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ES】冬日恋歌

-是去年的合志稿,存个档

 

寒风冷冽,落叶在地上刮过发出刺耳的声响,令人感到格外的压抑与沉重。

本该热闹的步行街也因天气原因显得空旷,零零散散分布的人们无不行色匆匆,指望早点回到温暖的家中喝上一碗热汤。

再不济也得要一杯开水。

倘若他没有那么冲动的话,定能和其他人一样喝上熬煮三个多小时的菌汤,鲜香浓郁,飘满整个屋子,只要一口,浑身的寒意便已全然散去。

而不是站在这里吹冷风。

一想到这,Shell便忍不住后悔。

两小时前。

“今天?!”Shell双手紧握,仿佛用尽全力在克制自己,“为什么这么突然?”

“出了点事情。”Eric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拿起调勺轻抿,又往汤里加了少许食盐。

Shell咬了咬嘴唇,他知道既然E ri c这么说事情便已无法返回,但是他就是忍不住。

毕竟明明答应过这个冬天要两人一起度过,为此Shell连着几个月日夜赶工,才在九月就把剩下的事情解决,其他的事情只用一台电脑就可以解决,不用专门待在公司。

并且早已把行程安排好,先去哪再去哪,听说哪里的露天温泉不错,对身体很有好处,之前Eric也说过一到冬天膝盖有点疼,正好借此机会养养身子。

在最后的最后两人就呆在家里,什么也不想,等着新一年的到来。

现在,因为一通电话,全部泡汤。

想到这,Shell似乎再也无法忍受,丢下一句“我去买盐。”便顺手拿起门口挂着的大衣摔门而去。

留下Eric一人在家中,调适着鲜美的菌汤。

然而没走多远,Shell便开始后悔当时为什么那么冲动。

“不过就是和以前一样过罢了,没必要这么大反应。”Shell抬起头,灰蒙的天空让他感到压抑,仅管在无数个冬日,这里的天都是如此,他感慨道:

“这也是无法避免的。”

街边的商铺大多早已关门,就算开着也只有零星几个客人,大概也是因为天气寒冷的原因,毕竟没什么人会在这样的天气里出来闲逛。

除了Shell。

原本十多分钟的路程硬生生拖到了半小时还没有走到,仅管便利店就在十字路口。

或许是因为不想回去。

Shell恍然,莫名就想起了小时候。

对于年幼的Shell来说,无论是初春还是深秋都不是多么令人期盼的时节,在别的孩童为炎热的夏季离开而兴奋不已时,他却在心里念叨着其他,譬如“希望夏天能够再持久一点。”

毕竟,在Shell的认知里,夏天结束,也就意味着距离冬天不远了。

若说原因,也很单纯,仅仅是为了Shell的身体。

或许是先天原因,Shell身体总是比其他人偏寒,就连炎热的夏天在他看来也并没有那么无法忍受,只是略微温热,一件衬衫足矣,而在春秋时节,当其他孩子还在披着外套四处疯跑时,Shell便早已裹上薄棉袄。

更不用提冬天,几乎没有出过门。

所以类似打雪仗的活动对于Shell来说是不存在的,甚至连堆雪人,也是看着Eliie照的照片想象,亲自尝试是不可能的。

然而Eric则完全相反。

在Shell的记忆里,Eric几乎没有生过病,用后来Eric本人的话来讲就是因为家里条件好,衣食无忧,不像以前,一群孩子会为一个馒头大打出手,即便那个馒头硬到几乎咬不动。

那时Shell觉得Eric是在过于夸大,好博得Eliie的照顾,毕竟对于年幼的Shell来说,突然出现的Eric就是来和他抢Eliie的。

后来Shell才明白Eric说的那个地方,叫福利院,是为无家可归的孩子们准备的地方。

也是从那时候起,原本的敌意消失,转而变为了关心与照顾,仅管大多数情况都是对方在照顾自己。

这么说来,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最多的还是小时候啊。

想到这里,Shell不禁感慨,果然人是越长大烦恼越多。

“呼——”

耳边是风刮过的声响,Shell连忙裹紧了大衣,即便再怎么不想回家,也不能在这样的天气下穿着单薄的衣服吹风。

这样想着,Shell加快步伐,连忙朝着便利店走去。

很暖和,果然这样的天气还是呆在屋子里比较好。

Shell推开店门,刺骨的寒意在扑面而来的暖气中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暖,他微笑着和营业员打着招呼,在生活区找到盐后便打算结账。

“滴——”

“现金还是刷卡?”

