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国教组】专属印记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被隔壁太太喂了满口玻璃渣【x
以及教练我想开车开车开车开车开车
-----------------------------------------
专属印记

            “沙沙—” 
            笔尖与纸张的摩擦声在屋里响起,小盏台灯微弱的光投在本子上,墨迹晕染,一个又一个字母不断出现,弯曲缠绕,彼此相连,直至每一行的尽头。
            整个房间没有过多的摆具,据说在第一天,见证了现主人的破坏力后,便被原主人要求收走,只留下生活必需品。
            可惜的是,对于寻常人而言过大的空间并没有给这个房间的主人带来多少便利,就算有一面供以放书的书架也没有起到多少作用,架子上塞满了大小不一的书籍,涉及方面可谓是从数理到政史,从天文到地理,玲琅满目,此外仍有杂乱的书本与纸张堆在书架旁,仔细看来,似乎是法律相关。
            另一边,杂物箱随意的放在房间角落,层层叠起,从最上面打开的行李箱看来,内里的东西也是一样没有顺序,与主人给人一贯的印象不符,可谓是混乱至极。
            海涅·维特根斯坦因,曾经界内的风云人物,悬赏名录双榜之最,一如既往,坐在书桌前,记录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偶尔停顿思索,睡帽就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抖动。
            无论是从身高还是外貌来看,都没有人会把这样一个似乎还未成年的孩童和那个维特根斯坦因相提,然而事实上海涅确确实实是位成年男性。
            至于身高和样貌,只能解释为天生的。
            不过借这种优势,他也办成许多其他人无法完成的任务。
            当然,那已经是过去。
            现在的海涅·维特根斯坦因,只是一位教师,至于不太普通的大概就是他所教授的学生的身份以及作为古兰兹来赫第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核心成员。
            家族内虽有不少异议,但都被维克多很好的压下,几位小少爷倒是有大反应,但也算在预料之中。
            外界诸多势力虎视眈眈,但在古兰兹来赫家族的庇护下,就算是他们也不敢再做些什么,余下的闲杂人也只能盯着那近几年来唯一的封杀令叹气,感叹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抓住机会。
            尘埃落定,现在自己该做的,就是好好教导几位小少爷。
            至于以后......
            “咚咚”
            突兀的敲门声响起,海涅放下笔,抬头看了眼时间,这个时间点大家早已休息。
            莱恩哈特?
            不,莱恩哈特敲门不会这么短暂平稳,布鲁诺也不会这么晚打扰,其他人就更没有理由。
            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
            海涅默默合上本子,放在书架上,起身朝门走去,多年的习惯使得他下意识放轻步伐,右手手腕处的匕首也已经露出尖端,如血般暗沉的纹路在灯光照射下泛着红光。
            停顿半响,紧绷的身体早已做好给对方一击毙命的准备,海涅打开房门,然而出现的人却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维克多。
            “原来是你。”
            海涅淡淡的说,打开房门好让对方进来,手腕处的匕首在看见维克多的时候便已经收回,他走到柜子边,拿出对方最喜欢的酒。
            维克多当然没有错过那一瞬间的闪光,熟知对方习惯的他自然想到了原因,没有对此多说什么,只是微笑着开口道:
            “今晚喝点别的。”
            说罢,朝着看过来的海涅摇了摇手中的红酒,对方自然放下酒瓶,只拿了两个高脚杯。
            海涅和维克多以前就经常这样,带着一瓶酒两小杯,寻一处静谧,共饮天明,就像海涅知道维克多喜欢古兰兹来赫家产的白酒,而维克多也从海涅的反应中看出他其实更喜欢红酒,但因为各种特殊原因,不能多饮。
            不过今天有些不一样,维克多意外的还带着手提箱,海涅曾在书房内见过,但从没向维克多询问,因为他知道维克多想要说时自会告诉他,这是两人独有的默契。
            沉默,海涅就这样小口抿着红酒,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密林,维克多也只是维持着笑容,看着海涅。
            炙热的视线由上至下,不断来回,最终停留在了脖颈。
            “我想你今晚不是为了找我喝酒的吧?”
            海涅扭过头,棕红的眸子盯着维克多。
            “如果我说是呢?”
            维克多笑着说,果然得到对方轻啧,尤其是眼底的神情,直接表达着不信。
            “确实是有事,你知道的,族内的规定。”说着,维克多拿起手提箱。
            海涅微愣,然而在看到维克多箱子里的东西后,立马明白过来。
            箱子里,堆叠的瓶罐整齐排列,因为不透明缘故并不能看出里面所装,但从外形来看,海涅大概能猜到哪些装有砂粉,哪些则是液汁,以及这些东西的作用。
            因此,在看到维克多将羊皮卷展开并微笑着看着他时,海涅表示自己完全能猜到对方的想法。
            “所以你故意选我的房间。”
            没有疑问,而是肯定,海涅知道维克多选择来自己房间而不是让自己去他房间的原因,无外乎是为了防止自己逃跑。
            那么,似乎是从第一天来这里对方就已经有这个打算,不,或许是很早之前。
            海涅想到以前对方视线也经常落在自己身上,本以为是错觉。
             这么看来果然是在找位置。
             “海涅,要自己挑一根吗?”
             维克多打趣道,湛蓝的眸子里充满了笑意,尤其是在看到海涅叹气时变得更为浓厚。
             “反正你已经决定了,还需要我说些什么?”
             海涅放下酒杯,拿起离自己最近的一瓶瓷罐打开,里面是粘稠的墨绿色液体。
             “原来海涅喜欢这种,我还以为应该会喜欢粉色一类的。”
             “那应该是莱恩哈特会选择的颜色吧。”
             “而且为什么是你而不是专门的负责人。”
             海涅抱怨着,手伸向领口,在维克多的注视下慢慢解开。
             修长的手指缓慢的将一颗又一颗扣子穿过小口,领口敞开露出内里的白皙。
             这可有点不妙。
             维克多呼吸一窒,原本的笑容消失,只是沉默的盯着对方。
             面对另一人的注视,海涅没有受到一丝影响,由上至下,没有停顿,直到将衣服半褪,才抬起头看着维克多道。
             “就这样吧,这也是你计划的地方。”
             “这样会弄脏衣服。”
             维克多放下手提箱,在海涅拒绝的话还没出口时,就将对方抱起,朝床边走去。
             中途,一如既往感叹一下海涅房间的混乱程度。
             “那真是非常抱歉每次都要麻烦古兰兹来赫家主来收拾。”
             闷声从下方传来,维克多轻笑,温柔的将怀里的人放在床上,手撑在海涅两侧,俯身在对方耳边轻声道。
             “那现在就来收点报酬。”

             清晨的薄雾还未完全消散,阳光透过布帘打在房间内,形成细小的光斑。
             莱恩哈特此刻正坐在书桌前,挣扎于刚刚拿到的测试题中,而不远处小只教师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上一次从维克多书房里顺来的书,身上还是那套初来时的服装,宽大的衣领下一点墨绿露出。
             如果是以前,海涅会坐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写题,因此莱恩哈特对于海涅今天的异常行为感到十分奇怪,从最开始的偷看,到现在光明正大的盯着发呆。
              “莱恩哈特少爷,我身上是不会有答案的。”
              书页翻过,海涅没有抬头直接出声。
               “......海涅老师纹上族徽了?”
               “嗯。”
               “咦,是谁做的?”
               “维克多。”
               放在书页上的手指微顿,最终还是翻过。
--------------------------------END-
有一种幸福叫刚入坑就TV化
背景大概是黑手党paro?
国教组大法好好好

个人归档戳这里

评论(19)
热度(495)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