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卡米尔生贺】情理之中

-依旧是理工生卡与音乐生埃

-卡米尔生日快乐。

-个人归档

 

午夜自然是安静的。

 

往日喧嚣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全然的静谧与安逸,就好像整座城市都陷入沉睡,没有任何声响,甚至就连一丝光亮也没有。

 

然而卡米尔知道,在另一边此刻必然是灯火通明,毕竟在那个地方夜晚才是一天的开始,无论是平日规矩度日的上班族,还是街边闲逛的游荡者,都会在夜晚尽情放纵。

 

毕竟那可是夜都,自然也是以夜晚为主。

 

想到这卡米尔抿了抿嘴,好容易有些许困感的大脑再次清醒,就连原本放置在旁的手机被再次拿起,却又在屏幕亮起的瞬间被人扣下,仅余些许光辉自屏幕与被子间泄出。

 

很显然卡米尔在犹豫,尽管在他的记忆里,犹豫不决本就是一个极为致命的错误,但对他来说,他所有的犹豫与怀疑都只会因一个人——

 

埃米。

 

兴许是想到对方,卡米尔嘴唇微动,他看着面前昏暗的天花板,百无聊奈的描绘着原本灯罩所处的位置,心里所想的却与对方有关。

 

埃米在做什么?

 

卡米尔漫不经心的想,对方或许正抱着吉他,独自在寝室弹奏着,又或者是跟随前辈们,在某个尽管昏暗却极具喧嚣的舞厅内弹奏着,甚至就连喝口水看手机的功夫也没有——毕竟直到零点,对方也没有给自己发任何消息,就连最简单的晚安也没有出现。

 

而这恰是两人分开后的这两个月内,对方第一次出现的情况。

 

想到这卡米尔不自觉握紧手机,他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对方的身影,有初见时对方略带无奈的,有再次相见对方略带惊愕的,有无数次午后两人共享甜点时对方略带满足的,就好像幻灯片一般缓慢反映着,直到最后一次见面,对方穿着那件纯白体恤,浅笑着将他送上火车。

 

兴许是再也忍不住,卡米尔终于拿起手机,平日总是敲击键盘的手指轻点屏幕,又在上面缓慢滑动着,直到找到那熟悉的芒果头像,卡米尔这才舔了舔嘴角,在屏幕上快速点击着。

 

【睡觉了吗?】

 

简单的四个字删了又写,写了又删,几次循环下时间便已流逝,卡米尔眨了眨眼,最终还是将手机扣下。

 

毕竟早在很早之前,卡米尔便已清除了解,所谓爱情并非是全然的占有与掌握,同样还有信任与空间,尤其是在明晓得对方可能有事情的情况下,卡米尔便更不能打扰对方。

 

然而今天却是不同的。

 

尽管在过去的三年里,无论是节日还是生日,对方都会精心准备,从极具体贴的实用物品到令人惊讶的手作工艺,每一次的礼物都会让卡米尔感到格外惊喜,甚至就连对自家大哥礼物的期待,都比不上对方的一句‘暂时保密’。

 

想到这卡米尔不自觉嘴角微扬,就连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柔和,然而下一刻他却陡然抿嘴,紧跟着便想到了今日。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今天是他们在一起后,第一个不在彼此身边的生日。

 

虽说在卡米尔看来,异地并非多么困难的存在,他也早已做好可能异地的准备,然而等事情真正到来时,卡米尔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的坦然。

 

尤其是在现在,对方难得的异常情况下,曾经压下的不安与怀疑再次涌现,顷刻间便席卷整个身心。

 

卡米尔长呼一口气,他翻开手机,再一次看着空白的界面出神,上面最后一次消息是六小时前,当对方从排练室离开时,对方极为无奈的向他抱怨着近日的繁忙,几乎成天都在到处奔跑,从一个场地换到另一个场地。

 

没准是这个原因,对方才会忘记今天,甚至就连一句晚安也顾不上。

 

这么想着,卡米尔觉得心中的闷气逐渐平息,他抿了抿嘴,最终还是在上面写道:

