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埃】无题

-同居已交往前提,流水账注意,题目暂时没想好唔。

-下一次更神父,然后皇骑和海盗,按顺序填坑(。)

-个人归档


埃米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尽管大脑还未完全清醒,身体却已按照往日的习惯,径自坐起身,他歪了歪脑袋,眯着眼看着不远处略微陌生的书架,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

半响埃米才像是反应过来似的,一只手揉了揉略微发昏的脑袋,另一只手在枕头下摸索着,企图将那恼人的源头找出,不想半天也没摸出手机,他偏偏头,眯矇着眼嘟囔道:“跑哪去了?”

“应该是在这里来着...”埃米嘀咕。

兴许是等待的时间太久而使手机自动转为留言模式,又或者只是来电者自己挂断电话,原本吵闹的铃声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静谧,隐约掺杂着些许蝉鸣,一声接着一声,此起彼伏下倒是让周遭显得越发平静。

算了,继续睡吧。

埃米在心里念叨着,又打了个哈欠,嘴里嘀咕几声,便重新倒回床,极为自然的拉了拉被子,好让裸露的肩膀不至于完全暴露在外,待终于找到合适的睡觉姿势,埃米便不再动弹,重新酝酿睡觉的感觉。

不想突兀的音乐再次响起,虽说只是简单的循环弹奏,但极为轻巧的弹奏手法配上平和的旋律,极为自然的将整体节奏体现,就算没有其他乐器的搭配,也能给人一种极为轻柔的感觉,甚至不亚于网络上普遍被人称赞的钢琴曲。

而埃米则对这首曲子再熟悉不过,他顿时清醒过来,猛然坐起身,不想受幅度太大的缘故,似乎牵扯到某处难以启齿的部位,他当下咧了咧嘴,紧跟着便红了脸。

他竟然真的和卡米尔做了,而且还......

兴许是想到昨晚,埃米感觉脸上发烫,他拍了拍脸,企图以这种方式让温度降下,不想却只是徒劳,就连手心也开始发烫,倒是让他感到越发无奈。

好在耳边不断刷着存在感的弦音仍未停止,倒是给了埃米转移注意力的机会,他瞥了眼旁边仍在熟睡的某人,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不想看到的却是一片青紫,脸顿时红透,就连耳尖也变得通红。

太狠了,怎么平时没看出来那家伙是这样的。

埃米心里嘀咕着,又想到昨日放纵,脸便越发发烫起来,正当他平复心情打算下床将声源关掉时,不想腰腹却突然被人环住,紧跟着整个人便陷入温暖怀抱之中。

“终于醒了?”卡米尔淡淡道,嘴角的笑意却无法掩藏,倒是让埃米看得一阵恍惚。

埃米愣住,他眨了眨眼,似乎还未明白此刻的情况,片刻又突然回神,在短暂的停顿后便拉过即将滑落的被子,在卡米尔的注视下,不紧不慢的将其盖在头顶。

显然一副想要借此逃避现状的架势。

“噗。”

兴许是目睹了自家恋人刚起床时的一系列可爱动作,卡米尔终于忍不住轻笑,倒是让本就窝在他怀里的埃米感到更加羞耻,就连头也埋得更深,就好像打定主意不要抬头似的。

而事实上,埃米也正是如此打算的。

为什么正好这个时候醒来?

埃米腹诽着,尽管这并非他第一次与对方同床共枕,也并非第一次从两人共有的被窝中醒来,但就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却是他第一次这么不想与对方见面,毕竟任谁在与另一人经历完情事后,都很难保持一种冷静的状态去面对对方。

至少对埃米来说,他确实如此。

想到这埃米在心里叹气,他并没有想好该如何自然的如往常那般向对方打招呼,尤其是当他看见对方的脸,看到对方那对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满是情意的眼眸,脑海里便不由自主浮现出昨晚的画面——对方压在自己上方,用从未有过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一遍又一遍念着自己的名字,仿若呢喃,却又配合着那处的节奏,尽管相比起最开始的疯狂对方已收敛了许多,但也让他几乎发了疯,胡乱的叫嚷着对方的名字,就连手也紧紧抓着对方的肩,留下了不少抓痕。

