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立春

-尝试一下单箭头,就当片段练习,大家意思一下。

-个人归档


【立春:方糖三块,味道尚可】


常言道,下雪不冷化雪冷。


尽管对埃米来说,受幼年被老姐作弄经历的影响,就算是雪天出行,他也照样裹着那件天蓝色羽绒马甲,穿着一件不厚不薄的条纹棉衫,再戴上一顶针织帽,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门,看着周围裹着厚棉袄发抖的行人,难得生起自家老姐偶尔也会做点好事的感觉。


当然,若是当天的风实在太大,埃米也会选择套上一条黑色针织围巾,半张脸埋在围巾下,既挡风又保暖,质地柔软更是深得埃米喜爱,恨不得永远不摘。


可惜到了公司,不说全部装备,至少有大半是要脱下的,谁让自家上司别的毛病没有,怕冷这一项倒是极为突出,不仅办公室里常年开着空调,就连平日的穿着也总是偏向保暖,脖子上也永远戴着那条红色围巾。


至少自埃米来到这里,他便没见过自家老板摘下围巾,就算是室内温度再高,最多也只是看见对方解开袖口的扣子,便重新投入到对工程的规划中去。


往往到了这个时候,埃米早已热到浑身冒汗,恨不得将那最后一件棉衫脱下,却又碍于自家上司,只得时不时拿出纸巾擦汗,腹诽着再这么下去要不了几天自己就先倒了。


当然这只是夸张罢了。


况且就冲每月工资到账的提示条,埃米也决不可能放弃这份工作。


想到这埃米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瞥了眼不远处工作的男人,看着对方端坐着身体,低头看着那一叠项目材料,纤细的手指握着钢笔缓慢转动,时不时又停下来在一旁的草纸上写上少许,倒是让埃米忍不住感叹。


果然气质这种东西是天生的。


不得不说,专注于工作中的男人果然极具魅力,尤其是在对方那张过分精致的脸的加成下,整个人便显得格外,就连大厅的前台接待也常常聚在一起,讨论这新任副总,让埃米羡慕之余又忍不住想,若是自己能像卡米尔一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然而当埃米看到卡米尔桌上那成堆的文件,以及那明显代表着彻夜未眠的黑眼圈,这点念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仅剩下万般感慨。


醒醒吧,这哪是工作,分明是玩命。


再不抵,也是要头发的。


想到这埃米忍不住看了看卡米尔,不想却与对方视线相撞,他愣了愣,片刻才露出一个极为勉强的微笑,“您有什么吩咐吗?”


“......”卡米尔沉默,他放下笔,手下意识伸向一旁的陶瓷杯,又在中途停止,转而拿起旁边的计划书,如往常那般淡淡道:“无事。”


“好的,”见状埃米应声,刚想继续处理手中的行程规划,又猛然瞥见昨日下面送上来的文件,便站起身,朝自家老板道:“对了这是财务部这个月的整合报告,您看一下?”


卡米尔轻应,他拿起手中的文件,仔细审视着,时不时在纸上划上几笔略作批注,便再次翻过,直到最后一页完毕,卡米尔这才轻咳一声,将文件递回。


而埃米则在那一声咳嗽下回神,露出一个职业性的笑容,却不想手中的文件被对方紧紧捏住,他眨了眨眼,疑惑的询问道:“副总?”


卡米尔并没有松手,仍旧握着文件的一角,深邃的眼眸略微暗沉,紧紧的盯着埃米,倒是让后者不由自主提起心,思考着近日工作是否出现什么纰漏。


好在这样的状况并没过持续多久,正当埃米忍不住想要开口,向对方询问时,手上猛然一松,紧跟着便听到清冷嗓音自那方传来:“这里错了一位。”


“啊?”埃米下意识道。


不知是不是埃米的错觉,他能感觉到对方似乎叹了口气,右手摸上一旁放着的陶瓷杯,又在短暂的停顿后收回,“第七页,十月份盈利表的最后一项。”


“告诉维德,事不过三。”


“明白。”埃米点了点头,拿起那曾夹在两人间的文件,又在感受到门外那阵阵寒意后返回,顺手拽过外衣披在身上,便头也不回的从办公室离开。


自然没有察觉到身后那满含深意的视线。


还是那个样子,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他看着埃米的背影,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当年,当他和埃米第一次见面时,对方还只是个小少年,稚嫩的脸庞略显清秀,带着少年独有的天真与好奇,疑惑的望着蜷缩在角落里的他。


