徐磊询问,而后者则会低头思索片刻,道:“唔,大概这就是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那也没必要隔一个月就写一封吧?”王江泷翻了个白眼。


“是吗,我还以为隔的时间蛮长,”徐磊歪了歪脑袋,又笑道:“这才说明在我心里,没有春秋,只有你啊。”


“话说这么多年了,你就有没有一点点心动?”徐磊委屈,又像是想到什么,他轻咳几声,垂眸道:“就...一点点,哪怕是哄我也好。”


闻言王江泷顿了顿,他能感觉到对方似乎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却并没有深究,只是淡淡道:“没有。”


徐磊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


又一年,冬雪初停。


王江泷挑挑拣拣,在店员惊讶的注视下抽出几枝红玫瑰,混在那清一色的白色间,又选了几张颜色稍浅的包装纸,不紧不慢的将其包起,用一柔缎束起,付了钱,便捧着那大束鲜花上车。


兴许是天色尚早,灰蒙的天空没有丝毫暖意,周遭还未融化的雪铺满整个石碑表面,显得格外冷清。


“呼,这天还是冷啊,要知道按往常,说什么我也不会在这时候出门,”王江泷轻声道,他抿了抿嘴,片刻还是蹲下身,将那花束放下,又摘下手套,轻轻擦拭着,将那刻字露出,“你看,我裹这么多,手照样还是冰的,哪像你,每次到冬天都跟暖炉似的,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你。”


“话说你也真是,平日恨不得吃个饭都跟我汇报,怎么那时候偏偏藏着,还那么狠心,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王江泷抿嘴,就那样怔怔的看着石碑,看着石碑上熟悉的笑脸,沉默。


时间一点点过去,原本层叠的乌云终于散开,露出那温暖阳光,照射在这公墓间,王江泷站起身,在怀里摸索着,半响才摸出一封信,放在玫瑰花边,又抬起头,眯着眼看着那暖阳,喃喃道:“冬日终归还是过去了。”


至此,只有春秋,再无你。

评论(4)
热度(3)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