当然比起对方,埃米敢肯定自己身上的痕迹几乎可以说是遍布全身,从刚刚掀起被子所看到的青紫来看,绝对如此。

真是太疯狂了,埃米再次捂脸。

不想就在埃米打算以装鸵鸟来躲避卡米尔时,额发却突然被人撩起,紧跟着轻柔便落在额间,一点一点逐渐下移,就连放在腰腹的手也缓慢移动,时而轻抚腰窝,时而划过脊背,时而又在埃米微微起伏的小肚腩上轻揉,倒是让埃米不由自主蜷缩起来,就连呼吸也变得略微急促。

直到他感觉到那双手隐隐有着向下的趋势,埃米这才伸出手,一脸无奈的握住对方的手腕。

“不装鸵鸟了?”卡米尔淡淡道,眼里满是笑意。

“是啊是啊,”埃米撇了撇嘴,既像控诉又像埋怨似的,嘟囔道:“话说您老是不睡觉么,怎么我每次醒来你都是醒的。”

“有吗?”

闻言卡米尔轻笑,倒没有过多解释,放在后腰的手轻轻抚摸着怀中人的脊线,感受手心下一如昨夜般熟悉的触感,嘴角的笑意便再也止不住,就连心思也开始朝着不可描述的方向奔去。

可惜卡米尔的这点心思并没有瞒过怀中人,尽管卡米尔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在他的抚摸下微微颤动,却同样能感觉到来自胸前的对方的抗拒,尤其是当他低下头,看到对方那略带无语的神情时,卡米尔便停下手,用埃米从未听过的语气,轻声询问道:“不行吗?”

低沉嗓音略带磁性,尽管埃米早已知晓当对方刻意压低声音时是有多大的魅力,但他还是忍不住心神动荡,就连原本抵在对方胸前的手也微微放松。

好在下一刻他便被身后的酸痛惊醒,紧跟着便想到对方惊人的体力,当下甩了甩头头,坚定道:“不行。”

闻言卡米尔俯身,嘴角轻轻磨蹭着埃米的额间,就连手也重新行动起来,在埃米身上四处游走,就好像竭尽全力要将怀中人的兴致挑起似的,一边抚摸着那柔韧的身躯,一边轻咬对方耳垂,在对方额间厮磨。

兴许是察觉到怀中人的沉默,又或者只是故意使然,卡米尔嘴角微扬,既像诱哄又像撒娇似的,在埃米耳边轻声道:“可是我想。”

“就一次,嗯?”

随着尾音的上挑,埃米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脑袋中的某根神经,在对方的刻意挑逗下,断的彻彻底底。

很显然,不仅埃米知晓卡米尔性子,卡米尔同样也知晓埃米的脾性,而且在这方面的应用上,似乎卡米尔要略胜一筹。

至少从结果上来看。

......

等埃米再次睁眼,午时早已过半,原本蒙蒙亮的天也已变得通明。

他眨了眨眼,借着手臂的支撑坐起,又在感受到身体的疲软与酸痛后身体微顿,重新躺回被中,默默在心里将卡米尔骂了个狗血淋头。

说什么就一次,果然不该信他的。

埃米腹诽着,尽管大脑已经完全清醒,再无任何睡意,但受身体的影响,此刻他唯一想做的便是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刷刷朋友圈,玩会游戏什么的。

可惜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至少从手机这一项来说,埃米的幻想便已破灭。

“所以说到底跑哪去了...”埃米嘟囔着,整个人瘫倒在床头,百无聊奈的扒拉着枕头,半天没找到目标,便又趴在床头柜前翻找着,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甚至就连柜子下面也未放过。

可惜仍旧无果。

兴许是知晓大概手机并不在周围,埃米长叹一口气,揉了揉略微酸痛的后腰,又翻了个身,就那样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脑袋里所想的无外乎是有关另一人的事情。

有时候埃米不得不承认,缘分这种东西真的很神奇,无论是那个炎热的夏日还是后来分宿时的意外,就连那个原本令人感到压抑的雨天也因对方的出现而变得明亮,就好像隐隐中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着他,逐渐向着对方靠近。

而对方则同样如此。

偶尔埃米也在想,这究竟是好还是坏,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还是所谓的认知偏差,是平日习惯造成的错觉还是友情变了质,在无数个两人相伴的夜晚,在无数次互相打趣的闲暇时间里,所有的一切便自然而然,朝着他未曾预料的方向发展。

