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PE】林中塔

-是去年的合志稿,存个档

 (0)

Pain一直在寻找着什么。

仅管石塔内壁摆放的书早已不知翻过多少遍,但他仍然保持着每天四本的速度,从下往上,再从上往下,不断的读着、看着、思考着、回忆着。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没有任何改变,他知道自己忘记了一些事情,也大概能从心里的感觉推断那应该对自己很重要。

然而他不记得了,就像他不记得自己如何到来,又为何一直留在这里,但是这并不会有什么影响。

因为他知道,答案就在这里,这座石塔里。

 

 (1)

晨光熹微,清脆的鸟鸣回响,时而低吟时而高昂,湿气沿着交错缠绕的藤曼,逐渐凝结,一滴一滴落下,渗入泥土。

被浓雾笼罩的密林今天也一如往常,平静祥和,各类生物共同生活,依赖密林而存。

“沙沙——”

细微声响在古老的石塔里回荡着,时不时夹带着书页翻折声,微弱的晨光透过顶楼的隔窗,打在塔底,Pain的脚边,形成一道道光斑。

和往常一样,Pain随意的坐在平台上,不紧不慢翻阅着手中的古籍,仅管在时间的流逝下这本书已变得破旧不堪,残缺的纸页摇摇欲坠,似乎下一刻就会完全散落,但仍能从书侧的线绳看出曾经有人试图对它进行修补,即便未能完全阻止它的老化。

可惜的是,Pain并不在意它是否会散架,毕竟在这座几乎由书构成的石塔里,这本书既不是年代最久远的,也不是内容最精深的,更不是Pain所喜欢,可以说这本书毫无特色。

无论是花纹单调的朱红封皮还是里面的内容,对于Pain来说,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按道理来说,本该如此。

持续不断的翻页动作突然停止,Pain面无表情的看着残缺的纸张的内侧,一道明显被强行撕下的裂痕出现,他看着这道裂痕,出神。

这一页写了什么,为何会被撕下,又是谁做的……

一个个问题浮现,然而Pain无从得知。

他轻轻描摹着这道痕迹,只觉得心里仿佛被巨石压住,喘不过气一般,他烦躁的捏着眉间,试图去回想起什么。

他明显感觉到这本书,这道裂痕与他遗失的记忆及在这里的原因有这某种必然联系,无论如何尝试转移自己的注意,他的视线总会不自觉的看着它,紧随的便是下意识的将它从石壁抽出,重新打开,直到那缺失的一页。

究竟是为什么?

Pain不解,就算已经翻阅无数遍,他仍然没有找到原因。

“叩、叩叩…”

断断续续的声响打断了Pain的思路,他放下书,将其插回石壁,向下望去,声音正是从那扇很少会打开的木门传来,仅管声音不大,但Pain仍然能捕捉到那细微的响声。

本不该有人到来。

这里是与世隔绝的密林深处,石塔的四周荆棘密布,就像是天然的屏障隔绝了外界,再加上大部分时间被浓雾环绕,更是导致了长久时间无人到来。

而Pain之所以会在这,只是因为他睁开眼就已经在这里。

声音停止,估摸着外面的人已经确认了这里只是一处被世人遗忘的废弃之地从而放弃,Pain起身扶上石壁,那里各式各样的书整齐的排列着,他轻轻摩挲着书籍脊背,寻找着下一个打发时间的读物。

要不再看一看教廷秘史,或者非常态物质变化?

Pain犹豫着,仅管这两本书他早已看过。

“叩叩——”敲击声再次响起,比起刚刚来说声音已经大上不少,但仍然不能改变什么。

“请问......有人吗?”