“现金。”

Shell在内兜里翻找着,猛然想起钱包并不在身上,好在之前找的零钱还在口袋,这才使他免受无法付账的尴尬。

啊,可真是凄惨呢自己。

Shell自嘲,在营业员找零的时候百无聊奈的想着Eric,想他正在家里做什么,会不会只是拿本书坐在沙发上等自己回去,毕竟在过去都是这样的。

“这是您的小票请拿好,欢迎下次光临。”

Shell拿起那包盐连同小票零钱一起随意的塞进口袋,就打算离开。

然而却又在临行前停止步伐。

 

“唔,好冰。”

Shell哈着白气念叨着,仅管在营业员看怪人似的眼神下买了一根雪糕的人就是他自己,他也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妥。

大概在众人都裹着厚实的棉袄出门的情况下,也就Shell会这样穿着单薄的大衣,拿着雪糕,边吐槽天气冷边迎着寒风走着。

也因如此,在冬天Shell为数不多的乐趣便在此,以前是缠着Eliie,而现在则是缠着Eric。

“天气还真是冷,阿嚏——”

如果生病了的话,Eric会不会改变主意?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止不住的扩大,如同病毒一般,逐渐占据整个大脑,仅管理智告诉着Shell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在潜意识里,想要和Eric在一起的心情无法抑制,即使再不可能的方法也想要尝试,直到——

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

“穿这么少还敢买雪糕吃的,大概就只有你了。”

Shell猛然回头,身上便搭上一件外套,手中的雪糕也被抢走,他连忙拉紧外套防止其滑落。

“Eric?”

Eric应声,四处张望,终于发现了角落里的垃圾箱,便走过去,在Shell注视下将那根雪糕扔了进去。

“太浪费了......”Shell无语,只能小声念叨,在接受到Eric看过来的视线后又连忙噤声。

“假如你这时候生病,我要做的就不仅是连夜交接工作,而且还要给你父亲解释我不能过去的原因,那样会很麻烦。”

“没准第二天你就会发现你亲爱的父亲坐在客厅等着你。”

Shell正要反驳,又发现Eric说的极有可能是事实,就没再开口,只是低着头老老实实的跟在Eric后面。

两人沉默的往回走着,气氛一度陷入尴尬之中,耳边只有寒风刮过的呜呜声,起起伏伏,似哽咽又似哀嚎。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Eric。

他认命似的叹了口气,自顾自说道。

“是你父亲打的电话,公司的账目出了问题,可能会影响到下个季度的合作,那边已经乱成一团,这个时候必须得有人站出来。”

“为了避免再次出错,可能得在那边待上一段时间。”

“我和你一起,”Shell说道,然而转念一想,就算再怎么找借口,他都是不能离开这个城市的,只好改口。

“那可以让其他人去,那个Nine我看就不错。”

Shell闷闷道,在这个时候他也明白Eric是在向自己解释,并且这种事情非同小可,稍有不慎可能多年努力就这么白费了。

并且两人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他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让Eric陷入麻烦。

“说什么呢,肯定得我亲自到场才行。”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

Shell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几乎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是Eric明白,他只是想和自己在一起。

事实上Eric又何尝不是。

说起来两人走到今天可算是不容易,出逃的少爷与身无长物的普通人一见钟情,家族阻挠,亲朋好友的不理解诸如此类的事情使得两人几乎喘不过气,好在这么多年来,没有人提过放弃。

就在前几个月,Shell的父亲才终于承认了自己。

这大概是小说中才会有的戏码,然而它确实发生了,并且就在他们身上。

为此,Eric还兴奋到献出了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

想到这,Eric摸了摸口袋里的方盒,想到可能几个月都无法见面,不免焦躁起来。

他轻啧一声,停了下来,跟在他身后的Shell直接撞上背,吃痛的摸了摸鼻子。

“Eric?”

“闭眼。”

Shell听到声音,尽管疑惑,却还是听话的闭上了眼,嘴唇传来温热的触感,略微粗糙,他惊讶的睁开眼睛,也顾不得搭在肩上的外套是否会掉落,奋力的想要推开Eric。

“等、等等,这还在外面。”

然而Eric并不打算停下,借着这个机会打开牙关,与Shell纠缠着。

与他们曾经的接吻都不一样,漫长而又深情,仿佛两人就这样互相纠缠直到世界终结,恍惚间Shell隐约感受到冰凉的物体缚上指间。

许久,Eric才放过Shell,在对方还在擦拭着嘴角时,拉过对方的手往回走,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Shell正要说什么,眼前光线闪过,他抬起手,待完全看清时直接愣住。

半响,才难以置信般的掐了自己脸一下,很疼。

“Eric…”

“什么。”

Eric头也不回,丝毫没有动静,然而微红的耳尖显示着内心的不平静。

“没什么,就是想喊一下你。”

“别做这么无聊的事。”

Shell嘴唇微扬,他拉紧外套,仿佛所有的寒意都被驱散,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牵着Eric的手,和其他人一样,在街上漫步着。

寒风冷冽,刮过脸颊引起阵阵刺痛,但对于此刻的Shell来说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冰凉的戒指,以及—

Eric掌心传来的温度。

END

评论
热度(7)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