 

【晚安,早点休息。】

 

+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尽管卡米尔曾多次不屑于顾,但此刻他也不得不承认,就算只有短短数小时睡眠时间,卡米尔却难得的陷入梦魇,几乎整个晚上都在慌乱中度过。

 

同样受此影响,当卡米尔早晨洗漱,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时,自然而然便看见那眼底的乌青,在略显苍白的脸上明显得让人想要忽视都无法,就连原本总是充满精神的大脑也变得昏沉,时刻向卡米尔警示着。

 

可惜就算如此,该出的门还是得出,该做的工作也同样还是得做。

 

想到这卡米尔整了整领带,拿上公文包,如往常那般坐在几乎空荡的地铁里,不紧不慢的来到实习公司,果不其然得到前台人员的一声祝福。

 

“生日快乐~”前台小姐笑眯眯的递给卡米尔一颗糖果,果不其然得到卡米尔一声道谢。

 

尽管对她来说,给一个刚来不久的实习生送生日礼物是极为不妥的,但只是最为普通的糖果倒是并无问题,就连那群总是爱聚在一起叨扰的女人们也不能说出任何诸如不合规矩的话。

 

当然一点饱含嫉妒的话还是会有的。

 

想到这前台小姐自觉得意,刚想借此与卡米尔搭上话,不想后者却早已离开,倒是让她感到格外尴尬,就连原本故意捋头发的手也顿住。

 

而这一下自然没有被周遭上班的人看到,少不了换得些许嘲弄。

 

可惜这些对卡米尔来说并不重要,毕竟就算周遭的人再怎么跃跃欲试,他也绝不会有任何动摇,毕竟从始至终,也只有一人走进他的心,也只有一人能够走进他的心。

 

卡米尔刷完卡,如往常那般打开电脑,不过片刻便进入工作状态,就连昏沉的大脑也在看到那黑白相间的代码后清醒,敲敲打打间原本的工程任务便已解决大半,就连时不时过来探查情况的公司前辈也忍不住赞叹,感叹卡米尔的速度与耐心。

 

毕竟长时间的盯着电脑,终归还是一项脑力活,对人的精神有诸多影响。

 

然而前辈不知道的是,就在卡米尔检查着工程程序,并为其进行补充与调适时,脑海里所想的并非是程序的衔接与算法,同样也并不知道即便是如此精细的工作,卡米尔也能在百忙间抽出时间,悄无声息的摸上手机,等待着另一人的消息。

 

可惜什么都没有。

 

再一次点开聊天记录,原本空荡的列表终于出现红色数字,而对方的头像却并非是卡米尔所期待的人,他揉了揉眉心,极为礼貌的向对方回复。毕竟卡米尔知道,对方与自己并无特别联系,而此次难得的主动联系也只是因为社交软件的提醒,并非是对方主动。

 

当然也有那么些真心祝福,他便一一回复,向对方表示感谢。

 

然而就算如此,埃米却仍旧没有说话,就连卡米尔的询问也仿佛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复,倒是让卡米尔感到格外紧张,担心对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卡米尔终于拿起手机,尽管不太愿意与对方对上,但他还是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毕竟对方可是埃米最为珍惜的姐姐,也是最可能与埃米待在一起的人。

 

“嘟——嘟——”熟悉的提示音自耳边响起,不过一会便被清丽女生替代,卡米尔抿了抿嘴,再次拨号,不想却是同样的结果。

 

显而易见对方或许正在忙碌,而这恰好也能解释为何埃米不回他的消息,然而就算如此,从昨晚到今日都不看手机的话,似乎还是有些许不妥。

 

兴许是想到这点,卡米尔莫名感到不太对劲,他想了想,还是决定问一问。

 

不想当他拨通凯莉电话,对方同样也是繁忙的提示音,倒是让卡米尔一愣,毕竟对对方来说,没有手机不仅意味着失去一项打发无聊时间的玩具,同样也代表着诸多麻烦,比如各类学校事务,以及外接承包的那些工作。

 

卡米尔眉头微皱,心中的怪异感越发明显,倒是让他感到逐渐明显的怪异感自心中显露,他隐约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却又无法摸清。他想了想,尽管并不想因此打扰雷狮,却仍旧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毕竟这是雷狮的私人电话,并且为了和自己与另一人联系,对方自然不会关机,况且在卡米尔的心里,自家大哥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也不会有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行为。

 

果不其然,提示音刚响,对方便接通了电话,紧跟着便是雷狮略带慵懒的嗓音:“卡米尔啊,在那边还顺利吗?”