似乎是个年轻男子。

Pain不紧不慢的挑选着,最终还是从靠近上侧的部分抽出一本绿皮书,他轻巧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再次坐回原位,而此时门外的男子也在多次尝试无果下,放弃。

石塔重新恢复平静,时起时伏的鸟鸣从窗外传来,阳光投射,因为位置的变化原先的光斑早已偏移照在Pain的身上,因此Pain挪动了椅子好让光线穿过,落在石壁上。

巧合的是,光线落下的位置正对应着那本朱红色封皮的古籍。

Pain抬起头,看着那本书,莫名感到心悸。

就好像在预示着什么一样。

 

(2)

那一天的插曲并未给Pain带来任何影响,Pain的日子还是正常的过着,安稳的晒着太阳看着书,隔几天趁着雾气散去太阳正好的时候把书拿出去晒晒,偶尔到塔的附近走走,思考那些困扰着自己的问题,不管怎么说,都还是最为普通的日常,和过去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Pain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今天清晨,他打开门前,也依然维持这个观点。

因此,当他与面前站着的男人对视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

自己果然太天真了。

不过,倒是没想到门外的会是这样的人。

黑发被男子整齐向后梳起,清秀的脸就这样露出,虽然说不上多么的英气,但绝对称得上精致,棕色的眼眸澄澈剔透,没有一丝杂质。

或许是没有想到门会突然打开,男子呆愣的看着Pain,半响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维持着伸手的姿势,连忙收回手,解释道:

“不好意思,我是Ellie,因为听村子里的老人们提到这里有个石塔,所以就想着过来看看……”

Pain抱着书,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人慌张的解释自己到来的原因,实话说他大概也能猜到对方来的原因,无外乎是好奇心作祟,对于Pain来说这并不重要,只需要将人赶走就好,问题是他似乎不想这么做。

换句话说,他的潜意识告诉他,留下这个人。

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这么想着,Pain开口道。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以后不要来了。”

说完,也不顾Ellie是什么反应,就直接将门关上,原本的计划也因此而作罢,他一本一本的将书放回原位,好在对方似乎并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类型,很快门的那侧便传来了Ellie的声音。

“如果打扰到您,十分抱歉。”

“那么祝先生有个美好的一天。”

听到这,Pain放书的动作一顿,随即又继续,直到所有的书都回到原位。

这下是真的放弃了吧,那个人。

Pain这样猜测着,然而没几天他就发现了事实并不是如此。

依然是一个阳光正好的早晨,没有浓雾缠绕的石塔少了一份幽深,多了一份沉寂,就像许多废弃的遗地一样,只是一个见证了历史变迁的建筑罢了。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当Pain再次抱着书打开门时,看到的便是Ellie的背影,对方此时正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就像在等着他一样。

原本还在发呆的Ellie听到后面传来的开门声,连忙扭过头,微笑着想要向Pain打招呼。

然而话还没说,Pain便用行动回答了他。

是的,Pain关上了门。

Ellie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变化,过了一会才叹了口气,感慨着近期对方肯定不会出来,便再次离开密林。

当然,这仅仅是开端。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Pain来说真是难以忘怀,无论什么时候自己打开门,总能看到那个身影,以至于他不得不窝在这个石塔里,靠着为数不多从窗户透过的阳光晒书,但是石塔里的书可不仅仅只有几本,这么一点位置肯定是不够的。

但是如果在外面晒书,势必是会与那个人碰上。

想到对方可以说是完美的让人甚至无法朝着对方发火的笑容,Pain无奈。

Pain实在是难以理解,自己已经表示的那么明白,但Ellie还是能坚持每天过来,也不敲门,就那样坐在门口,有时是带着书过来,偶尔也会因为书看完了而呆呆的望着远处荆棘密布藤曼缠绕的密林。

总之每天报道成为了常态,如果哪一天Pain打开门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说不定还会感到奇怪。

因此,在某个乌云密布的日子里,云雨到来,顷刻间变为磅礴大雨,Pain终于妥协,将人放了进来。

“所以说你只是想要书?”

