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巧合(1)

-学长卡和学弟埃,内有诸多巧合。

-是打算给白鹭老师的甜甜合集!

以及我今天终于更新了

个人归档

 

-0-

 

卡米尔恋爱了。

 

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不管是自家大哥还是大哥的朋友们,甚至是不认识的同学,但凡有那么一点点了解卡米尔的都能看出来。

 

然而要说有谁不知道这件事,那大概就是——

 

卡米尔本人。

 

-1-  

 

卡米尔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相遇完全是个意外。

 

倘若卡米尔手机没有自动关机,他自然不会睡过头,也不会匆忙下选择抄近道去学校,更不会因一时好奇而撞见打架现场,更不会看到眼前的这一幕:

 

小巷的尽头,身着纯白校服的青年正与几个混混对峙着,似乎在说些什么,不想下一刻对方却突然动手,朝着青年袭来,而青年则迅速向后退去,紧跟着便见他拎起挎包,重重的甩在最前面的人脸上,与此同时,一击重拳便落在了对方的腹部,且从混混的哀嚎声来看,青年的力气似乎还不小。

 

倒是与对方瘦小的身板不太符合。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着,兴许是受青年这种反差的吸引,又或者只是单纯的感兴趣,他猛吸了口牛奶,很是随意的靠着身后的灯柱,仿佛看戏似的,看着巷子里的这场争斗。

 

很明显青年并未接受过任何技巧指导,只是毫无章法的朝着敌人攻击,好在无论是灵活的躲闪还是迅速的出击,甚至是身体的本能都比这群被烟酒侵蚀的混混好上太多,因此倒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然而时间一久,青年便渐渐落了下风。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就算青年身体素质再怎么好,长时间的车轮战也是吃不消的,眼瞧着青年的行动越来越迟缓,终于找到机会的混混们猛然发难,不过片刻便将局势完全逆反,而青年身上也逐渐出现淤青。

 

“唔。”

 

又一次躲闪不及,青年闷哼一声,堪堪躲过迎面而来的拳头,整个人借着墙壁的支撑不断躲闪着,直到无路可退才停下来,望着面前的混混们不语。

 

“继续啊!刚刚还很厉害不是嘛?”

 

为首的混混嗤笑着,挑衅似的看着眼前的青年,而他身旁的几人则不断起哄,虽说与青年相比他们受的伤倒是严重不少,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朝青年骂骂咧咧,叫嚣着让老大给青年一个教训。

 

青年倒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丝毫不见卡米尔所预想的那种恐惧或是惊慌,就好像眼下的危机在他眼里并不算什么,而青年眼底的不屑也明晃的让人想要忽视都做不到。

 

正因如此,为首的混混自然也注意到青年的眼神,当下便瞪着眼睛朝对方踹去,而青年也不还手,只是简单的偏偏头,确保头部安全,便不再进一步行动,不过片刻裸露的胳膊上便留下了几道青紫。

 

“臭小子,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识相点就叫声姐夫,然后滚回学校背你的书去。”见状混混倒是更加嚣张,一把拽住对方的衣领,恶狠狠的警告道,”或者我现在给你姐打电话。”

 

“你看她会不会过来?”

 

闻言卡米尔手上动作一顿,他抬起头,神色淡淡的瞥了眼为首的混混,从对方刻意挑染的红毛来看,似乎正是凹凸一中曾经的混混老大,且上周才被他们教训过,不可在二中附近生事,没想到刚过几天便忘了伤疤,跑出来作威作福。

 

还是干这种事情。

 

想到这卡米尔眼眸微闪,浑身气势收敛,就好像完全抹去自身存在似的。他抬起脚,不慌不忙的朝巷子深处走去,直到接近人群,这才将最后的那点牛奶喝完,略带考究的看着人群。

 

正当卡米尔计划着将牛奶盒当做投掷物丢出去时,不想却突然瞥见青年嘴角微扬,当下便停下动作,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

 

不出所料,就在混混握紧拳头,朝着青年挥去的时候,青年却先对方一步,微微偏头躲过这一重击,与此同时,原本无力耷拉在旁的手突然抬起,握上混混的手腕。

 

“就你这样?”青年笑道,还未等混混回过神,一记上勾拳便落在混混的下巴上,紧跟着便是面对面的一脚,直接将混混踹倒,踩上对方的胸脯,吼道:“做梦去吧!!”