然而埃米知道,他并不后悔,甚至还非常庆幸,庆幸在众多未知的发展中,他与对方竟能然走到现在,向着美好结局发展。

想到这埃米眨了眨眼,片刻又猛然抬起手,拍了拍发烫的脸,嘴里嘀咕着就连他本人也无法听清的话语,直到紧闭的房门被另一人推开,鼻尖猛然被清香缠绕,他这才噤声,满脸诧异的望着卡米尔手中的汤盅,又在看到对方身上的装束后愣住,半响才噗嗤一声,忍不住轻笑起来。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卡米尔身上穿着的天蓝色围裙。

事实上埃米敢保证,在过去无数次亲身使用中,他从未感觉到这个围裙有任何问题,无论是颜色还是款式,都是极为普通的,甚至可以说是朴素的家务款样式,毫无任何夸张的装饰。

然而此刻,当埃米看见那熟悉的天蓝花纹与纯白衬衫,看着对方编起的袖口以及紧紧束缚在颈后的细绳,不知为何嘴角的笑意便无法止住,就连心里也感觉暖洋洋的。

尽管就视觉效果上来看,卡米尔一本正经穿着围裙的样子确实有点别扭,尤其是在对方一脸严肃的端着汤盅的时候,便更是如此。

当然这只是单纯的不常见而导致的视觉印象,而非真正的穿着奇怪,毕竟有那样一张脸,就算再古怪的衣服大概也能穿出时尚感,更不用说这只是一件平常的居家服。

谁让自家恋人长得帅呢,埃米忍不住得意。

兴许是知晓埃米所笑为何,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在意,卡米尔无奈叹气,手上却丝毫没有放松,仍旧捧着那碗汤,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边,又用勺子在碗里搅了搅,询问道:“起来喝点?是菌汤,空腹太久不宜吃刺激性东西。”

“况且你胃不好。”

不知是否受卡米尔话所影响,埃米确实感觉到胃里有种轻微的灼烧感,紧跟着便听到一声轻微的声响,好在这声音足够的小以至于面前的人并未察觉,仍旧坐在那里,用深邃的眼眸盯着他。

埃米轻咳一声,脸上微微发红,不紧不慢的从卡米尔手中接过碗,一点一点小口抿着,直到胃里逐渐涌起暖意,脸上温度稍微退去,这才抬起头,瞥了眼身旁,不想看到的却是满含期待的眼眸。

他想了想,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朝卡米尔道:“味道不错,而且胃确实暖起来了呢。”

“话说我还以为你不会做这些的。”埃米笑道,一边感慨一边轻抿清汤,时不时又用略带促狭的眼神瞥上几眼卡米尔,倒是让后者忍不住摇头,感叹自家恋人的调皮。

“没有,不过网上有教程,”卡米尔淡淡道,他伸出手摸了摸埃米的头,感受手心传来的柔软触感,不自觉嘴角微扬,就连心情也变得格外舒畅,“第一次做咸甜把握不是很好,可能会有点淡...”

“这个就已经很好了,”话还未毕,埃米便已出声打断,片刻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道:“要知道老姐第一次做的时候差点把厨房都给烧了,好不容易才灭掉火。”

“天晓得她是怎么做到的。”埃米无奈摇头,一边喝汤一边感叹自家老姐的神奇。

正当埃米握着勺子,正打算往嘴里喂时,不想手腕却被人握住,紧跟着便感觉到毛绒擦过手边,他当下一愣,片刻才回过神,红着脸嘀咕道:“差点洒了。”

“到时候洗被子的还是我...”埃米撇了撇嘴,略带不满的嘟囔道,可惜微红的耳尖早已暴露一切,倒是让卡米尔看得越发想要逗弄。

当然卡米尔也只是想想,毕竟以埃米的性子,倘若自己逗得过了,没准对方也会来一次炸毛,到那时候就算自己想要挽救,大概也只能得到对方一声闷哼,以及三天禁止任何甜点的惩罚。

虽然对卡米尔来说,这也不算什么。

想到这卡米尔嘴角微扬,略带笑意的看着埃米,看着对方握着勺子一点一点喝着清汤,看着那被汤汁沾染的薄唇上下动作,不由自主想起昨晚,对方红着眼,用略带哭腔的语调喊着自己的名字,无意识向自己求饶,想到那顺着脊柱逐渐蔓延,如烙印一般落在对方最为隐秘部位的紫红,想到当他安顿好对方,收拾客厅残局时所见到的停留在未接来电画面的手机屏幕。