Pain望着Ellie,淡淡开口,因为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对方身上大部分被雨打湿。好在进来的及时,不然就不可能只是现在这样那么简单。

“是的先生,我想从这里借几本书看。”

“第一眼看到这个的时候,就觉得实在是太令人惊叹了!”

Ellie一本本摸过墙壁上的书籍,仿佛小孩看到糖果一样,兴奋不已,甚至连眼睛都在闪着光。

在他看来,这里完全就是一个由书组成的世界,一层一层整齐排列的书籍布满整个内壁,若非仔细观察,Ellie恐怕真的要以为这个塔其实是由书堆成,他猜测着应该是面前的这个人,将石塔内壁凿空,改造成天然书架,又从世界各地收集这么多书存放于此,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样子。

“啊,当然您可以放心,我看完了就会还回来,绝对不会损坏任何一本书。”

Pain盯着微笑着的Ellie没有说话,似乎是因为在书的面前一切都不重要,又或者是因为他们见面的次数太多了,对方早已习惯,没有任何害怕,有的只是请求。

看着Ellie对书的执着,Pain觉得自己似乎想起来,曾经也有这么一个人,对书有着偏执的热爱,好像这里......

本来就是那个人打造的。

Pain想要继续回忆,却不想剧烈的头痛阻止着他,越是想要去探究关于那个人的记忆,头痛就越剧烈,以至于脸上阴沉的过分。

看到这Ellie吓了一跳,低声道:

“不行吗……”

Pain猛然反应过来,他慢慢平复自己,半响才在对方请求的眼神下开口:

“这些书几乎无法离开这座塔。”Pain顿了顿,又继续补充道:“前面那块空地就是最远距离。”

语毕,Pain便看到Ellie露出失望的表情,他想了想,接着说:

“如果只是在这里看的话倒是可以。”

Ellie似乎没想到Pain会同意让自己待在这里看书,毕竟不管是谁都不会想要一个陌生人天天待在自己家里。

“非常感谢,您真是太好了!”

“我可以看一下这本吗?”

在Ellie忐忑的目光下,Pain点头。

得到允许的Ellie将书从石壁间抽出,打开发现正是自己曾经在教堂的藏书室里找寻许久的史札下册,兴奋不已的快速翻阅着,很快便陷入书中讲诉的古老的故事之中。

Pain看着他这样,没有说什么,只是沿着楼梯回到平台,在那个可以说是他的专属座椅上坐下,抬手在书列上挑选,迟疑片刻,最终还是将那本朱红色的书再次抽出,打开。

这时,Ellie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对了,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先生?”

“Pain。”

 

(3)

日常对于Pain来说终于回到了正轨,尽管多出一个人,也并没有影响到Pain的生活,硬要说的话,在对方眼里,没有什么比书更重要的了,包括他自己。

Pain一如往常,坐在几乎悬空的平台之上看书,然而视线却悄悄偏移,落在那个完全沉浸在书中的人身上。

很显然在多次尝试后那个人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算得上是完美的看书位置,微弱的阳光透过高窗,足够明亮又不会太过刺眼,就对方而言,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毕竟石塔内实在是太暗了,就算是白天,除了平台也就只有那里能照到阳光,为了能够看清书上的字,那人自然会选择呆在那里,尽管Pain曾告诉过对方,在阳光下看书并不好。

很显然,对方并没有听进去。

并且还以“在黑暗中看书也不好”为由向Pain说着,希望能够被允许将油灯带入。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尽管对于Pain而言,这里的书没有一本是他没有看过的,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会愿意看到这里被焚烧的场景。

并且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Pain就不自觉烦躁起来,甚至好几次都想将Ellie赶走。