而卡米尔则捂着早已麻木的左臂,面带阴沉的盯着对方,直到对方眨了眨眼,快步跑开,他这才低下头,如往常那般闭上眼,等待着身体的恢复。毕竟在这里,没有多少时间可浪费。


不想没过多久便有熟悉的脚步声自远处传来,卡米尔睁开眼,果不其然看到那个瘦弱的少年,正捧着一个小纸盒,小心翼翼的朝着自己走来,又在看到他的视线后停止,略带犹豫的将那纸盒拆开,露出里面早已变形的小块蛋糕。


“这是我刚刚藏起来的,”少年犹豫着,似乎也觉得这品相实在不行,“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而且姐姐说了,不舒服的话吃点甜点就好啦。”少年歪了歪脑袋,露出一个笑容。


“也算是甜甜心。”


尽管随着年月更替,原本清晰可见的记忆片段早已变得模糊,就连当初那个蛋糕的样子也看不清切,但卡米尔仍然记得当那个瘦小的身影,记得对方遍布细小伤痕的手,记得那个蛋糕的味道,甜腻的几乎让人难以下咽。


然而却是当时卡米尔所吃过的,唯一称得上新鲜的食物。


办公室内温暖依旧,而本该专心工作的人,却难得的走起神,卡米尔望着那紧闭的房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片刻又像是想起什么,打开抽屉将那张一直被良好保存的照片拿出,看着上面笑容灿烂的少年,一时百味交杂,就连心绪也跟着变得动摇。


不想就在此时,细微声响自门外传来,卡米尔连忙收起照片,又拿起笔,若无其事的在计划书上写写划划,又在听到询问般的敲门声后清了清嗓子,道:“进来。”


“咔哒。”房门关闭。


“已经通知维德了,他说下次一定注意。”埃米轻声道。


闻言卡米尔并未抬头,只是简单的轻应一声,视线仍旧放在手中的计划书上,就好像一直在进行日常工作,余光却始终注视着埃米,看着对方来到自己桌前,随之而来的便是淡淡清香。


卡米尔愣住,他抬起头,看着面前明显冒着热气的咖啡,又看了看抱着文件微笑的埃米,难得露出惊讶的表情,而后者却像是被这表情所满足似的,脸上笑意更深。


“副总注意身体,喝一点提提神,也打个岔休息一下。”埃米笑道,又在察觉到卡米尔的沉默后微微收敛,略带忐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犹豫道:“要不您先尝一下,看看味道合不合您心意?”


听到这卡米尔抿嘴,片刻才在埃米的注视下拿起纸杯,小口抿着,感受甜腻自舌尖蔓延,整个口腔也被醇滑占据。


“好甜。”


卡米尔垂眸,而这一下却让埃米慌了神,连忙解释道:“可能是我口味偏甜,是不是太甜了?”


“要不我再去换一杯?”


说着埃米便要去拿那纸杯,不想却在中途被人止住,他看着握着自己手腕的手,又看了眼自家上司,露出一个迷茫的神情。


见状卡米尔不由自主嘴角微扬,又在下一刻收敛,他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热触感,一时不想放手,便趁着埃米还未回神,道:“不用,就这样。”


“可是......”埃米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不想却被卡米尔打断,只得抿嘴皱眉,听着自家上司继续安排,片刻才像是反应过来似的,欲言又止的盯着手腕。


而卡米尔在察觉到埃米视线后便松开手,自然而然的拿起纸杯,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继续道:“不过下次直接用这个。”


起初埃米还没反应过来对方所说为何,直到看到对方手边的陶瓷杯,埃米这才恍然明白。他当下应声,又觉得似乎该确定一下上司喜好,便询问道:“那甜度?”


“你一般放几块?”卡米尔漫不经心道。


“三块。”埃米想了想。


“就和你一样。”卡米尔神色淡淡,果不其然看到埃米一脸呆愣的表情,他叹了口气,终归还是不想太过直接,便补充道:“这个甜度刚刚好。”


“就按这个来吧。”


END

评论(18)
热度(67)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