 

“嗯,”卡米尔轻应,他犹豫片刻,道:“大哥你知道埃米现在在哪吗?”

 

听到这原本正在打哈欠的雷狮手势一顿,紧跟着便揽上另一人肩膀,在对方极为无奈的眼神下道:“不知道啊,不过听说似乎今天是有安排。”

 

闻言卡米尔皱了皱眉,尽管得到自家大哥的回复,但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可是他从昨晚就没有回消息…”

 

“大概是顾不上手机,或者手机没电,不用担心,”话还未完,雷狮便突然打断,他瞥了眼身旁的人,嘴角微扬道:“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卡米尔,生日快乐。”

 

当话音重归于熟悉的提示音,卡米尔有那么片刻的恍神,就好像现在发生的一切已超出他的预计,然而作为常年学分绩榜首的曾被称为‘军师’的卡米尔,即便再怎么惊讶,他也能从细枝末节中找寻线索,比如艾比与凯莉的无人接听。

 

再比如自家大哥难得一反常态的行为。

 

隐约间卡米尔有一种猜想,却并不确定,毕竟就算卡米尔再怎么期待,实习期的假期也并非简单的事,尤其是奔波于各项表演场地的埃米,便更加不可能。

 

却并非完全不可能。

 

兴许是想到这,卡米尔低下头,指尖轻点荧屏,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消息记录,不知不觉间嘴角便已上扬,就连平日总是略显冷淡的神情也变得温和。

 

就连早已见惯卡米尔面无表情的前辈也忍不住惊叹,究竟是何人能够让卡米尔露出如此表情,而向来心直口快的他当下便问出声:“在想女朋友啊?”

 

“不,”卡米尔摇头,轻笑道:“在等我的恋人。”

 

+

 

尽管卡米尔非单身的消息一天之内便传遍公司上下,但当事人却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就算是面对周遭前辈们的打趣,卡米尔也只是嘴角微扬,并未说什么。

 

然而当卡米尔满怀期待,急急忙忙赶回临死居住的公寓时,原本关闭的灯一如既往,并未如卡米尔所想那般开启,就连想象中的饭菜香味也并未出现,留给卡米尔的只是一片静谧。

 

很显然无论卡米尔之前如何想象,到了此刻也像是被一盆冷水泼在头上,浑身的热度顿时降下,就连那满腔欢喜也被尽数散去。

                                        

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吗?

 

卡米尔垂眸,尽管早已明白对方并不在此,但心里仍旧带着希望,期待着当他打开灯,对方会坐在沙发上,满带笑意的向他送上祝福,又或者会在他没有防备时从某处窜出,洋洋得意的看着露出惊讶神情的自己。


可惜当卡米尔终于伸出手,将客厅的灯打开,既没有人坐在沙发上,也没有人从门后窜出给他来个惊喜,所有的一切都如往常那般,并无异常。


见状卡米尔终于叹了口气,也明白再继续瞎想终是自欺欺人。他一把扯下领带,随意的搭在沙发上,又将外套褪去搁置在旁,甚至就连平日总是规矩放置的公文包也因其主人的坏心情而被冷落在沙发的角落。


尽管卡米尔并未吃晚饭,但也并无任何胃口,就那样径自坐在床上,看着上面仍旧没有任何消息的提示栏,终于忍不住点开通讯,拨通了埃米的电话。


“嘟——嘟——”


