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蛰伏(6)

-混血狼人卡与纯种血族埃,随缘更。

-全文:目录

 

雨夜来客(六)

 

“哈,我能有什么感觉?”埃米歪了歪脑袋,似乎一点也不明白对方在说些什么,半响才猛然醒悟,望着那整齐摆列的银制兵器,苦笑道:“这些东西啊,我已经习惯了。”

 

“早在很久以前。”

 

闻言卡米尔身体一顿,他下意识抬头,不想看到的却是神情难得严肃的吸血鬼,就连那对如宝石般剔透的眼眸也在此刻变得暗沉,仿佛所有的光芒都被掩盖似的。

 

然而那对眼眸里所蕴含的情感,却是卡米尔熟悉又无法理解的。

 

不得不说,在卡米尔的记忆里,他曾无数次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过这种眼神,不同的是他们大多掺杂着某些情感——有满是憎恶的,有满是恨意的,也有满是恐惧的。尽管他们包含的情感不尽相同,却都是执念的体现,是曾经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阴暗过去所留下的痕迹。

 

埃米却是不同的。在他的眼神里,卡米尔感受不到任何憎恶或是仇恨,也没有一丝恐惧,有的只是如死水一般的平静,就好像只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然而卡米尔知道,事情绝非对方所说的那么简单。毕竟对方可是那个拥有强大能力,却极为惧怕银器与阳光的种族。

 

是最纯粹的黑暗生物,唯一拥有永恒生命的存在。

 

想到这卡米尔抬起头,视线直勾勾的盯着埃米,看着对方那似有若无的笑容,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又在即将出口前止住,只是盯着面前出神的吸血鬼皱眉。

 

兴许是察觉到卡米尔的眼神,又或者只是单纯的下意识动作,埃米垂眸,神色淡淡的瞥了小狼人一眼,便再一次抬起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出神。

 

半响,卡米尔才听到对方这样问道:“你知道为什么血族会那么惧怕银制品吗?”

 

“银象征着圣洁,而银制的物品大多受到祝福的加护,是黑暗生物所忌惮的,是最为纯净的存在,而对吸血鬼来说,这些东西不仅会扼制他们强大的治愈能力,在某些特定情况下甚至会导致他们的死亡。”卡米尔不紧不慢道,所说的内容倒是与籍典上的记载无异。

 

但卡米尔知道,这并非埃米想要得到的答案。

 

“是吗,”果不其然,当卡米尔说完这番话后,埃米既没有赞同也没有否认,而是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神情,望着周遭来来往往的人群,道:“所以啊,这种恐惧自然是可以克服的。”

 

兴许是怕卡米尔无法理解,埃米想了想,补充道:“就像狼人与大蒜一样。”

 

可惜这样的话对小狼人而言终归是一种冲击,不仅违反了卡米尔所知晓的常识,更是对认知的挑战,是他从未听说过的理论。

 

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但是据我所知,要想完全克服是很难的,”卡米尔皱眉,却并没有急躁,只是盯着埃米,用略微低沉的嗓音道:“我们对大蒜只是厌恶,但银器对血族的威慑却是天生的,是融入冰冷血液,刻在骨髓上的,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

 

“两者并没有可比性。”卡米尔一字一顿道。

 

闻言埃米愣住,他皱了皱眉,显然对小狼人的这番话并不认同,不过片刻又舒展眉头,略带无奈的揉了揉小狼人的头。

 

要放到以往,卡米尔必会制止对方这一行为,但在此刻,受对方惊世理论的影响,他也仅仅只是瞥了眼对方的手,便重新看向埃米。

 

看那架势,大有不给一个说法不会罢休的感觉。

 

埃米自然知晓对方为何如此坚持,必定当他第一次听到这种想法时,也和对方一样,对此表示强烈的质疑,甚至反应还要比对方更加激烈一些。

 

然而结果呢?

 

最终还是输给了对方。

 

想到这埃米深吸一口气,他本以为只要时间足够,所有的一切都将会随其消散,然而只有亲身经历,才会明白所谓的忘记只是一种自我欺骗,是对过去的逃避,也是一种极为不负责任的表现。

 

只要活着,那些曾经经历过的记忆便永远不会消失。

 

一想到这,埃米便觉浑身发烫,就连原本白皙的脸也变得愈发苍白,甚至还带着些许乌色。

 

兴许是察觉到身体的异常,埃米闭上眼,企图以这种方式平复那逐渐躁动的心,不想却始终无法平静。

 

