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uchi@备考缘见

年更写手 道系文渣
绑画@白鹭横江
头像@白巧克力冰淇淋球

至此清茶淡酒,等一不归人。

【国教组】来日方长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他们彼此
----------------------------------

 城市的夜晚总是伴着喧嚣与沉寂,躁动与平静,让人着迷,让人沉醉。
 年轻的老板凭借得天独厚的才能与不谙世事的勇气,在市场上占得先机,此时正和大家打闹着,通宵达旦直至大家东倒西歪相互搀扶着回到酒店,倒床就睡,甚至是直接倒在门口。
 海涅拖着里希特,艰难的空出一只手刷开房门,再一点点的带着身上的家伙挪进房间,小心翼翼的将人放倒在床上。
 虽然海涅一再强调自己是位优秀的成年男性,但是里希特仍旧替自己挡下了所有酒杯,才导致这个几乎从不喝醉的家伙彻底倒下。
 无意识散发的带有侵略意味的信息素弥漫开来,缠绕着海涅,叫嚣着,企图勾起海涅的内心。
 可惜,这种程度并不会影响到他。
 海涅安顿好里希特,看着对方那张略显成熟的脸,不自觉想到了另一人。
 那个人和里希特相似却又不同,虽说同为父子,但两人无论是发色还是眸色,还是平时的作风,都是那样的不同。
 若说相似的地方,大概是......
 空气开始升温,原本将要平息的信息素被另一种牵引,变得狂躁起来,海涅松了松领口,扶着桌边,意识到自己或许应该出去。
 海涅将房卡放在桌上,离开房间,呼吸逐渐平稳下来,他从兜里拿出房卡。
 “咔-”
 房门打开,海涅将帽子拿在手中,松了一口气似的走进房间,关上房门。
 然而,海涅刚踏进房间就后悔了,原因无外乎来自空气里的信息素,那是一种浓厚的带着酒香气味的信息素,在他进入后便席卷开来,缠绕在他身上,宣誓着主权。
 海涅轻叹,无可奈何的语气就像在教孩子。
 确切的说,海涅觉得对方有些时候真是令人难以理解,出乎意料的行为总是让海涅措手不及,如若不是有把柄落在对方手中,当下两人合作的利益远超于其他,或许海涅会考虑狠狠的教训对方,再远走高飞。
 好在,海涅还是清楚状况的。
 “收敛点,维克多。”
 “如果你不希望顶着熊猫眼出门晃悠的话。”
 房间里,唯一的外来者正光明正大的坐在床边,看着书,如平常那样优雅稳重,柔顺的金发耷拉在支着脑袋的手边,湛蓝的眸子专注的盯着面前的纸张,好似那里有着世界上最美妙的文字,书写着世界上最精彩的故事。
 当然海涅可以肯定对方只是在他刷卡的一瞬间顺手拿起而已,他很了解对方,就像对方很了解他一样。
 听到海涅的话,维克多合上书本放在一边,望着海涅微笑,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掩饰自己的非法闯入。
 “欢迎回来。”
 “里希特还好吗?”
 海涅知道维克多是在转移话题,当然也有真的关心儿子情况,他扯下领带丢在一旁,开始脱外套。
 “已经睡了,不过他还真是和你一样。”
 维克多挑眉等待着面前男人接下来的话。
 “虽然很早就醉了但从表面来看完全看不出来,仍然正常的说话喝酒。”
 “要不是聚会结束我看他应该还会继续喝下去。”
 维克多轻笑,他知道海涅指的是什么。
 说起来,维克多和海涅的相遇完全是个意外,并且过程也不太美好,年少轻狂的两人在酒吧相遇,一个觉得对方假好人,一个觉得对方过于冷淡,借着酒劲打赌,谁也不肯低头。
 结果当然是维克多赢了,虽然只是取巧,但也算数。
 好巧不巧的是,本以为海涅只是个信息素微弱的alpha的维克多,在将对方抱到酒店时才发现对方竟然是omega。
 至于后来......
 维克多看向海涅眼神变得深邃暗沉,仿佛漩涡流转。
 海涅感觉到原本暧昧纠缠的信息素变得狂躁,连忙强压下自己,抓着衣服的手攥紧,留下几道褶皱,他闭上眼睛努力维持着心率,比起以往,可以说他已经失控了。
 “维克多。”
 低沉沙哑带着明显警告意味,维克多估摸着已经接近对方底线,若不是切身体会过海涅的战斗力,他可能真的会考虑借助alpha对omega的先天优势。
 比如强制占有。
 “开个玩笑,而且小孩子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维克多调侃着,浑身的气势收敛,压在海涅身上的信息素渐渐平息,转变为规矩的环绕,仿佛试探。