然而潜意识又似乎在劝说着留下Ellie,让他呆在这里,自己身边,哪都不要去。

没有理由,毫无道理,如果硬要找出一个解释的话,大概是魔怔了,Pain想。

因此他只能默许对方这样借着阳光阅读。

或许,他可以尝试改变些什么,比如在墙壁的凹陷处加上一些夜光石。

Pain抬头,墙壁上那些看似毫无规律可循的凹陷此刻就像专门为此而存在,等待着某人对它们做出改变。

似曾相识。

Pain皱眉,他扶着额头,太阳穴隐隐作痛,强烈但还在可忍受的范围内。

零散的片段浮现,模糊的背影攀爬在梯子上,将夜明石一个一个镶嵌在墙上,另一人则在下面扶着梯子防止对方摔倒。

就像隔着浓雾,Pain能看清的地方很有限,只能凭着感觉猜测地点是石塔,而下面的那个人——

是自己。

“唰—”

突兀的翻页声打断了Pain的思路,他回过神,重新将注意力放在Eliie身上,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对方整齐的黑发依旧那样向后梳起,澄澈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书,身体放松靠着椅背,旁边的桌子上基本厚书放置,书的最上面则是摘抄的笔记,仅管在Pain的劝导下,Ellie放弃了手抄全部内容的打算,但每一次人类都会带着几大摞羊皮纸到来,再带着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羊皮纸离开。

对方此刻完全沉浸在书中,嘴角下意识的上扬,享受着从书中吸收知识的快乐,甚至无暇顾及他的存在。

Pain看着棕色的封皮与陈旧的卷边,再配上底纹,便能从脑海里找到对应的书籍,粗略回忆,应该是在讲炼金术。

那本书……

Pain突然起身,下面的人听到平台的声响,抬起头放下书本,待看到已经醒来的Pain时,便略带着歉意的微笑道:“抱歉,看你在睡觉就没给你说一声,擅自进来了。”

“无妨,本来就是为了你才开着门。”

Pain沿着台阶走下,直至Ellie面前,在对方惊讶的表情下将书从对方手中抽走,看也不看直接合上,他缓缓开口:

“七百年前无名的炼金术师用赫尔洛权杖、人鱼之泪、那不勒悬石以及无色香炼制出‘永恒的梦境’,它将捕获迷途的灵魂,将他们困在由内心深处的记忆构成的梦境里,忘记自我,不断的轮回往复,直至身体内的最后一点能量耗尽,完全陷入长眠。”

“因此,炼金术师给它起了有意思的名字,叫做‘梦解’。”

听到这里,原本Ellie才恍然明白Pain是在给他讲解这本书,然而他说的这些书中均有记录,Ellie刚想开口,却在Pain的眼神下硬生生止住。

“然而事实上那位炼金术师试图通过这个东西来达到生命的永恒,可惜他失败了,那个所谓‘永恒的梦境’只不过是一种令人产生幻觉的液体,挥发的无味液体通过空气随着人们呼吸轻而易举的进入人们体内,影响他们的神经,从而产生幻觉。”

到了这里,Ellie才发现Pain所说的这部分是书上所没有提到的,仅管他只看了上半部分,但是书中大部分是在对那位炼金术师伟大的赞扬与其配方的解说,也有效果的概述,对于这个‘梦解’却单独列举,并且除了所用的材料外,其他一片空白。

Ellie连忙从堆在一旁的羊皮纸中找到一张空白的,拿起笔开始记录,Pain看到他这样,没有继续,只是静静的等他写完,才又接着道:

“令人意外的是,在这次试验中确实有一样东西成为了永恒,那就是液体本身,无论是敞口还是闭口,无论高温还是冰冻,液体的状态、体积等从未改变,仿佛时间被禁止一般。”

“人们想要去探寻这其中的原理,但就像之前所说,炼金术师带着它与他的梦,被埋葬在某个角落,至今人们仍不知其所在,也就无从寻起。”

“但这样东西确实存在,并且也一直发挥着它的作用。”

语毕,Pain才猛然回神,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仿佛身体不受控制,虽然确实有一部分内容来自这本书上,一部分来自他所看的其他书,但最后的那句则是连他自己都不曾知道的内容,只是下意识的说出,等反应过来时就连Pain自己也吃了一惊。