 

如果说先前还能被称作普通斗殴的话,现在便成了完全的混战,青年的动作不再是一味的躲避,而是带着些许进攻,每一次出手便会引起一声痛呼,有些时候青年甚至宁可自己挨一下也要给为首的混混一记痛击,就好像根本不知道痛一般。

 

从倒地混混的惨叫声来看,就算被其他人围攻,青年也用了十足的力在对方身上,倒是让卡米尔看的直叹气。

 

再这么继续下去,怕是要出事。

 

想到这卡米尔抬眸,手腕微微用力,那个早已被他捏的扁平的牛奶盒便从手中脱出,直勾勾的穿过三个可以算作炮灰的混混,砸在青年的手腕上。

 

还是那只已经略微青肿的手。

 

“嘶——”这是青年的抽气声。

 

“什么人?!”这是混混手下的惊疑声。

 

见状卡米尔叹了口气,一边感叹今天自己的状态果然不好,一边注视的人群,好在虽说准头有点偏差,但卡米尔目的已经达到,原本混战的双方经他这么一打算,当下退回两侧,一边提防着对方,一边警惕的看着卡米尔,并且从双方的表情上来看,似乎都将卡米尔当作对方的帮手。

 

当然埃米那边心思要更为活跃些。

 

这下麻烦了。埃米皱眉,微不可见的瞥了眼掉落在旁的牛奶盒,原本尚可忍耐的手臂经过这么一下倒是直接报废,他微微眯眼,略带敌意的看着这突然到来的青年。

 

对方似乎和这些混混不同,至少从外观上便已有了区分——较为休闲的灰绿色外套搭着浅灰的里衬,左肩上还挂着大多数学生常用的黑色单肩包,虽说整体上看有那么点过于严肃,但与那些混混相比,至少看起来比较规矩,和普通的学生没什么两样。

 

然而埃米知道,对方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不得不说,在看到卡米尔的第一眼,埃米便明白对方并不是什么善茬,尽管对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起来并没有任何战斗力,但从刚刚打到自己手腕上的力度来看,对方的身体素质并不差,甚至可能比这些混混都还要高。

 

当然更让埃米感到惊讶的是对方的眼神,当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时,就好像被猎食者锁定一般,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就连身体也下意识绷紧。

 

正当埃米托着胳膊思索时,对方却突然开口,说出的话倒是让埃米一愣。

 

“不好意思,没控制好方向。”卡米尔淡淡道,尽管他的本意大概是在道歉,但埃米却未从中听出丝毫歉意,换句话说应该是没有任何诚意。

 

想到这埃米呼吸一窒,本打算说出口的质问也卡在嗓子里,兴许是被卡米尔的理直气壮所镇住,又或者只是被对方气得不知该说些什么,总之,当卡米尔看着埃米时,后者正瞪着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就好像在控诉他的不对。

 

当然他也确实有那么点失误,但这属于不可控因素。

 

这么想着,尽管面上仍旧面无表情,但卡米尔的视线却已从埃米身上移开,转而看着被手下扶起的红毛混混,然而这一看倒是让他差点忍不住轻笑出声。

 

大概是埃米出手太重,又或者只是对方本身体质的问题,此刻对方裸露的双臂上青一块紫一块,就连脸上也半边肿起,再配上那头令人难以形容的红毛发型,倒是显得愈发搞笑。

 

可惜当事人却没有他这个心思。

 

“卡、卡米尔?!”红毛瞪大眼睛,下意识抬起手,又在察觉到卡米尔的不悦后放下,略带警惕的朝卡米尔身后张望着,看那架势倒像是在找什么人。

 

卡米尔自然知道对方在找谁,毕竟上一次大哥可是把人打到整整三个月窝在床上,就连伤好了也不敢在外面肆意妄为,而这也确实让二中附近安稳了不少。

 

因此忌惮大哥什么的,也算在常理之中。

 

“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卡米尔面无表情道,清冷的嗓音略带低沉,倒是给埃米一种格外危险的感觉。

 

而红毛却是眼角一跳,恶狠狠地盯着卡米尔,但受脸上伤势的影响,原本的气势不复存在,就连所说的话也有那么一点底气不足的感觉。

 

“呵,上次是老子没留神,着了你们的道,”红毛冷笑,一把甩开手下扶着的手,稳了稳身子,“告诉你哥,最近注意点。”

 

“这事我们没完!”红毛一字一顿道。

 

话毕,红毛便头也不回,直勾勾的朝巷口走去,就好像刚刚放出狠话的人不是他似的,而他的几个手下则在短暂的愣神后醒悟,连忙追上对方,同红毛一起消失在巷口。

 

当然,临走前红毛倒是没忘记埃米,用别有深意的眼神瞅了他一眼。

 

“有本事就来啊,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见状埃米嘟囔道,满不在乎的朝对方离开的方向嘁了一声,又看了看在身后不语的卡米尔,思索片刻便理清双方形势关系,当下便朝对方扬起一个笑容。

 

“谢啦,”埃米笑道,慢悠悠的走到卡米尔面前,“刚刚确实有点冲动,还好你及时打断我。”

 

“当然如果能换一种方式就更好了。”埃米咧嘴,揉了揉青肿的手腕,又将为防止弄脏而编起的衣袖放下,堪堪遮住胳膊上的伤痕。

 

闻言卡米尔嘴角微扬,却又在下一刻收敛,转而皱着眉头,略带严肃的看着埃米,从对方裂开的嘴角到微微露出的青紫左臂,再到泛着乌色的小腿,倒是让正整理自己着装的埃米忍不住抬头。

 

“没什么,就一点小伤。”埃米笑了笑,试图以这种方式来显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不想却牵扯到嘴角的伤口,当下便轻啧一声,摸着嘴角自顾自道:“不小心挨了一下,都破皮了,这还怎么瞒得住啊。”

 