 “这种玩笑还是少开为好。”
 海涅本身对alpha的抵抗力是远大于其他omega,然而在面对维克多时,就显得并没有那么有效。
 可能,是因为只有他知道自己omega的身份?
 海涅不太清楚。
 “那么这次又是什么事情?”
 维克多眼神示意,不远处的桌上,信封已被拆开,纸张折叠整齐的放在一旁。
 海涅穿着衬衫,靠着桌子看起信来,这下轮到维克多后悔了。
 实际上,维克多本可以在任何一个时间来找海涅,却绝不是今晚,他只是恰好路过,看到海涅扶着里希特上车,鬼使神差的做出他自己都觉得奇怪的决定。
 推掉原先的会议,带上充当理由的书信,利用自己董事的权利打开海涅的房门,坐在这里看着对方若无其事的脱去外套,只穿着宽松的衬衫,领口大敞露出白皙的皮肤,随意的斜靠着桌边,认真阅读信件,修长的手指不时在上面划过。
 真是,自己找罪受。
 “鸿门宴。”
 海涅得出结论,纸张随手放在桌上,看向维克多。
 “需要我做什么?”
 “应该说真不愧是海涅吗?”
 维克多拿出邀请函放在桌上,所谓的上层人士的宴会,总会以这种形式来满足他们的虚荣,划分阶级。
 海涅没有动,直觉告诉他维克多另有所图,这张邀请函——
 接不得。
 “就算是鸿门宴也不会过分为难古兰兹来赫当家人。”
 “就怕有其他危险。”
 “古兰兹来赫不缺保镖。”
 “入场禁止跟随。”
 “可以作为舞伴。”
 原来如此。
 海涅看着维克多上扬的嘴角,意识到对方的目的。
 无聊至极,海涅这样想着,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维克多如此执着。
 “我想这对于你来说不难。”
 “是的,而且我也找到了人选。”
 维克多微笑,他站起身朝着海涅走来,两手撑在桌上,将面前的人限制在自己范围内,不给对方逃跑的机会,就像之前那样。
 好在,这一次海涅似乎并不打算逃跑,他抬起头,没有任何退让,直视维克多。
 “你要知道,我不会永远受制于你。”
 维克多一愣,他完全忘记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如表面那样美好,束缚在海涅身上脆弱不堪的纽带只是对方暂时的忍耐,稍一用力便会挣脱。
 看来自己是完全败给他了。
 维克多弯腰,头搭在海涅肩上,对方也不反抗,默认这种可以说是极度危险的行为,毕竟脖颈是人最脆弱的地方,且靠近那里。
 “时间地点都在上面,车会提前一小时去接你。”
 闷声传出,带着委屈与无奈,异样的酥麻感从两人相接触的地方传来,海涅一惊,迅速从维克多身边离开,站到一个他所认为的相对安全的距离。
 下面的支撑点突然消失,完全放任自己重量的维克多趔趄,好在alpha天生的灵敏让他避免了在海涅面前摔倒的尴尬,他稳住身形,看到海涅正警惕的盯着自己,立马知道今晚已经结束了。
 “近日事务繁忙,恕我不能陪古兰兹来赫当家彻夜长谈。”
 维克多无奈,知道面对这个人,万万不能着急,他不慌不忙的整理着衣袖。
 “其实,如果海涅有需要的话...”
 “不好意思,没有。”
 话还未说完,便被海涅打断,维克多也没想真的留下,只是临走前的调侃。
 当然,如果海涅同意的话,维克多是完全不介意的。
 维克多走到门口,在海涅的注视下打开房门,又转过头来,问道。
 “真的不需要?免费帮你暖床。”
 “不需要。”
 海涅面无表情的说道,手伸向一旁。
 “晚安好梦,海涅。”
 维克多快速的说道,连忙关上门,挡住了被充当投掷物的枕头,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直到房间里再无一丝声响,才不急不慢的离开。
 无妨,反正还有时间。
 海涅。
 维克多想着,冲着一直等待的司机点头,弯腰坐进车里。

--------------------------------------------
【不知道在写什么.jpg】
赶不上520末班车就勉强赶个521早班
沉迷隔壁太太的老师桌宠
太太您是世界的天使【躺平

个人归档戳这里

评论(16)
热度(202)
  1. 你问我是谁mokuchi@备考缘见 转载了此文字

© mokuchi@备考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