太阳穴隐隐作痛,Pain扶着额头将书递还给Ellie。

“忘掉它,当我什么也没说。”

Ellie没有接,只是呆愣的站在原地,早在Pain提到炼金术师的梦时便已停下手中的笔,他面色苍白,就像严重受到惊吓一样,神情莫名。

半响,Ellie才一字一顿的问道。

“你觉得梦是什么?Pain。”

Pain垂眸,许久没有回应。

 

(4)

至那以后,平静的生活被完全打乱,无论是对Pain来说,还是对Ellie。

如果硬要用一个词来形容Ellie最近的状态,大概就是失魂落魄。

“啪!”

“咳、咳咳——”

Ellie心不在焉的从石壁中抽出一本书,连带着那一块的书都被这带起,落到地上引起一阵尘烟,Ellie捂着嘴轻声咳嗽着,尘烟散去才慢慢将书捡起,放回原位,甚至连原先的那本也一起放了回去。

Pain在Ellie第一次这么做时就早已从原先的底层坐回了平台,因此很好的躲过烟尘,他瞥了Ellie一眼,神色淡淡的开口提醒对方:

“第五次了,Ellie。”

“抱歉,我只是……”

Pain叹了口气,知道倘若Ellie一直维持这样的状态,到最后连他也会被打扰,他合上书本,尽量使语气显得不那么生硬。

“是遇到麻烦了吗?”

听到Pain的询问,Ellie顿住,犹豫着是否应该将一切告诉对方。

许久不见回答,Pain也不急,修长的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击,发出‘嗒—嗒—’的声响。

半响,Ellie才抬起头,仿佛下定决心一样,望着Pain开口道:

“如果,”Ellie感觉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我是说假设,梦境和现实必须做出选择的话,Pain会选择哪个?”

Ellie看到对方在听到自己的问题后眉毛微微上挑,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眯起,Pain身上依旧穿着那套精致的贵族服装,仅管是过去的款式,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就算在这样简陋昏暗的环境里,也依旧维持着优雅的姿态。

然而在问出这个问题时,Ellie就已经得到了答案。

【虚无缥缈的东西终归只是个假象。】

Ellie的脑海里浮现出这句话,这是几天前Pain对于梦的看法。

【梦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在我看来虚无缥缈的东西终归只是假象。】

因此,毋庸置疑Pain会选择现实。

“梦境只是假象。”

 “果然会这么说呢。”Ellie不自在的笑着,他看着刚刚记录的羊皮纸,抿嘴。

“Pain,今天我可能要提前离开,这段时间一直打扰你,非常感谢。”

Pain面无表情的看着Ellie弯腰,拣起地上散落堆放的羊皮纸,收拾完毕后整个折起抱在怀里,微微欠身向Pain告别,就好像刚刚问出奇怪问题的人不是他。

“再见了Pain,祝您有个好梦。”

Pain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拉住Ellie。

然而他并没有这样做,Pain望着Ellie离开的方向,那里Ellie早已消失在荆棘丛后,就像曾经所说的,这座石塔四周荆棘密布,如同天然屏障,然而至今为止只有Ellie一人穿过,到达这里。

更不用提环绕在石塔四周的浓雾,在对方到来的第一天起,就已消散殆尽,再也没有出现。

这本就不寻常。

Pain感觉,在他和Ellie之间一定有着某种联系,之前他们两人都不知道,但现在Ellie肯定知道了什么,通过他刚刚无意识说出的话。

【然而这样东西确实存在,并且一直发挥着它的作用。】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暗示着什么。

直到入睡前,Pain都一直在想着,思考着,破天荒的当天晚上,就像Ellie所说,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和Ellie两人就那样坐在石塔的底部中央, 听着Ellie讲述着关于梦境的故事,Ellie手上是有着朱红封皮与陈旧卷边的古籍,从毫无花样可言的底纹来看,他确定那就是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那本书,那本讲述关于梦境的书。