“老姐肯定又要问了...”埃米闷声道。

 

不想正当埃米苦恼该以什么借口瞒过老姐时,眼前却突然出现一个创可贴,随之而来的便是淡淡的草药清香。

 

“贴一下,小心感染。”卡米尔淡淡道。

 

“谢啦,”闻言埃米一愣,不过片刻便反应过来,向对方露出一个真切的笑容。

 

他拿着创可贴,小心翼翼的撕开包装,贴在伤口处,又轻轻按压几下,确定位置正确,这才想起之前纠结的问题,挠了挠头,略带不好意思道:“话说这也太明显了吧。”

 

“怎么?”尽管已经猜到对方或许想要瞒着某个人,但卡米尔仍旧顺着对方的话。

 

“就是,这事不能让我老姐知道。”埃米叹了口气,无奈道:“可是理由不好找啊。”

 

“总不能说是上学跑太急没看路,直接撞电线杆上了吧?”

 

闻言卡米尔想了想,虽然觉得撞电线杆这种说法也还算可以,但就埃米话中的意思来看,大概并不合适,便另外提了个建议:“要不就说路上摔着了。”

 

听到这埃米乐了,当下便忍不住笑道:“难道还是平地摔吗,就左脚掌贴右后跟,必须脸着地的那种?”

 

“如果你想的话。”卡米尔一本正经道,果不其然换得埃米的捧腹大笑。

 

“哎哟,笑得我肚子痛,”兴许是笑过头,又或者是单纯的扯到了伤口,埃米捂着肚子,半天才缓过劲,“这还能一本正经的说出来,你可真够厉害的。”

 

卡米尔不置可否,毕竟对他而言,这样的情况倒不是少数,当然对方这样的评价若是让学校里的那帮人听见,不仅会令他们震惊,更会使他们争先恐后的拉着对方,向他讲述自己总总‘可怕’的行为。

 

尽管这些在卡米尔看来并没有什么,不过对方大概会吓一跳吧。

 

想到这卡米尔眼眸微闪,略带打量的看着埃米身上熟悉的制服,不想正当他打算开口询问时,肩上却猛然一重,紧跟着便感觉到对方刻意下压的趋势。

 

他心思微动,当下便跟着倾了倾身子。

 

“虽然感觉不会这么巧,”埃米揽着卡米尔的肩,在卡米尔耳边低声道:“不过还是得和你说一声,万一咱俩同校,你可别把这事和别人乱说。”

 

“就算不是我姐也不行。”埃米补充道,看那架势大有卡米尔不答应便不会松手的样子,直到得到卡米尔点头回应,这才放下手,却还是忍不住问道:“算了还是问一下,我凹凸二中的,你呢?”

 

虽说之前便觉得对方的制服熟悉,但听到这卡米尔才敢确定,也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会在这个事情上这么紧张。

 

众所周知,作为本市重点高中,凹凸二中算是一个比较自由的学校,虽说要求学生必须穿校服,在学业要求上较为严格,但受校内独具特色的学生管理制与丰富的节日庆典活动的影响,诸多学子慕名前来,也吸引了较多优秀人才。

 

可惜凹凸二中有一项铁则,那便是无论校内还是校外,绝不允许本校学生有打架斗殴的行为,一旦发现,必会受到严重处分,恶劣者甚至还会勒令退学。

 

因这一条的严格性,校学生会甚至还专门增设部门,全权负责此类问题的监管,倒是让这个崇尚自由的学校不至于过分放纵,而到目前为止,也未出现过较为严重的混乱现象。

 

当然,卡米尔倒是知道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就算是在这样严格的规定下,也有些许遗漏,比如大哥和他。

 

再比如,面前的这个青年。

 

想到这卡米尔嘴角微扬,他倒是没料到还会有人在乎这些,况且从对方所表现的个性上来看,对方似乎还比较重视这一点。

 

正当卡米尔思索着是否该说实话时,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不仅打断了他的思路,也解决了当下的难题。卡米尔回神,面无表情的看着青年跑到角落,拎起一直放在地上的单肩包,也不管上面究竟沾了多少尘土,只是简单的拍了拍,便径自往身上一甩,慌慌张张的朝巷口跑去。

 

当然对方并没有忘记这里还有一个帮了忙的兄弟。

 

“我要来不及了,”埃米一边跑,一边看着手机,顺带还不忘同卡米尔约上一波,还对方一份人情,“这样吧,周末还在这里见面,到时候请你吃东西哈。”

 

话音刚落,卡米尔的视野里便只剩下青年的背影,不过片刻便消失在小巷尽头,倒是让站在那里的卡米尔忍不住怀疑对方究竟有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或许对方其实并没有受多少伤,倘若条件允许的话,没准还能直接跑个接力。


兴许是被自己的这种联想惊讶到,卡米尔难得的笑了笑,又很快收敛。

 

虽说对方似乎什么也没说,但卡米尔至少知道一点,那便是对方和他同校,并且他有一种预感,在周末到来前,两人肯定还会见面。


然而卡米尔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次见面竟会来得如此突然。

 

甚至,就在几个小时之后。

 

评论(18)
热度(104)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