熟悉的提示音自耳边传来,卡米尔低着头,任由刘海遮挡眼帘,心里却一点一点沉下去,不想正当他闭上眼,打算挂掉电话时,突兀的音乐自身后传来,紧跟着便是对方略带温热的环抱。


“surprise。”


兴许是察觉到自家恋人的僵硬,埃米无奈轻笑,将手机屏幕亮出,朝卡米尔示意着,屏幕上清晰可见的来电提醒伴随着音量调节又夹着着一条来自卡米尔的短信,明晃的让卡米尔感到既气愤,却又无可奈何。


“我昨天就解决完那边的事情,又找雷狮要了备用钥匙,”埃米趴在卡米尔背上,用极为柔和的嗓音在对方耳边轻笑,“是不是很惊喜?”


“卡米尔,生日快乐。”


话毕,埃米便不再开口,静静等待着,不想半天也没得到卡米尔的回应,他眨了眨眼,极为茫然的抬起头,下一刻便觉天地旋转,紧跟着整个人便陷入柔软之中。


“唔——”


或许是太过突兀而略受惊吓,又或者只是单纯的闷不过气,埃米手上微微用力,企图将身上的人推开,不想卡米尔却丝毫不为所动,仍旧在口腔内肆虐着,在每一处角落打上烙印,又与那柔软纠缠着,几乎想要将对方完全吞噬。


埃米能感觉到冰凉自衣摆下方侵入,仿佛游蛇一般缓慢移动,每过一处便会带起些许酥麻,倒是让埃米忍不住轻颤。他下意识抓紧卡米尔的胳膊,来不及吞咽的液体自嘴角溢出,沿着边缘缓慢滑下,最终落在洁白的衣领上,为其添上一抹深色。


这并非是埃米第一次与卡米尔接吻,然而在他的认知里,卡米尔向来是温柔的——起初只是细碎轻吻落在唇边,一点一点仿佛最为深情的爱语,紧跟着便是唇齿相贴,混杂着两人逐渐炙热的吐息,就算是最终的侵入也仿佛极尽柔和,温柔的将内壁气息浸染,轻柔的逗弄着那处柔软。


然而这一次却是不同的,埃米能感觉到肺部的氧气正被对方悉数夺去,由窒息感所引起的挣扎自然而生,却又被对方紧紧压制,所有的一切都极具侵略意味,倒是让埃米感到格外紧张。


就在埃米以为自己几乎就要这样窒息时,卡米尔终于退出,却又在分离时带起些许银丝,仿佛挽留一般牵扯着双方,又在中间断开,倒是让气氛变得更加旖旎。


埃米喘了口气,因窒息的缘故,原本干燥的眼角早已变得湿润,就连原本澄澈的湛蓝眼眸也因此变得越发剔透,而卡米尔则在短暂的平复后微微眯眼,用嘶哑嗓音道:“所以礼物是你自己吗?”


闻言埃米微愣,片刻又恍然回神,脸瞬间变得通红,他舔了舔嘴角,道:“当然...不是,我可是有好好准备礼物的,只是想亲自送来。”


“最重要的是这份惊喜,不是吗?”埃米眨了眨眼,尽管原先通红的脸已略微淡去,但耳尖却仍旧通红。


兴许是想到今日自己的不安,卡米尔俯身轻咬耳尖,又在埃米吃痛的抱怨下缓慢厮磨,嘟囔道:“真是惊喜,惊得我几乎一天没有安稳。”


“嗯...不喜欢吗?”埃米轻声道。


“自然是喜欢的,”卡米尔轻喃,一点一点缓慢抚摸着,“只要是你,做什么都喜欢。”


当然如果不要这么吓我,就更好了。


卡米尔如此想到,然而长夜漫漫,不过片刻他便再无任何他想,满心欢喜都只有身下的人。


毕竟这是他所认定的人,是他终其一身也想与之相伴的人,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


爱人。

 

-END

ps:这应该就是同居日常I的结尾,以后大概会一点点将中间的故事补齐,其实我一直挺喜欢这个设定来着。

本来卡着末班车时间发,结果发表时手机老闪退,气哭。

评论(12)
热度(56)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