而到了最后,所有的画面都定格到那个时候,当他听到对方难得的表露心声而忍不住轻笑,睁开眼看向对方时,对方正睁着那对如蓝翡般剔透的眼眸,用满是爱意的眼神看着自己,眼角甚至还带着情事的余韵,又在短暂的尴尬后回过神,略带抱怨的念叨着自己竟与对方一样装睡,倒是让卡米尔险些忍不住将对方拉入怀中,与对方再行巫山云雨之事。

兴许是想到埃米曾表现出的过分可爱的反应,卡米尔忍不住轻笑,就连原本计划好的出行也在这一刻被其放置,不仅是因为埃米此刻的身体大概并不适合走动,同样也有着他本人的一点私心,想要和埃米就这样待着,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

谁让他们这几天实在太忙了,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

正当卡米尔胡思乱想时,不想埃米却已将菌汤解决,就连剩下的汤盅也被他放到一边的床头柜上。

他眨了眨眼,又胡乱抹了把嘴,朝卡米尔询问道:“话说我手机是不是被你收起来了?”

闻言卡米尔思绪微顿,他想到今早连番的手机轰炸,从埃米的手机到自己手机再到电子邮箱,甚至就连大哥那边也在遭到对方的质问,以至于卡米尔不得不花费时间进行解释。

想到这卡米尔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微妙,他抿了抿嘴,犹豫道:“...在外面充电。”

“为什么要拿到外面?”埃米疑惑,他歪了歪脑袋,一脸迷茫的看着对方,又在短暂的思索后猛然醒悟,瞪着眼睛看着卡米尔,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又在出口前止住,转而变为捂脸。

“好的,不用说了,我懂的。”埃米嘟囔,只要一想到未来会面对自家老姐的轮番轰炸,便感觉人生惨淡,就连明天的排练也想放弃,“要不请假到学期结束,反正只要不影响表演就行。”

“不过那样老姐有可能会直接杀到这里...”

兴许是想到自家老姐的脾性,埃米无奈叹气,嘴里嘀咕着类似'该怎么办'之类的话语,片刻又想起造成这一后果的某人,便抬起头,用略带埋怨的眼神瞪了眼卡米尔,倒是让后者看得心动不已,好半天才平复下来。

当然嘴角的笑意自然是无法掩盖,便清清楚楚的落到某人眼中,惹得对方更是撇了撇嘴,显而易见的嫌弃与无奈。

“知道又没什么影响。”兴许是知晓再这么逗弄下去对方或许真要急了,卡米尔终于收敛笑容,安慰道:“反正迟早要告诉她的。”

这一点埃米自然知道,然而他所在意的则是如何告知自家老姐。

“当然,”埃米嘀咕着,整个人瘫倒在床上,显然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但不是在昨晚那种情况下。”

见状卡米尔忍不住轻笑,尽管就他本人而言,和埃米一起请假,借此来个长期旅行什么的,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想法,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别说教授会不会同意,就连埃米本人或许也会拒绝。

毕竟相处这么久,卡米尔早已熟知埃米脾性,也明白此刻对方只是单纯的抱怨,并非决意要避开某人,更不会因此而放弃坚持许久的演出排练。

就这一点来说,卡米尔还是分得清的。

想到这卡米尔嘴角微扬,他看了看仍旧埋在被子里苦恼的埃米,终于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轻声道:“教授大概不会同意。”

果不其然得到对方一眼瞪视。

“是肯定不会,”埃米嘟囔着,仿佛认命似的叹了口气,“所以明天还得去排练室,到时候老姐肯定会拽着我进行思想教育,没准到排练结束都不会停。”

“是吗?”卡米尔无奈。

“肯定的啦。”埃米撇嘴。

闻言卡米尔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埃米忍不住想要出声询问,他这才站起身,一边将围裙脱下,一边提议道:

“既然事情已经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考虑些其他事情?”

“其他事情?”埃米歪了歪脑袋,看着卡米尔将脱下的围裙整齐叠好,放在一旁,又抬起手,面对着埃米,一颗一颗解开衬衫扣子,露出内里的白皙与点点浅红——那是埃米吃痛时所抓出的痕迹。

见状埃米当下一愣,紧跟着脸上便猛然升温,不过片刻便已变得通红,就连抓着被子的手也不自觉捏紧,他清了清嗓子,正打算向对方表达自己身体的不适以及对休息的渴望,不想对方却先一步开口,道:

“比如继续培养感情?”

评论(22)
热度(101)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