 

(5)

这很不寻常。

Pain看着门外,大雨倾盆,因为地势原因,雨水并没有流进石塔内部,这对于本就阴暗潮湿的石塔而言无疑是值得庆幸的,可惜的是总有雨水从镂空的窗格飘进,零零散散滴落在平台上,为此Pain不得不暂时将平台上的椅子挪到角落,而他自己则是坐到底层,中央的沙发上。

就好像梦中的那个画面。

想到这,Pain打开手中的书,从头到尾的翻阅着,除了那一页外并没有什么异常,他叹了口气,将书放在桌上。

“雨真大呢。”

熟悉的声音至门外传来,仅管有斗篷遮掩, Ellie仍几近湿透,他抱怨着,顺手拧了拧正滴滴答答的朝下滴水衣角。

Ellie将怀里半润的羊皮纸摊在地上,拎着斗篷和外套,搭在角落的椅背上,他回过头刚想要同Pain打招呼,却在看到桌子上的那本书时停住,他越过Pain将那本书拿起也不翻开,只是看着封面。

Pain面无表情的望着Ellie,他有预感,对方有事情想和他说。

沉默弥散开来,充斥着整个石塔内部,耳边的雨声淅淅沥沥,一点一滴,落在地上,渗入泥土,落进心里,打在心头。

“Pain。”

Pain看着难得露出严肃表情的Ellie挑眉,他两手交叉放在腿间,好似在等着Ellie开口。

Ellie说完这一句便再也没有开口,他颤抖着在内兜里翻找着,最终拿出那样东西,当着Pain的面一点点展开。

“?!”

突如其来的震动侵袭,大地不断颤动,书册纷纷坠落,碎石至塔顶掉落,外面亮光划过天际,紧随的是响彻的雷声,Pain连忙扶住沙发以稳住自己,他下意识朝Ellie看去。

被闪电照亮的脸煞白,Ellie站在那里,丝毫不被影响,手中的纸张微微亮起,察觉到Pain的视线,他勉强维持着笑容,但在Pain眼里比哭好不到哪里去。

“怎么回事?!Ellie!”

“你知道吗Pain,如果可以,我是想要你留在这里的。”

Pain愣住,他不明白Ellie在说些什么,他看着Ellie,想要开口,却仿佛被人扼住喉咙。

Ellie苦笑,他打开那本书,书页不停翻动,最终停止在那一页。

仿佛世界坍塌般,电闪雷鸣,密林突然火光四起,快速蔓延,荆棘在高温下逐渐扭曲焦黑,缠绕在石塔外壁的藤曼化为灰烬掉落,与此同时那张明显带着历史气息的羊皮纸,突然升起浮在空中,没有损坏,没有折痕,就算其他的纸张均被雨水打湿,它也依然维持着原样,唯一有的便是左侧的裂痕以及上面的字——

【代替我将他唤醒。】

 “……”

Pain盯着上面的字没有说话,他想到昨天那个梦,想到之前一直感觉的熟悉与怪异感,想到那个炼金术师的产物以及那本书的最后一句话。

【梦境是现实的映照,是人内心深处的想念。】

大脑发出警报,如同撕裂般的痛楚不断扯动着Pain的神经,然而此刻Pain已经无法顾及。

混乱无序的画面如同回马灯一样不断回放着,画面里这座石塔仍然存在,那是被称为诅咒之地的禁区,是不被外界仍可的异地,而Pain则和Ellie换了身份,被束缚在石塔里的是Ellie,而意外闯入的那个人则是自己,是受困于石塔的Ellie无法到达外界,却又向往着外面的世界,而对来自外面世界的Pain万分亲切,好奇的询问着,心生好奇的Pain则以Ellie为研究对象,观察着。

Ellie仍然喜欢书,因为书能带给他知识,带给他信息,因此每次到来Pain都会带给Ellie几本书,作为闲暇时供Ellie消磨时间的东西,两人进行着几天一次的会面,往往每次到石塔,自己就会待上一天,第二天才会离开,渐渐的,石塔内壁被书填满。