然而就在此时,埃米突然感觉到手背一热,紧跟着便听到熟悉的声音,他下意识睁开眼,果不其然与那对深蓝相撞。

 

“都过去了。”卡米尔淡淡道。

 

闻言埃米愣住,怔怔的看着身旁的小狼人,后者却没有看他,反而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整齐摆列的诸多银制器皿,就好像在此刻这些东西突然有了巨大的吸引力似的,然而埃米知道,这只是对方害羞的表现罢了。

 

这么看来,对方还真是不坦率呢。

 

想到这埃米忍不住轻笑,又在看到卡米尔疑惑的眼神后止住,他看着面前的小狼人,第一次对先前的决定感到无比的庆幸。

 

尽管最初的目的并非如此。

 

兴许是想到原本的计划,埃米眼眸微闪,不过片刻便恢复过来,朝卡米尔道:“确实,都过去了。”

 

听到这卡米尔抬头,深蓝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埃米,直到看到对方眼中熟悉的光彩,这才确定对方是真的恢复过来,也明白对方并不打算对那段回忆进行说明。

 

不过,究竟发生了什么。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正当他思索着是否可以通过特殊手段进行探查时,不想却突然听到对方的询问声。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也不怕银器?”埃米歪了歪脑袋,疑惑道:“不是说混血儿会更加敏感吗?”

 

“我们家用的都是银制餐具。”卡米尔神色淡淡道。

 

起初埃米并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所说的意思,直到猛然想起对方或许曾在人类家中居住,这才反应过来,用略微无奈的语气道:“所以你就跟着其他人一起,吃人类的食物,按人类的生活方式生活?”

 

“当然。”卡米尔理所当然道,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是真的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倒是让埃米感到震惊。

 

当然,更多的是无奈。

 

“天呐,怪不得你那么瘦,”埃米嘟囔道,又在看到小狼人阴沉的眼神后撇了撇嘴,“正常来说,狼人的生长速度是人类的两倍,按照你之前所说的年龄来看,应该和成年人类差不多,就算平日再怎么营养不良,起码也有这么高。”

 

“所以呢。”卡米尔冷着脸,看着面前的血族比划着。

 

兴许是察觉到小狼人的不悦,埃米眨了眨眼,在是否说实话间犹豫着,半响才弯下腰,不顾卡米尔冷漠的眼神,再一次揉了揉那头蓬松的黑发,哄道:“所以要好好吃饭,没准还能补一补。”

 

“当然如果是‘那些’的话效果会更好,但在我这里只会有羊肉和牛肉。”

 

卡米尔不置可否。

 

正当埃米琢磨着是否该说点什么,好挽回小家伙对自己的好感度,不想却突然嗅到一丝熟悉的气息,下一刻便听到爽朗的声音自店内传来:“好久不见啊,埃米。”

 

闻言埃米抬头,朝正推门而出的人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道:“还真是好久不见。”

 

“弗利亚。”

 

 

所以说自己为什么要带卡米尔过来。

 

埃米无奈,他抬起手,拍了拍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虽说就他而言对方并不算重,但被人这样借身高优势给压着,倒是让埃米觉得不太高兴,尤其是不远处时不时瞟来的视线,更是让他。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连带着一向毫无血色的脸也变得微红。

 

天晓得他只是睡了一觉,怎么就变成到帝都向心上人求婚,甚至还有了一个像卡米尔这样大的儿子。

 

想到这埃米叹了口气,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只能任由弗利亚在耳边叨咕,直到对方开始说起卡米尔多么俊俏,又像极了他时,埃米这才撇了撇嘴,干巴巴解释道:“那不是我儿子。”

 

“这又没什么,反正大家都明白的,你看那个斯诺克尔,恨不得每年出去一趟都能带一个回来,”弗利亚大笑,片刻又向他挤了挤眼睛,道:“只要你养得起。”

 

埃米:“……”

 

“他只是我朋友家的孩子。”

 

埃米扶额,无奈的叹了口气,再次解释道:“他只是我朋友家的孩子。”

 

不想弗利亚却丝毫不为所动,任凭埃米如何解释也无动于衷,似乎认定卡米尔就是埃米儿子,一边摇头一边感叹当年的‘老朋友’孩子都这么大,自己怎么就找不到合适的人之类的。

 

很显然,这位神经大条的家伙似乎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这么多年过去,面前这位‘老朋友’还是原来的面貌,丝毫没有变化。

 

当然,这也成为埃米选择与对方交往的最主要原因。

 

因此埃米只得无奈摇头,默默在心里叹气,感慨自家老姐果然是专注坑自己,就连跑路都要坑自己一把,大概是觉得这样能够拖住自己,好让自己无法立刻动身去寻找她。

 

