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冤家】小跟班

-废稿,和情书同背景。


 

林森是陈都的小跟班。


从小学起林森便喜欢跟在陈都后面,无论是上课时的小组讨论还是下课后的课间游玩,甚至就连放学回家也会先跟着陈都跑到他家,再从他家返回。


就算最开始陈都好心好意将林森送回,对方也会趁他不注意跟在后面,直到陈都发现,对方这才抿着嘴向他道歉。


倘若察觉到陈都生气,那对漆黑的眼眸便顿时布满水雾,倒是让陈都无可奈何。


久而久之,陈都便习惯了这个小跟班。


+


陈都不喜欢林森。


陈都一直期待着某一天能够摆脱对方,不想到了初中,他也没能甩开小跟班。


甚至就连座位也依旧保持着前后,尽管陈都有多次对林森感到厌烦,但每当他看到那张略显女气的脸,唯唯诺诺的向他询问是否讨厌他时,陈都便不由自主心软起来。


想到这陈都瞥了眼身旁笑眯眯吃着面包的人,忍不住叹了口气,“瞧瞧你,面包屑都沾脸上了!”


“唔是嘛,”林森下意识舔了舔嘴角,“好啦,没有了!”


见状陈都无奈,他顺手抽出一张卫生纸塞到对方手中,看着对方笑眯眯的说着都都真好,一时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气恼。


罢了,六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三年。 


+


陈都终于找到了机会。


尽管小跟班跟到了高中,两人又分到同一班,好在第二年的分班考还是起了点作用,至少在高二分班后,陈都终于有了理由甩开对方。


陈都记得当他挤开人群,看着那张分班表,发现两人的名字终于不在一起后,几乎开心的就要欢呼,然而林森却委屈着一张脸,尽管早已从女气变为英俊,陈都还是从那熟悉的神情上看到了曾经。


“都都,我们不在一个班。”林森委屈巴巴。


“嗯。”陈都应声,又觉这样太过冷漠,便伸出手想要揉揉对方脑袋,却又在意识到对方已经超过自己后改为拍肩,“好好学习,要有人欺负你,我给你出头。”


“呜可是......”


“好了好了,实在不行大学再考到一起呗。”陈都叹气。


林森吸了口气,想了想倒也是,“那你填志愿时一定要喊我。”


那可别,我好容易才摆脱你。


陈都腹诽着,在林森几乎就要哭出来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


而现在,事情又不太一样。


“我当时怎么会觉得你很可怜呢,明明就是个小白眼狼!”陈都翻着手中的相册,愤愤道:“明明就是个大尾巴狼!”


又察觉到腰上的手隐隐有着向下的趋势,便急忙握住对方,咬牙道:“等会我还要出门。”


林森轻笑,他抱着陈都,在对方脖颈上落下轻吻,又沿着脊线缓慢下移,果不其然引起身下人轻微颤动。


“自然是因为那时候我柔弱啊。”


闻言陈都翻了个白眼,他想到之前偶然看见的空手道证书,以及那一次被围剿时对方的表现,“是是,您老可柔弱了,让您的对家听见,大概就要哭着上吊了。”


被陈都这么一说,林森倒真的想了想那些老家伙们上吊的情形,当下便被雷的不行,又转念一想,将头埋在陈都肩窝,嘟囔道:“那不管,反正我是你的小跟班,怎么着你也罩着我。”


“这辈子,我跟定你了。”


闻言陈都无奈叹气,在心里腹诽着,这哪是小跟班。


分明是找了个祖宗。


评论
热度(2)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