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在时间长河——(6)

-是和白鹭老师的文漫联动 @白鹭横江 




“啊,我找了你姐认识的人说的...”


卡米尔解释道,视线不由自主向一旁看去,心中所想的却是自家大哥,以及那位向来与大哥不对头的家伙,尽管这一次的事情,对方确实帮了不少忙。


卡米尔顿了顿,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与此同时。


当电话铃再次响起,安迷修清了清嗓子,如往常那般接通电话,略带欢喜的与艾比交流着,时不时又瞪了眼身旁的雷狮,倒是让后者感到极为无语。


片刻安迷修才极为不情愿的将手机递给雷狮,又在看到对方轻佻的眼神后皱眉,似乎对雷狮的姿态很有一番看法。然而受自身教养的缘故,就算安迷修对雷狮有再多不满,也不得不将其压下,只能用警告的眼神看着对方。


可惜对雷狮而言,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雷狮轻笑,一边听着电话里女人的汇报,一边摆出懒洋洋的姿态,随意的撑着桌子道:“三十分钟前已经出门了?”


“好吧出门了就行。”


话刚说完,雷狮便将电话挂断,他拎着手中的手机,看着上面明显过于陈旧的小马吊坠,沉默。


片刻雷狮才开口道:“我说安迷修。”


“你的手机挂件怎么还是那么土?”雷狮笑道,果不其然看到面前的人皱起了眉头。


“不用你管,”安迷修皱着眉,看着已经退出通话界面的手机屏幕,道:“还有你对艾比小姐说了什么?”


不想雷狮却没有回答,只是略带思索的摸了摸下巴,与平常的轻佻不同,这难得一见的正经样子倒是让安迷修微微愣住,半响才回过神来。


“喂,雷狮,问你话呢...”安迷修眨了眨眼,兴许是想到什么,他猛然抬起头,朝雷狮质问道,“恶党是不是威胁了艾比小姐!!?”


“啥?”闻言雷狮扬了扬眉,似乎对面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很是不满,若非是自家弟弟难得向自己求助,他才不会跑来找这个家伙,因此他想都不想,直接道:“吵什么吵?信不信撕了你的作业?”


闻言安迷修下意识捞起扫帚,朝雷狮怒道:“你别太过分了雷狮!”


“请放下扫把,副班长。”雷狮轻哼,略带嫌弃的看着安迷修。


“那么,”安迷修扯了扯嘴角,极为不屑的回道:“也请你有一个班长的样!”


于是难得和平共处的两人再一次争吵起来,从最近的鸡毛小事到过去的总总恩怨,就好像要将所有发生过的事情都说一遍似的,倒是让一旁的帕洛斯感到无奈,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这便是他们的常态。


帕洛斯漫不经心的想,他看着一旁已经动上手的两人,又看了看这边睡得毫无压力的佩利,下意识摸了摸佩利的头,果不其然得到对方一声呓语。


闻言帕洛斯轻笑,又看了看一旁吵吵嚷嚷的两人,终归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笑道:


“今天也依旧很热闹呢...”


帕洛斯感叹。


TBC

评论(1)
热度(20)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