老姐啊老姐,你可真是……

 

埃米腹诽,索性不再解释,就那样自暴自弃的放任弗利亚继续念叨,不想原本叨叨不停的人却突然停下,就连搭在他身上的手臂也微微移开。

 

埃米疑惑的抬起头,不想看到的却是弗利亚略带打量的眼神,顺着对方视线望去,果不其然看到正拿着匕首把玩着的小狼人。

 

对方似乎并未察觉到自己正受两人注视,仍握着那把小巧的匕首细细查看着,时不时用指腹摩挲刀尖,片刻又轻弹刀身,握着刀柄对着空气快速挥舞,待听到清晰的破空声,这才念念不舍的将其放回,就算走到下一个刀架前,卡米尔的视线也仍然粘在匕首上。

 

看这样子,埃米便知道对方大概很是喜欢那个匕首。

 

“埃米老弟啊,小家伙眼光倒还不错,那可是我废了好大功夫才做出来的。”弗利亚摸了摸下巴,很是赞许的评价,停顿片刻又继续道:“不过,这个是别人专门定制的。”

 

“不然就送给小家伙当见面礼了。”

 

听到这埃米叹了口气,却并没有作声,反而紧紧的盯着那把匕首,在他看来那确实是一把利器,即使还未开封,埃米也仍能感觉到流露出的森森寒意,就连他也感到忌惮,而刀柄上的双藤花刻纹更是深得他的喜爱,若非此刻财政吃紧,他又不愿意用变的金币来欺骗这位老实的好友,没准他现在已经将匕首拿下,放在古堡里留作收藏。

 

可惜没有早点醒来,不然或许能和那个定制的人见上一面,谈谈价格什么的。

 

思及此埃米叹气,尽管他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匕首,此刻他也仅仅只是看了几眼,便不再想它,转而看着弗利亚道:“反正你肯定还有其他东西。”

 

“喏,拿出来吧。”埃米摊手。

 

“你还真不客气,”弗利亚咂嘴,轻声嘀咕着,“成天就知道剥削我,这里迟早被你搬空。”

 

可惜就算对方说得再怎么小声,埃米也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对方那句'成天就知道剥削我',更是让他忍俊不禁。

 

“就当是见面礼呗。”埃米笑道,反正怎么都解释不清楚,不如给卡米尔拿点东西,毕竟怎么说人家也吃了亏,总不能让弗利亚白占这个便宜。

 

兴许是觉得埃米说得有道理,弗利亚想了想,便大手一挥,直接拍板:“好吧好吧,反正本来就是为这一天准备的。”

 

好容易得了空当,埃米无奈的摇摇头,轻轻捶了捶被对方一直压着的肩膀,看着在角落箱子里不断翻找的弗利亚,略带担心的喊道:“挑个结实点的,打算一直用呢!”

 

“放心吧你——”弗利亚回道,没过一会便拿着古旧木盒,老神在在的朝着埃米走来,边走边用袖子擦拭着,肉眼可见层层灰尘从上面抖落。

 

感觉更不靠谱了。

 

埃米暗想,正当他伸出手,打算看一看究竟是什么东西时,不想却被弗利亚躲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还不给看呢?”

 

“等会,别急啊。”弗利亚摆摆手,小心翼翼的吹了吹木盒上面的浮尘,结果自己却被呛的不行,咳嗽老半天才恢复过来。

 

然而就算如此弗利亚也并没有给埃米看的打算,反而抬起手,冲不远处的小狼人道:

 

“喂小家伙,过来过来。”

 

卡米尔自然知晓弗利亚所指的是谁,也明白对方将要做什么,却并没有回应,依然悠闲的看着墙上的布艺制品,谁让在狼族特有听觉的加成下,先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虽说已经大致猜到为何有此误解,但卡米尔还是觉得略感微妙,毕竟不管是谁,平白无故多了个长辈什么的,都会觉得有那么一点不爽。

 

尤其是在听到埃米借此索要物品,便更感到无语。

 

就算对方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

 

想到这卡米尔抿嘴,打定主意不理后面的两人,直到弗利亚再次叫嚷,卡米尔这才扭头,勉为其难的看了对方一眼。

 

“小家伙还挺有个性的嘛。”弗利亚大笑。

 

而目睹全程又知晓真相的埃米则扶了扶额,极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心里嘟囔道:

 

看来神经太过大条也还是不太好。

 

-TBC

 

评论(8)
热度(57)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