画面不断闪过,与对方的初次相遇,平静的二人日常,同样孤独的两人交换着彼此的经历,直到石塔被人发现, Pain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自己在火光间奔跑,跌倒爬起,发现下雨时的惊喜,再到最后——

看到石塔被大火吞噬殆尽时的绝望。

所有的东西,无论是那些书,还是他带给Ellie的夜光石,伴随着他们的回忆和Ellie一起,化为灰烬,混杂在这片尘土之中,留给他的只是那一本幸免于难的古书,和那瓶液体以及这一片废墟。

零碎的片段断断续续,一次次看着梦境停留最后,又回到开始,不断往复,最终停在那一刻,Pain抱着装有灰烬的瓶子躺进棺材里,旁边的地上,是朱红书本与敞开的‘梦解’。

Pain扶着额头,他缓缓站起身,他呼吸一窒,难以置信的看着Ellie,喃喃道:

“不…”

看到他这样,Ellie了然,知道对方已经明白一切,毕竟这里是他的梦境。

而之前,只是因为Pain潜意识的欺骗。

可惜,梦终归会醒,Pain不该陷在这里,直至生命终结。

Ellie看着Pain,微笑着摇头,他嘴唇微动,仅管没有出声,但Pain仍然能够辨认出对方想要说的话:

“忘记我。”

“等等!Ellie,不、不要——!”

世界崩塌,如同镜子般四分五裂的,Pain最后看到的,是化为光点消失在碎石间的Ellie。

最后的碎片归位,梦该醒了。

 

(6)

“呼——”

最后一本。

Pain将寻来的最后一本书填入空袭,顺着梯子向下,回到平台上,因为剧烈运动的原因,他不断的喘息着,半响才恢复过来,抬头看着这四周。

满满一整面的书册,各式各样的大小均按着一定规律放置在不同层里,墙壁上的凹陷也被夜光石补齐,在阳光照射下泛着白光。

桌椅、沙发甚至是曾经坍塌的平台,均完好的待在原位,一切都与记忆中的相同。

二十年,整整二十年,Pain终于将这里还原,如当年一样,除了Ellie已经不在。

Pain将木梯搬到角落,似乎是因为年纪原因,每隔一段距离就不得不休息一会,他放好木梯,走到桌边,桌上一高一低两个瓶子正立在那里,在它们的旁边,是几乎就要散架的边角发黑仿佛被烧过似的朱红色古书,他伸出手,犹豫片刻,还是只拿了那瓶装有灰烬的小瓶,小心翼翼的用布巾包好,放在身上。

他拿起桌上剩下的两样东西,放进曾经的那个木棺里,合上。

这下就全部结束了。

Pain站在门口望着这一切,不语。

时间早已将他的力量夺去,原本耀眼的金发变得暗淡无光,常年四处奔波使得他的身体瘦削的可怕,唯一不变的,则是那对绿宝石般的眼睛,暗沉深邃。

“我走了。”

半响,如同呢喃,Pain转身,沿着小路向外走去。

消失在灌木丛间。

 

(7)

晨光熹微,清脆的鸟鸣回响,时而低吟时而高昂,湿气沿着交错缠绕的藤曼,逐渐凝结,一滴一滴落下,渗入泥土。

被浓雾笼罩的密林今天也一如往常,平静祥和,各类生物共同生活,依赖密林而存。

在这密林深处的静谧之地,一座石塔坐落,它的四周荆棘环绕,藤木顺着石壁蔓延向上,新生的青苔铺满半边,不时有鸟雀落在上面,又离开向远处飞去。

它经历了时间的流逝,见证了一个故事的结局,并守护着那永恒的梦。

它就在这里,就在密林深处,安静的等待着。

等待下一个人的到来。

 

END

评论
热度(4)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